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作者:恩饋續

「你教會我求勝心下的冷靜」 - 林裕恩

『我從來沒想過沒有籃球的日子。』林裕恩用簡潔有力的話語,敘述著自己的心情。在哥哥林致賢(首府大學退役球員)的淺移默化影響下,他日漸愛上籃球。 「哥哥打球的模樣吸引著我。」林裕恩害羞地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從來沒想過沒有籃球的日子。』林裕恩用簡潔有力的話語,敘述著自己的心情。在哥哥林致賢(首府大學退役球員)的淺移默化影響下,他日漸愛上籃球。

「哥哥打球的模樣吸引著我。」林裕恩害羞地說。

 

驚人的天賦,在阿美、泰雅族混血的他身上,表露無疑;在高手林立花蓮田徑場上,他更是在幾乎沒練習的狀態下,勇奪全縣國中組跳高第一名。

然而高中在父親的介紹下,他選擇了乙級的四維高中就讀。在這裡比賽機會有限,球隊也偏向於社團性質,但林裕恩仍把握住機會,接連三年帶領球隊前往北區複賽。

 

高三與海星高中區域戰,好勝心極強的裕恩,控制不住想贏的衝動,使陳俊瑜教練怒不可遏當場賞了他巴掌,並質問「你到底在想什麼?」

林裕恩肯定地說 : 「我想贏!」此回答讓教練頓時冷靜下來,同時也在心中默默規畫著明日賽程。

 

與花蓮高中殊死戰,雙方一觸即發,末節倒數10秒時,花蓮高中保有些微領先,此時球權輪替為四維,一陣傳導後,林裕恩找到最佳空檔,果不其然在果斷出手後,獲得了成效,追平比分的四維高中更是把握花中的失誤,最終在驚滔駭浪下以三分差,拿下北區最後一張門票。

賽後裕恩坦言:「謝謝教練打了我一巴掌,我才能把我的不甘、委屈全送給花中。」

「曾經卯足全力追求夢想,卻被現實狠狠砸醒。」無奈林裕恩在前往複賽前嚴重扭傷,導致無法參加最後一年夢想中的比賽。他表示這一段「上不了場」的日子,真的很煎熬,甚至還會一個人躲在宿舍偷哭。

 

少了球隊火力旺盛的外援,使得四維高中一路跌撞,未能闖關成功,但林裕恩在區域賽的驚人事跡,卻也得到不少教練的青睞。其中,屏東大學教練更是有意挖角,可惜裕恩礙於沒有學測成績,而無法前往就讀。輾轉選擇中科的他,在與苗中友誼賽時不慎受傷陷入個人低潮,加上警察父親總是苦口婆心地說:「籃球除非你打到台灣最高殿堂,不然還是得乖乖認命的努力賺錢。」最終因心態緣決定休學。

 

 

選擇從軍的裕恩,在手上紋身,留下18年的烙印,當做自己的成年禮。大面積的紋身,加上他深邃的原住民五官,似乎讓人更加畏懼,但其實那只是一種保護色吧。

「我把父母的生日烙印在手臂,期許自己不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更盼不管到哪裡都有更好的出路,不讓他們煩惱。」

 

歸心似箭,箭指為家,轉盤上的時刻,是累積亦或是倒數,不可而知,但我想都有吧,累積這些用心纂下來的力量,在倒數回家日子裡面思念,待珍惜回家片刻擁抱的溫暖。

「你教會我求勝心下的冷靜。」林裕恩平靜地說著最想念的日子,「教練,謝謝您三年無限包容和教導,過程讓您生氣、失望很多次,但你還是不放棄我,如果沒有您,就沒現在的我。謝謝您,我永遠都是您的學生。」

 

儘管偽裝的如此強壯,內心仍是那個稚嫩,渴望追夢的孩子,射手本質,扛起重責,這點你詮釋得很好,不論場上亦是私下,總一肩扛起的你,都使人敬佩。換個成長的模式,保護家人,其實仍可以追夢吧,歲月扎實的留下痕跡,並不會因此抹滅,而帶走了努力的過程。

想哭、想片刻喘息的你,別忘了我們都是你的後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