2019/04/16
作者:小佛

《NBA│人物故事》永不熄滅的忠誠熱火──Udonis Haslem

提到近幾年來退役的「忠誠」代表,Tim Duncan和Manu Ginobili無疑是黑衫軍馬刺的門面,洛杉磯紫金軍團的代表則非Kobe Bryant莫屬;我們當然不能忘了本季和DwyaneWade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提到近幾年來退役的「忠誠」代表,Tim Duncan和Manu Ginobili無疑是黑衫軍馬刺的門面,洛杉磯紫金軍團的代表則非Kobe Bryant莫屬;我們當然不能忘了本季和Dwyane Wade一同退役的獨行俠/小牛隊魂Dirk Nowitzki,以及支撐雷霆/超音速的Nick Collison。

而除了Wade 之外,邁阿密熱火的球迷也能驕傲無比地說,他們擁有永遠的熱火隊長──Udonis Haslem。

早年生活

Haslem從小居住在邁阿密的自由城(Liberty City),他當然會去海灘,但當時他所認知的海灘並不是風光明媚的南灘(South Beach);對他來說,遠在跨海大橋另一端的南灘是個截然不同、素昧平生的國度。直到2003年加入熱火隊之後,他才真正踏上南灘的土地。

認識Haslem的人都明白一件事,Haslem曾經有可能和那群走偏的孩子一樣,走上一條不歸路。

也許是「自由過頭了」,自由城充斥著暴力、毒品和幫派份子,四處瀰漫著濃厚血腥味;然而這就是Haslem成長的地方,同時造就了他堅韌頑強的性格。

在自由城的生活中,每個錯誤選擇都得付出代價,人們往往得賠上性命,或者被剝奪自由關進監獄,Haslem每天都看著類似的事情不斷重演。沒錯,當時Haslem周遭都是街頭小混混,當他和旁人提及他兒時的夥伴時,他指的可是貨真價實的「江湖兄弟」,這些人幹得可不是從便利商店偷走泡泡糖這類小把戲,而是謀殺和販毒,而Haslem認識這些墮入黑暗中的人們。

「我讀大學的時候遇見了從沒看過毒蟲的同學,我認為他們是不是哪根筋不對,『太扯了,怎麼可能沒看過毒蟲?』我心想。我以前可是每天都看得到啊!我以為這很正常。」Haslem表示。

2014年,Haslem和妻子搬進一棟新的公寓大樓,忙進忙出整理傢俱和生活物品的同時,Haslem睹物思情──他瞥見了那堆印有「安息吧」字樣的T-shirt,接著眼淚便潰堤而出,他告訴妻子:「我不知道我朋友能不能存活下來,有誰能好好活著呢?」當初和Haslem一同玩耍浪蕩的朋友們幾乎都已死於街頭,那些伴隨他成長的麻吉最後都消逝而去。

在自由城,許多人流失在街頭後就再也無法回頭,只能無盡地腐敗。而Haslem的生母同樣生活在黑暗當中,Haslem三歲的時候,她染上藥物成癮,因此Haslem的成長時光中多半沒有生母的陪伴。所以嚴格來說,真正撫養Haslem長大成人是他的父親和繼母,更精確地的說法,還包括他的繼兄弟姊妹。當時的Haslem需要大量的關心和照顧,他做事的想法和初衷是好的,但他總是搞砸,事情的結果總是不如他所願,讓他經常陷入麻煩。

Haslem的生母最終克服了毒癮的誘惑,逆境重生;她是個活生生的證據,證明只要有心,人們絕對能夠爬出泥淖而迎向光明。她會到庇護所用自身經歷鼓勵受苦的人們,希望能幫助他們脫離她自己曾經沉浮其中的苦海。「對我來說,我的(親生)母親無庸置疑是我所見過最堅強的人。」Haslem表示。

然而命運總是捉弄人。直到Haslem和他的生母努力彌補雙方之間的母子關係時,一切都為時已晚,她得了癌症而且症狀每況愈下,最後在2012年離開人世。

或許人在生命中都有某個頓悟的瞬間,可能當時正看著電視或奔跑在長街上,我們在一瞬間信心滿滿、立志向上,相信自能達成目標,獲得美好的生活。然而這樣的瞬間對當時的Haslem來說從未發生,當時的每個日子都烏雲密布而暗淡無光。

因此,如今一切的功成名就對Haslem而言都是上帝的恩典。「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度過16個球季,我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奪下三座總冠軍,成為熱火隊史籃板紀錄保持人以及得到其他榮耀。我只想保持謙卑並持續努力。」

從選秀落選到加入熱火

Haslem的高中母校是名滿全美的佛州強權──邁阿密中學(Miami Senior high school),當時Haslem和Steve Blake聯手,在1997及1998連續兩年替學校奪下州冠軍金盃;隨後,Haslem進入佛羅里達大學(the University of Florida)開始NCAA生涯,他在大二那年幫助球隊殺入總冠軍賽並入選全美第一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