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作者:Dexter

荊棘之路——波特蘭人和利拉德的自我救贖

儘管喬丹已經離開賽場16年了,還是有些人會提起當年的往事,山姆·鮑威(Sam Bowie)這個生涯場均有10.9分、7.5籃板的中鋒,已經變成了一個代名詞。就好像對猶太人提起馬薩達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儘管喬丹已經離開賽場16年了,還是有些人會提起當年的往事,山姆·鮑威(Sam Bowie)這個生涯場均有10.9分、7.5籃板的中鋒,已經變成了一個代名詞。就好像對猶太人提起馬薩達一樣,這讓他們想起了聖殿被毀、讓他們想起了大流散、讓他們想起了奧斯維辛,如果不是對萬能的上帝的堅信,那一次次的悲慘歷史,肯定讓這個民族深信自己是被詛咒的。

對於拓荒者來說,鮑威也是一個充滿不快的字眼,儘管他其實是個不錯的傢伙,但看到他就會讓波特蘭想起自己曾經錯過了麥可·喬丹,甚至是奧拉朱萬。而這一份情緒,在格雷格·奧登(Greg Oden)於10年再度報銷後迅速蔓延,他們想起了01年的功虧一簣、九零年代崔斯勒(Clyde Drexler)被芝加哥支配的恐懼、或許還有去年被安東尼·戴維斯給摧毀的不甘。

去年在季後賽首輪被鵜鶘給橫掃,讓撕裂之城吞下了季後賽的十連敗,對於一支傳統強權來說,這是一個相當不名譽的紀錄。

作為主將,達米恩·利拉德(Damian Lillard)希望能率領球隊從失利的幽谷中反彈,他說:「沒有人和我們一樣經歷了我們所經歷的,我們是當事人。這和任何人對我們表現的議論無關,我們就是要站到場上彌補我們的失敗,完成自我救贖。」

救贖,這是本賽季拓荒者們奮戰的唯一目標。

「再來一次吧!從頭做起,我們去年打得太糟糕了,但今年絕不會再搞砸。」由於唯冠軍論的盛行,以及聯盟持續的商業化,讓越來越少球員會在一次重大失敗後,會出現這種反思和復仇慾望。

但利拉德很明白,如果拓荒者想從這次的陰霾走出來,那他們就必須讓所有人看到他們也是有能力打出一個傑出的系列賽的。

這一名28歲的明星後衛從來不打算逃跑,他公開向媒體表示,他雖然渴望冠軍,但卻不會為此而出賣自己。「想要和明星打球的人,應該要來波特蘭,我們才是贏家。」

 

從熱火到勇士,這些超級球隊的出現,告訴所有人如果你想建立地位,你想留下名聲,那就去抱團吧!否則你只能晚年看著錄像悔恨。

但在奧克蘭街頭出生的利拉德知道,冠軍雖然是衡量一個球員的標準,但卻不是最高、更不是唯一的標準,他認為他自己所要建立的目標和文化,以及所有帶給這個城市屬於自己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他關心的是,他的成功能為籃球帶來什麼。

這一份鬥志也影響著其他人,他們要自己為去年的失利買單,塞思·庫里(Seth Curry)回想起去年剛加盟時,就感受到了壓迫感:「從第一天起,你就能感受到季后賽的失利影響著球隊。但教練和總經理在我們的第一次球隊會議中就設法解決問題,他們不希望我們沉浸在過去的失利中。」

因此儘管勒布朗降臨洛城,勇士、火箭依舊強大,國王、爵士和金塊正在崛起,馬刺和快艇虎威尚存,他們例行賽仍在兵荒馬亂的西區拿到了53勝29負的佳績。

但彷彿真的是風水有問題,每當特蘭人發現一切都按部就班時,壞消息就隨之而來。球隊主力中鋒努爾基奇(Jusuf Nurkic)在例行賽尾聲時,因為可怕的骨折而確定報銷,而他是球隊的禁區支柱,少了他拓荒者一下子少了15.6分、10.4籃板、3.2助攻、1.4阻攻以及1次抄截。

不少人認為,元氣大傷的拓荒者,很可能會在首輪挑一個軟柿子,本季就以突破首輪為目標。

季後賽最後兩戰,在金塊刻意為之的操作下,拓荒者本來有機會可以在最後一戰選擇要打雷霆還是爵士,但他們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選擇強硬的贏下了比賽,以西區第三的席次面對雷霆。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選擇,例行賽他們被雷霆給橫掃,大部分媒體和球評的觀點是:拓荒者和雷霆是類型相同的球隊,然而後者的球星更強。

不過既然已經做出選擇了,那就只能向前看,他們必須想辦法跨越例行賽的陰影。

 

為了補強努爾基奇受傷後的禁區,球隊簽下了從季中就在紐約鬱鬱不得志的恩尼斯·坎特(Enes Kanter),後者在其生涯一直被視為是「數據刷子」,雖然有出色的得分和籃板能力,但糟糕的防守讓他始終無法成為一支有競爭力球隊的主力先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