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只要老闆手上有槍,誰也殺不死他

只要龍五手上有槍,誰也殺不死他 只要老闆手上有槍,壞人惡棍就不敢碰他的球員 2018年3月,異軍突起準備問鼎希臘聯賽冠軍的球隊PAOK,關鍵球賽中遭遇裁判的不公判決,憤怒至極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要龍五手上有槍,誰也殺不死他
只要老闆手上有槍,壞人惡棍就不敢碰他的球員

 

2018年3月,異軍突起準備問鼎希臘聯賽冠軍的球隊PAOK,關鍵球賽中遭遇裁判的不公判決,憤怒至極的老闆在球賽補時階段,再也受不了裁判的偏袒,直接走進場中要求自己的球員別打了都離場!就在老闆貿然進場途中被拍到他腰帶配了槍,聯盟官員於是要主審終止球賽,騷亂開始。

 

PAOK老闆拿槍走進場中,用「野蠻」兩個字便可輕鬆帶過,背後故事卻沒這麼簡單。希臘有槍枝執照管制,只是老闆持槍時機(他什麼都沒做)太敏感,而且希臘足球史上,老闆持槍去理論也不新鮮,公開記錄上就有2次。

 

希臘人在金融體系的愚昧奠定了如今的臭名,足球迷卻沒這麼慵懶好惹,希臘聯賽舉行時衍生的暴力衝突時常有,歷史書上的希臘人曾經風光、跟當代人以中的希臘人落差不小,幸好希臘足球迷倒相似史書記載的祖先,球迷文化充滿激情、火爆,放火、打架都只是小事


(搞不懂這些人進場是看足球、還是單純想放火)
 

希臘聯賽在歐洲一度排在前10,隨著經濟危機民生凋敝,足球產業首當其衝,原本闊綽的足球俱樂部無法亂砸錢聘請高明,原本三強鼎立的國內勢力,變成雙雄,更後來變成一支獨秀,只是這些情形都只發生在雅典,希臘聯賽都被雅典壟斷。

 

歐洲國家不分大小,聯賽就算有超級霸主,起碼國內大小城市還能分庭抗禮,而不是獨霸,英格蘭有倫敦、曼徹斯特,西班牙兩大城市的廝殺等於歐陸顛峰,義大利則是杜林、米蘭,偏偏希臘三雄都位於雅典,雅典球隊已經連續拿了30年的聯賽冠軍,如此不均衡發展的歐洲國家,只有希臘跟蘇格蘭

 

21世紀後所謂首都三雄,實質只剩下奧林匹亞克斯,20年內18奪聯賽冠軍。

 

PAOK在2018年很有機會,可是希臘政經、足球勢力都以首都雅典為主,當PAOK有機會時,場上場下各種刁難隨之而來,所以當2018年聯賽關鍵戰碰上AEK雅典,幾次PLAY都被裁判干擾後,老闆Ivan Savvidis再忍不住,才有當時的新聞,後來他被罰3年不能碰足球

 

Ivan Savvidis出生在前蘇聯時代的喬治亞,是俄羅斯最有錢的人之一,跟強人總統普丁關係密切,由於他的希臘裔背景,他搬到希臘帖撒羅尼迦(Thessaloniki)居住後,便與當地社群往來密切,帖撒羅尼迦是古書上的寫法,現在多寫薩洛尼卡,希臘第二大城市位處北部希臘,更近巴爾幹地區,人員種族歷史組成更複雜,北方窮南方有錢,Ivan Savvidis在帖撒羅尼迦包山包海,起碼大量投資當地,大財團子公司聘用當地居民,還在接掌俱樂部之後把欠錢都還清了,幾年來他投入球團大小建設花了大約8000萬歐元,甚至,他的觸角更伸過了國境去了鄰居的「馬其頓」。

馬其頓共和國曾與台灣(中華民國)在近代有過邦交,馬其頓無法加入多數大型國際組織,因為當初獨立時「取用」了「馬其頓」字眼,惹毛了鄰居的希臘,因為希臘人覺得歷史上的「馬其頓」是希臘人祖先,帖撒羅尼迦在地理位置上也叫做馬其頓地區,那裡的人才配稱作馬其頓人;希臘的杯葛威脅下,馬其頓出現在許多組織、包括在歐洲足聯,都只是「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FYROM),歐盟、北約都不能參加。馬其頓共和國後來公投改國名,據說Ivan Savvidis的資金、勢力都在期間發揮作用,他住海邊他管很大。
 

因為這層關係,當Ivan Savvidis老闆出事,總是強調「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其實都在騙的足球總會FIFA要求希臘當局嚴懲Ivan Savvidis,假借要清算希臘足球協會,意在逼希臘當局針對Ivan Savvidis,順便挫老闆的銳氣,只是各種調查到後來沒有「成功」,只是違反一些球場道德規範,畢竟希臘足協自己都持槍鬧過事(也沒嚴懲),Ivan Savvidis絕對不是小角色,他自己跟PAOK最終處分都比想像的輕,換來的是帖撒羅尼迦當地人、球迷的絕對支持,更多的是同仇敵愾
 

2019年4月,儘管不能進球場,他的金雞母煙草公司也賣給了JT,旗下的PAOK反而勇猛無比,一整年都沒有輸球情況下,終於在4月底拿下聯賽冠軍,剛好在成立93週年的時候,拿下俱樂部第四次的冠軍,雅典地區壟斷30年的希臘聯賽,總算有人取而代之。

 

奪冠之後PAOK球迷的慶祝儀式,保證壯觀、世界上沒有其他地方能看到。

 

 

****

馬其頓跟希臘吵國名

 

老闆持槍好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