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9

季末連續 5 場大三元!回家打球、煥然一新的 Elfrid Payton

Elfrid Payton Jr. 以及他的雙親 Elfrid Payton Sr. 和他的兒子Elfrid Payton Jr. 都以一種非典型的方式,在紐奧良踏上職業球員之路...

請繼續往下閱讀

Elfrid Payton Jr. 以及他的雙親

Elfrid Payton Sr. 和他的兒子 Elfrid Payton Jr. 都以一種非典型的方式,在紐奧良踏上職業球員之路。老 Payton 在 90 年代時成為加拿大美式足球聯盟的球星;小 Payton 則在家鄉的鵜鶘隊打出生涯代表性的一個賽季。

「我們的家訓是『永不放棄』」老 Payton 說道,「當你決定要做一件事的時候,這時候你得要有天賦,也要努力付出、許下承諾,你得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其中。」

「這點是毫無疑問的,我們都願意為成功付出代價。」

小 Payton 的付出真的得到了回報,他在三月初打出連續五場大三元的表現。在他之前,NBA 史上能打出這番成就的只有 Wilt Chamberlain、Oscar Robertson、Michael Jordan 和 Russell Westbrook 了—基本上全都是名人堂級的巨星。

「自從全明星週之後,我就一直保持健康狀態,回到剛開季那四場比賽的節奏打球。」小 Payton 向 《Undefeated》的記者說道。「當然,還有我的隊友表現出色,手感發燙,我認真地相信這一切都是有原因,我的家人、隊友都支持著我,讓我能從容面對逆境。」

小 Payton  從小就生活在紐奧良,面對籃球帶來的各種挑戰。他過去曾是幼年組跳級的小球員,因為他從三歲就開始讀幼稚園了。「他以前是個小小孩,」老 Payton 說道,「因為他比較早開始上學,其他同學年齡都比他大,所以那時候他很調皮。」

小 Payton 從小還打過棒球、美式足球、足球、田徑,但他在七年級時跟老 Payton 說他未來打算將心力專注在籃球上面。老 Payton 看到兒子是真正對籃球感興趣之後,就用愛的教育、鐵的紀律來訓練小 Payton。

「那時候他每天陪著我練習,『你得全力以赴!不能放棄!』他對我很嚴厲。」小 Payton 談起從小父親帶他的訓練過程。

老 Payton 很清楚,要成為一位明星運動員,你得付出多少慘痛代價。

1986 年,老 Payton 接受當時高中美足教練的建議,加入格蘭布林(Grambling)大學,原本他自信滿滿地認為,憑自己的實力足以在美式足球隊中立足,站穩一席之地,但因為高中成績太差,他得先取得學業資格才能加入球隊。 1987 年,這個 175 磅重的絆鋒選秀前景黯淡,幸好他訓練時的拼命表現吸引了美式足球傳奇教練 Eddie Robinson 的注意。

「我當時直朝著對手的頭部撞去,『砰!』」老 Payton 談起自己的過往,「朝著他們的頭衝擊,那時候所有頭部周圍的衝撞都還合法。『砰!』老兄,他們就這樣把我放進靶子隊裡面,跟一軍打對抗賽,我就這樣把他們打回家了。」

「Robinson 教練說道,『這是什麼鬼!我的天啊,根本沒人攔得住他啊!』他從來不罵髒話,他只是偶爾說些『見鬼了!』(hell)或是『該死的!』(damn)」

老 Payton 不只拿下了獎學金,他還連續在 1988、1989年被選為全隊最傑出球員。儘管他體重從不超過 205 磅(約 93 公斤),但他在三個賽季繳出 117 次攔截(個人 70 次)、28 次擒抱導致對手失去碼數(tackle for losses)和 16.5 次擒殺的成績,老 Payton 表示,美式足球的成功關鍵就是「無情」。

當了兩年大學明星球員後,老 Payton 有次在紐奧良參加試訓時吸引了加拿大美式足球聯盟的注意。他說他當年跑出相當優異的 40 碼短跑成績,因為當時的路線實際上還稍微短了一點。1991 年他就以自由球員身份與溫尼伯藍色轟炸機隊(Winnipeg Blue Bombers)簽約,在那賽季中他完成了 37 次擒抱和 6 次擒殺。

他在大學聯賽西南賽區的比賽中被暱稱為 “SWAC”,後來則在加拿大橄欖球職業聯盟(CFL)征戰了 13 年,曾在溫尼伯什里夫波特(Shreveport)、巴爾地摩、蒙特婁和多倫多等城市效力,並在 1995 年為球隊拿下 CFL 的格雷盃(Grey Cup)。他也曾參加過 NFL 球隊紐奧良聖徒隊的試訓(New Orleans Saints)。

等到 2004 年老 Payton 退休時,他的 154 次擒殺紀錄在 CFL 史上排名第二,YouTube 上還能找到他擒殺後的慶祝的招牌舞蹈。2010 年,老 Payton 入選加拿大美式足球名人堂。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