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作者:小鐵

求仁得仁--休士頓火箭季後賽第二輪分析

「我輩去年抱憾歸,為盼圓夢誓突圍,勇賭甜瓜雖未成,士氣大旗跨年揮。」 經歷了比數有點差距,戰況卻大有起伏的系列賽之後,火箭連續兩年以4:1擊敗爵士,然後都在擊敗爵士以後要面對勇士...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輩去年抱憾歸,為盼圓夢誓突圍,勇賭甜瓜雖未成,士氣大旗跨年揮。」

 

經歷了比數有點差距,戰況卻大有起伏的系列賽之後,火箭連續兩年以4:1擊敗爵士,然後都在擊敗爵士以後要面對勇士,對火箭來說,或許這個場景出現在第二輪有點太早,不像去年在西區冠軍賽來一場頂尖對決,但反正原本的目標也就是冠軍,爭冠之路原本就無法閃躲任何對手,而火箭要證明的就是,他們各種準備,終究有遇到他們想要打的這個大魔王。

 

不過,和去年的狀況相比,火箭走上這場對決的過程只能說「一意孤行」,歷經各種低迷與修正的空間,面對為了對決勇士卻失去彈性的可能,這一條路並不好走。

 

為了這條不太好走的路,火箭沒能像去年一樣好整以暇,等待西區冠軍賽的正面對決,更在例行賽最後一天等著命運讓金塊和拓荒者決定、最終成了三隊中得提早和勇士碰頭的球隊,決戰的場景是第二輪而非西區冠軍賽,的確和當初設想得不太一樣,但為了勇士而準備的陣型還是碰上勇士,就某種程度來說,也的確算是得償所望。

 

求仁得仁,那就來吧。

 

從大勝到險勝的隱憂

Game 1,火力全開,第四節揚長而去讓火箭球員的眼就像豐田中心底色一樣紅,Game 2也在第一個12分鐘就早早拉開,打到後來連Isaiah Hartenstein和Gary Clark都有上場時間,在比賽轉移到鹽湖城之前,火箭充斥著劍指勇士的氣勢。

 

Game 3卻起了變化,一個角度可以說即使當家球星James Harden投20只中3、前15球都失手還能獲勝,戰局已經是3:0的絕對領先,另一個角度卻是即使拿下勝利,但爵士對Harden的防守,已經從首戰的崩盤到第三戰修正到略有心得,接下來在Game 4和Game 5的確產生作用,Harden在Game 4拿下30分,火箭飆進17記三分球,但第四節卻是13次出手全落空,缺少外線助陣的火箭末節崩盤,讓爵士拿下逆轉勝,系列賽也回到休士頓。

回到主場的關門戰,火箭其實打得很辛苦,比賽一直到第四節,才靠Chris Paul的控場穩住陣腳,並且在關鍵時刻的防守策略奏效,連續幾次在腰位的關門讓爵士少主Donovan Mitchell發生失誤,才靠防守贏球,靠防守贏球不是壞事,但對於原本就該靠進攻克敵的火箭來說,某種程度上代表進攻其實被壓制。

 

這個系列賽證明的,是火箭與Mike D'Antoni繼續要對抗刻板印象的防守,在Game 5,火箭對Mitchell的防守完全奏效,Mitchell切入過程中不斷有人會出手干擾,在免責區以外的禁區也絕對有協防等著Mitchell,幾次Mitchell在Mid-range無法攻擊籃框甚至失誤,的確斷了爵士反攻的契機,在去年西區冠軍賽Game 4,火箭就曾經證明過他們可以靠防守策略對付勇士,今年又告訴世人,他們並不是曇花一現。

但最大的隱憂是,火箭欠缺陣容彈性的問題,也在首輪無所遁形,火箭的前場陣型很簡單,沒有尺寸正常的四號球員,怎麼輪就是P.J. Tucker、Danuel House Jr.這兩個原本是三號出身的球員,Clint Capela、Kenneth Faried、Nene固定吃完中鋒時間,其餘球員則全數打後場三個位置,也就是說火箭很明顯就是由Paul、Harden輪番從弧頂發起,Harden得利於爵士矯枉過正的奇招而擁有切入的起步、CP3則會從擋拆開頭,接著是尋找中鋒的小組合作或是觀察爵士補防後的外線機會,外線若有一定水準,對手就難以防守,但若外線當機,就會頓失重要臂膀,對手放心內縮時,Harden-CP3-Capela的連線效果也將下滑。

 

不同方向的挑戰

本季每100次進攻裡,火箭能得到115.5分,在全聯盟排第二,排第一的正是勇士,每100次進攻裡,火箭以16.4顆三分球遙遙領先,居次的又是勇士的13.3顆,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就是聯盟裡最會進攻的兩支球隊要正面對決。

 

但兩支球隊點燃進攻的方式卻天差地遠,勇士靠的是全聯盟最高、平均每場29.4次助攻串聯起全隊連綿不絕的火網,但火箭卻是全聯盟助攻第三少的球隊,他們的進攻圍繞在Harden和CP3一定包含單打在內的啟動,首輪對爵士也展露無遺,差別只是因為爵士極端詭異、站在Harden左後方的防守策略,讓Harden大半時間都從直接單打到罰球線附近開始,CP3則會先和中鋒進行一次擋拆,但最後都是兩人折磨爵士的補防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