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作者:Luphan

SBL App工作日誌(七) : 球場旁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之前就有去看過比賽,我知道中華隊的總教練一直都會在場邊觀看球員打球,後來轉播上也時常會cue到總教練,因此我認為要去場邊找他聊應該不會太難(只要比賽辦在天母體育館的話),不過當下我還是決定將個人名片跟簡報都準備的完善一點再去,起碼給人的印象會好一點,也會讓人覺得你是認真的想要玩這個點子。

 

於是,在快一個禮拜的準備,萬事都俱備後,我前往天母體育館看球(在這邊要感謝那對籃球沒興趣卻也陪同我去的女友),原本是希望可以在比賽開始前跟中華隊總教練聊一下,這樣就也不會打擾總教練的工作,不過那天我遲到了,進場的時候比賽已經快要開始,不過讓我感到擔憂的是我同樣也沒看到總教練的影子,甚至在思考是否他今天不會來看球?

 

比賽在哨音的陪襯下開始了,這場比賽是裕隆對上台銀,當時Smith才剛被撤換沒多久,新加入台銀的是在南美洲討生活的A.Space,如果沒意外,這場比賽大概也是以輸球坐收。看著看著,旁邊一名在跟別人敘舊、側背著包包的外國人出現了,總算鬆了一口氣的我,並不打算馬上跑去找他,除了不想打擾他工作,一方面也想為其實打得還不賴的台銀加油,當時在裕隆靠著Sakakini成為聯賽的強權之一的背景下,台銀其實一直緊咬著對手不放。

 

比賽一進中場,我便繞到球場的另一端去找總教練,總教練當時僅有一人,看起來似乎沒有很忙,於是我便上前介紹我自己與目前的計畫,希望他能夠介紹籃協的人給我,總教練了解了我的需求後,開始左顧右盼,並跟我講說現場一直都會有一名籃協的人,他可以幫我找找看,但在他環顧了3.4次球場後,他說他沒有看到人,問我是否有意願明天再來現場一次(明天還有比賽),我便迅速地答應了,並回到我原本的位置,到了下半場呂宗霖的驚天後拋,讓全場都high翻了,甚至差點讓我忘了來球場的目的,只想找任何方法回顧那不可思議的一球。

 

隔天,我因有事情延誤,等到進到球場時已經是第二場要開打的時候了,我再次前往尋找總教練,這次總教練旁邊還有他的台灣朋友陪著他,他的台灣朋友在聽到我的需求後,本來是勸我說籃協已經有找人外包數據紀錄的後台這塊了,但我不斷地跟他強調這不是一般聯賽的官方App,他在了解到抽卡包、球員卡對戰後,便往球場的側邊指過去,告訴我那一位就是籃協的人(這邊我們用籃協A來稱呼),我不斷地跟兩位道謝後,就前往跟籃協A洽談。

 

在我跟籃協A提到我的計畫後,他便請我將簡報拿出來給他看,我便像是現場的記者一樣拿出筆電放在球場旁的桌子上,開始跟對方講解我的想法,籃協A聽完後對於這個計畫表示開放的態度,他先加我的Line,並請我把簡報傳給他,他才好去跟上面的長官談。不過當他聽到我這個App得要製作3~4個月時他倒是嚇了一跳,我只能跟他解釋現在的我是單槍匹馬的在製作(甚至如果我有UI設計師,我就不用跟各位討論上面的問題了)

 

籃協A也跟我提到我目前切入的時間點有點尷尬,他們已經將行銷的工作外包出去給別家公司了,若此時要這家公司在負責App的製作的話,有點像增加了合約之外的內容,他覺得這App可能要到下一季推出比較有機會。

 

最後我問到他: 我這邊能否先製作個簡易的範本,籃協A也表示沒有問題,他同時也告訴我,這個App會有肖像權的問題,他說這一點籃協可以幫忙處理跟統整各隊的肖像權,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我得要在之後一隊一隊的去洽詢肖像權,或甚至更慘的話...一位一位去談...

 

在跟籃協A聊完後,心中大概有了些答案 : 如果夠理想,我應該可以在休賽季間將App完成,並跟籃協的人提案,即使這款App到最後真的推不動,起碼我也有一個厲害的作品集來幫助我找下一份工作。因此我不再感到徬徨了,其實我心裡早有答案,不管推不推得動,我都是想把這App完成的,那既然這樣為何還要猶豫、等待著於任何人的許可? 在想法開朗後,我便開始認真衝刺,全心致力於製作App...

 

 

上一篇文章:     SBL App工作日誌(六) : 閉門羹後,正式起步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