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三十而立:布雷克‧格里芬領導下的活塞

灌溉支持

名人堂 Dexter | 2019/04/24

A- A+

4月10日,當全世界的球迷都呼喚著英雄時刻,期盼韋德能最後一次在季後賽戰場上奔馳時,活塞卻在關鍵比賽中逆轉擊敗灰熊,斷了他們的最後希望。

這是布雷克·格里芬(Blake Griffin)繼2017年之後再度於四月中旬打比賽,他在洛杉磯的最後回憶並不好,在2015年首輪和聖城那一個彷彿只有上帝能決定最後勝負的系列賽後,他們在被看好有機會爭冠的情況下,莫名其妙的在休士頓遭遇滑鐵盧。

然後快艇就陷入了他們習以為常的瘟疫,所有人都開始受傷,格里芬16年場均得分只有15分,球隊被拓荒者給淘汰;17年因傷只打了3場,球隊被爵士給收拾掉。

18年的糟糕帶隊成績,讓韋斯特(Jerry Wast)下定決心要重建球隊,這一年他才28歲,大部分的內線常人會在這個時候迎來巔峰。

但人們往回一望,發現他們對格里芬的印象扣除掉確實勁爆的隔扣外,只剩下關鍵時刻背打扛不進去、逼真但通常沒有效果的假摔以及球隊發生衝突卻躲藏起來的懦弱。

隨著揚尼斯·阿德托坤博(Giannis Antetokounmpo)的崛起,以及波爾津吉斯等人的成長,格里芬現在不再是聯盟寵兒,他被同位置的後起之秀給蓋過了。

但事情不該是這樣的,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以真正的面貌被人們所了解,所有人都把他當成電視裡出現的、好萊塢製造的英雄,然而他並不是,他也想有一個真正的家,然後被人們所認可。

事實是,如果格里芬真的這麼想,那麼底特律這一座沒落的工業之城,可以讓他得到他所想要的。這裡沒有鎂光燈24小時的追逐,沒有TMZ和惡毒的洛杉磯時報。取而代之的,他們有最鐵血、但又最長情的球迷。

不過前提是他必須讓這一座城市接納他,這一支曾經在九零年代到千禧年初段統治著東區的豪強,現在和他的工業鍊一起蕭條了,他們只有看到安德烈·德拉蒙德(Andre Drummond)在刷新雙十紀錄時,能稍微興奮一下。底特律人早已經厭倦了被人看輕的日子,骨子裡好鬥的精神,讓他們渴望重返榮耀。

他們需要的是一名領袖,一個明星,一個可以推動我們前進的球員。儘管格里芬耗盡了洪荒之力把球隊帶進到季後賽,但他必須再次於四月證明自己,向人們展現他的成長、相信他能領導這支球隊才行。

這一切並不容易。

 

而另一方面,密爾瓦基本季風光的寫下無數隊史記錄,讓公鹿在今年季後賽之前顯得有些躊躇滿志,尤其是在格里芬因為膝傷確定首戰無法出賽時,他們看起來有很高的機會能剃對手一個光頭。

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今年的目標並不是突破季後賽首輪,密爾瓦基的球迷希望揚尼斯能帶他們到傳奇球星「天鉤」賈霸離隊之後,就未曾見過的總冠軍賽。

照此標準來看,公鹿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進,儘管他們首戰大勝對手35分,並且揚尼斯完成了一次在罰球線附近起跳的暴扣。

球隊主帥布登霍澤看到了一些令他擔心的事,剛傷癒歸隊的米羅蒂奇還沒找回自己的狀態,他打了15 分鐘得到4分,而另一個高砲台伊利亞索瓦則是4投0中,一分未得。公鹿的替補席似乎還沒找回比賽狀態,僅有老經驗的希爾能穩定做出貢獻。

格里芬是活塞進攻端至關重要的一部分,一名相當全能的大前鋒。他還是菁英級別的擋拆執行者,而且不管是擔任掩護者和持球人都沒問題,他今年在外線投籃上的成長有共睹,他的缺陣著實影響了比賽。

不過就算這一名明星大前鋒沒有傷缺,活塞也很難對東區龍頭造成什麼實質的威脅,例行賽他們就已經遭到對手的橫掃,稍微具有優勢的禁區,也因為大洛培茲(Brook Lopez)的加入而蕩然無存。

有鑑於揚尼斯在禁區的可怕破壞力,一些球隊會用中鋒防守他,去年塞爾提克在季後賽就是這麼做的。不過活塞今天派德拉蒙德看防,效果並不是太好,他讓揚尼斯輕鬆的拿到24分、17籃板,同時自己也沒有管理好情緒,做出了惡意犯規且被趕出了球場。

但活塞隊內認為這一次吹罰太重了,格里芬說:「我認為那確實是一個惡犯,但我並不認為德拉蒙德需要因此被驅逐出場。」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7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9季後賽熱戰專題

最後一天,對戰組合才全數出爐,16支球隊逐鹿中原,目標即使各不相同,全力以赴卻不打折扣,2019 NBA季後賽,全面開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