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作者:骨灰

幸好還有Shai Gilgeous-Alexander 勇艇G4賽後簡評

在第三節大約還剩三分半鐘時,快艇領先5分,亦為本場最大的領先數字,儘管短暫,但這場的快艇很爭氣的,擺脫上一戰的陰霾,本場最多只落後12分,同時只有10失誤(勇士13個),筆者認為稱得上是「...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第三節大約還剩三分半鐘時,快艇領先5分,亦為本場最大的領先數字,儘管短暫,但這場的快艇很爭氣的,擺脫上一戰的陰霾,本場最多只落後12分,同時只有10失誤(勇士13個),筆者認為稱得上是「雖敗猶榮」。

Shai Gilgeous-Alexander在首節便攻下14分,狀態之火熱和Danilo Gallinari開場6投0中的手感形成明顯的對比,在稱讚Shai之前,不得不說Gallinari在禁區很沒有哨音緣,好幾次都已經被勇士球員又撞又拉到整個人失去平衡了,而在這種情況下去出手卻只能接受投籃被毀,接著黯然回防,真的有點可憐。整場比賽下來20投5中則是沒話說的慘烈,身為主力,如果不是因為Shai的突出表現,快艇先發得分的數據會難看的很尷尬。

 

 


然而,快艇本季最有名的板凳雙人組,今天也打得很糟。
 

Shai今天的表現相當出色,三分犀利,切入果決,面對今日狀態不佳的Curry,他很勇於挑戰前輩的防守,在禁區甚至戲耍了Andrew Bogut,可惜的是,第四節後末段的陣容調度出了問題,在Lou Williams持球的情況下,Shai成了等球射手不說,Lou Williams面對勇士嚴防,找不到理想的出手空間,多次勉強出手的同時,亦未和Harrell、Beverley、Shai形成連結,徒留10投2中,全隊效率值最低的-18。

從第三節末段上場直到比賽結束,他都在場上,並且除了罰球之外,一分未得。
 

不得不說,這一點有很大的問題在於Doc Rivers的調度,當然另外一半是Lou跟Harrell的問題。在第四節的分差徘徊在8至10之間時,Harrell的擋人很不積極,即使擋了也沒有往禁區走,Lou Williams只好屢次在繞過防守者後要切入的瞬間,把球收回,尋找其他機會,而今天狀態最好的Shai則在這個階段變成了接應後繼續回傳給Lou的等球射手,但事實就是,Lou的傳球視野並不靈活,只能一直被守住,也絲毫不把球傳給Beverley或Shai。

 

 

這時候應該要介入的是Doc Rivers,但他沒把今日狀況更好的Shamet跟JaMychal Green換上來,說得誇張些,Jerome Robinson上來埋伏可能都比放任Lou獨自面對勇士的嚴防來得好。當然,Lou Williams還是有賺到一些哨音,但幫助肯定不會比「自己投開」還大。

 

同樣是老將,Patrick Beverley顯得稱職多了,全場12分10籃板5助攻3阻攻1抄截,三分球5投3中,既用防守說話,也能適時貢獻外線火力,他是帶動快艇拿出鬥志力拚的精神領袖。

 

當然,我們也可以不過於放大Lou Williams的失常,因為對面同樣有Stephen Curry三分球9投1中的失常,與此同時另有Klay Thompson上半場27分,全場三分球9投6中的貢獻,也是一種對比,但快艇沒有對方的主力充裕,只能一邊困惑Curry的當機,一邊折服Klay Thompson的神射,一邊佛系看待快艇星度有限的窘境。

 

 

今天的先發中鋒從過去兩場的Zubac改成JaMychal Green,用身高劣勢換取速度與經驗的提升,還是在團隊籃板上和對方相差了16個,數字看上去很懸殊,但快艇在第三節的反攻有成靠的是專注的防守和屢次看穿對方的傳球路徑進而斷其傳導,因此籃板的問題並非輸球的主因,同樣的戲碼在第四節對調上演才是致命因素,畢竟,在看似被Thompson射歪的情況下,快艇的團隊三分球還比勇士多一顆呢。

 

外線補上了籃板,但第四節交代不清的防守以及判斷錯誤的調度,成了快艇惜敗的主因。

 

儘管現場有不少勇士球迷,他們團結地為勇士加油的聲音雖然很刺耳,一樓場邊中央的座位有不少藍衣也很刺眼,但那都不是快艇可以去左右的事情。對快艇球員而言,那就像本季的「不被看好」,當它具象在眼前時,除了專注,別無他法。

 

最起碼,在這場比賽中,Shai Gilgeous-Alexander打得很有感,Shamet和Jerome也表現不錯,一個系列賽下來體驗了大敗、大比分落後的逆轉勝、主場大敗後下一場調整回來、領教聯盟這幾年最強的後場組合,以及在巨星抱團的光芒下,老練的團隊籃球,能在第四戰無所畏懼的打出好表現,對這群菜鳥而言,已經是非常高分的季後賽初體驗了。


能否在洛杉磯複製出另一組強大的後場,取決於往後的培養,而今年的季後賽至此,足以畫下令筆者滿意的逗點,第五戰再看看我艇還能用多「硬艇」的姿態戰至週四的最後一刻吧!


筆者只說最後一刻,可沒說那是最後一戰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