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作者:Red Bull

10年之前:中國大賽在我們的手中

不會有幾個時刻,品嘗起來像第一勝這麼甜美。 或許,對於突然達到一度遙不可及的巔峰,缺乏了情緒上的熟悉感。又或許,之前無數小時的激烈勞動終於獲得成果,因此獲得極大的滿足感。或是更即時的,剛贏下充滿...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會有幾個時刻,品嘗起來像第一勝這麼甜美。

或許,對於突然達到一度遙不可及的巔峰,缺乏了情緒上的熟悉感。又或許,之前無數小時的激烈勞動終於獲得成果,因此獲得極大的滿足感。或是更即時的,剛贏下充滿難以忍受緊張感的比賽後,最終爆發出無止盡的快樂。

無論這些感受來自任何車隊跨過那境界的瞬間,第一次以第一名完賽這件事,是不可能再重來的。

 

對於我們來說,是在十年前的這個周末*抵達那個時刻;當車隊克服困難,並與機械問題、暴雨、無法預測的策略變化和比賽中段幾乎讓我們與比賽脫軌的碰撞等因素戰鬥,不只出現精彩的首勝,更以一二名完賽,這讓車隊走上更遠大目標的道路上。

F1正慶祝著第一千場大賽,車隊領隊Christian Horner回顧10年前,第806場大賽,即2009年的中國大賽,那是車隊第一次站在F1頒獎台最高處,品嘗著香檳的滋味。

(編按:原文文章寫於2019年中國大賽之前)

Q:十年了,你對2009年中國大賽最深刻的記憶是甚麼?

就是第一次看到車子以第一名衝線,迎接方格旗那刻。看到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與興奮,對於整個團隊而言,都是個了不起的時刻。不只贏了,還以一二名玩賽-美好的一天,對全隊都是。

 

Q:不過,這是場艱辛的勝利。Sabastian Vettel週六在排位賽第三階段,做出驚人的單圈時間,讓勝利有了可能性。但也有另一種可能性,他根本不具備勝利的資格?

問題出現在周六排位賽期間,Sebastian的傳動軸防塵套鬆脫,所有的油與CV潤滑脂都跑出來了,所以變速箱看起來失效了。結果他在排位賽的所有階段,都只能做一圈。

越來越多潤滑脂洩露出,所以他只能越來越慢,但他仍舊鎖定了桿位。這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星期天早上,我記得我打開飯店的窗簾,那絕對是場豪雨。比賽在安全車的帶領下展開,接著Buemi幾乎毀了Sebastian,幾乎讓他退出安全車進站之後的比賽,所以我們那天還有一些運氣。Sebastian繼續堅持下去,然後看到我們的車,將一二名都帶回家,那是一種絕佳的感受。

Q:你能回憶登上頒獎台並收下車隊勝利獎盃的感覺嗎?

顯然地,拿起車隊獎盃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即使獎盃有破損,而且其中一支手把不見了。那是個重大時刻,看到台下團隊成員情緒滿載,Helmut幾乎要哭了,看到團隊中每位成員的臉孔,看到他們對於這項成就多麼地自豪!

 

Q:這種感覺持續了多久?

那年中國的比賽,是二連戰的第一場,之後在前往下一場在巴林站的航班上,我還記得坐上飛機時,仍能感覺到香檳的餘韻。我記得覺得那一刻非常特別,以F1勝利者姿態回去,感覺非常棒,我們一生中肯定需要多幾次這種感覺。

 

Q:賽季之初,布朗車隊(Brawn GP)因裝備有爭議性的雙層擴散器,佔據了領先地位,有些人認為違反當時現行規則的精神。作為只有單一擴散器的車隊之一,這場勝利是否更令人滿意?

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大事,因為整個關於雙層擴散器的爭議持續進行。舉例來說,Adrian(Newey)沒有參加中國的比賽,因為他回去英國繪製我們的雙層擴散器,預計將在摩納哥大賽亮相。那時發生很多事情,這項運動有很多政治因素,但這場勝利提振我們的士氣。在那之後,我們下一場贏得的比賽,我記得是乾地舉行英國大賽。

 

Q:有一句老話是這麼說,第一場勝利是最困難的,在那之後,勝利變得容易。中國站是否是未來比賽的催化劑?

我認為是的。那是我們豁然開朗的時刻,突破性的勝利。但從那時、從2009年,我們全心投入比賽。那些日子還只有17個分站,我們毫無保留去試著接近布朗車隊和Jenson Button,試著贏下年度冠軍。我們隔一年2010年做到了,然後接著在2011、12和13年衛冕。所以,中國對我們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起點。

Q:車隊是否對上海國際賽道保有特殊的情感?

那裡總被我們認為是個特殊的場所。我們夠幸運,能在去年與Danil Ricciardo再次贏得勝利。我們也曾遭遇駭人的比賽,但這裡對車隊來說,永遠會是個特殊的地方,因為我們在這裡贏得第一場勝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