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果子的棒球雜記】球迷與球隊文化的繼往與開來-談新生味全龍的經營挑戰

記得是今年三月上旬,味全龍可能重組的消息見諸媒體後,一位認識多年且負責管理龍迷網路社群的老友,指定筆者寫一篇文章談這件事。筆者當時回覆老友,等確定送交企劃書,正式啟動重組程序我就會撰寫。 現在確...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記得是今年三月上旬,味全龍可能重組的消息見諸媒體後,一位認識多年且負責管理龍迷網路社群的老友,指定筆者寫一篇文章談這件事。筆者當時回覆老友,等確定送交企劃書,正式啟動重組程序我就會撰寫。

現在確定下週一(4/29)味全將親赴聯盟送交企劃書,這也表示筆者再也無法逃避,一定要撰文來談談筆者對頂新魏家重組味全龍的意見

一開始,筆者將暫時僭越,代為表達大部分資深龍迷的共識。

從魏家透露重組味全龍的消息後,龍迷在聚會、網路社群都進行非常熱烈的討論。贊成、反對、疑慮的各種意見都有,最終大部分龍迷都能接受的共識是:

以大環境來看,中職第五隊的出現是好事,但對於魏家「重組味全龍」的誠意與永續經營的決心,會一直持續「察其言、觀其行」;是否要繼續支持新生味全龍,尊重每位龍迷的個人意願。

而這段期間,諸多寫手針對新生味全龍的組隊問題,如球員來源、主場規劃、後勤架構等等都有表達各自的意見。當然這些有形的事物也非常重要,但筆者對龍迷網路社群管理員在討論時講的一段話印象深刻:

要組一支職棒隊其實很快:球員、場地、設備、職員,只要願意花錢,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但,無形的球迷文化呢?從魏家宣布消息開始,我(那位龍迷管理員好友)到現在都沒感受到魏家真正的重視這個部分。

這位龍迷老友的意見,給了筆者啟發,也察覺新生味全龍重組後球團經營階層面臨的最大考驗:球迷文化的建立。

為了便於讀者理解,筆者就以個人多年觀察龍迷的共同特質,以「龍迷形成的獨特球迷文化」讓讀者自己領略什麼是「球迷文化」。

而「球迷文化」又與「球隊文化」息息相關,俗稱「近朱者赤」,怎樣的球隊就容易吸引怎樣的球迷。因此在說明「龍迷文化」之前,先簡單說明職棒早年味全龍的「球隊文化」。

《黃潮》作者廖士堯認為一支職棒球隊必須具有鮮明的風格與形象,才能讓球隊變成富有生命的有機體。幸運的是,職棒早年的六支球隊,每一支的球隊特色都十分明確,依照廖士堯的觀察,味全龍就像「充滿自由主義風格的雅痞」。

廖士堯對當時味全龍風格的描述,身為龍迷的筆者完全贊同。

那時的味全龍,不但平均學歷比起其他三隊要高(除少數幾人都是大學畢業),還擁有黃平洋、李安熙、孫昭立、林光宏、林琨瑋等玉樹臨風型的帥哥球員。球員的談吐及與球迷的互動比起其他三隊更加「文雅」-就是國語的表達能力更好。

「玉樹臨風」的黃平洋是味全龍的「臉」  圖片提供:李逵的棒球博物館

而且味全早年與文化建教合作,從業餘就建立「強打猛攻」的球風,八零年代台灣兩大全壘打王-趙士強、呂明賜都打過業餘味全。這樣的隊風一直延續到職棒階段-連「打強投弱」「只靠本土擎天一柱」的傳統也跟著接續(苦笑)。

所以在中職早年,味全龍是「美式風格」最強烈的球隊,看味全龍的比賽大多節奏明快,打者出棒果決(所以出局的也很果決……咳)、上場的每一位打者都可能轟出全壘打-所以中職史上第一次與第二次的back to back to back 全壘打都由味全龍創造-另外,球隊裡面球員的感情與凝聚力特別好,沒有明顯派系、一致對外,也是最早有球員工會共識的球隊(球員工會成立時,味全龍幾乎全體加入)。

簡而言之,這是一支「都會性格」非常強烈的球隊。

而受到球隊風格的影響,味全龍迷也形成一種城市都會特質非常強烈的球迷文化。

相對於兄弟象迷,在平日生活都很容易從他的衣著配件就能察覺,味全龍迷只要出了球場就顯得十分低調。甚至如果情況許可,他們連前往球場都不會穿著顯示自己支持味全龍的衣服與配件,寧願進了球場再去廁所換裝。

他們不是不想買味全龍的衣服、配件與加油道具,但他們有時會看球團出的這些商品值不值得讓他們掏出鈔票,如果做的太醜品質太差,他們會用行動(不買)對球團表示無言的抗議。

更顯示龍迷都會性格的點,在球場看台上,當然後援會想要努力帶動氣氛與加油,可是許多龍迷在場上就是安靜的看球,有指揮者帶動要舉起手的時候當然會舉,波浪舞也會跟著起身,但……也就這樣了。筆者猜當時各地後援會的幹部可能都有點抱怨:人明明不比象迷少,怎麼加油的組織性與聲勢就是差了一截,而且很難帶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