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09/19

足球場的淑女之夜

酒吧與夜店定時舉行「淑女之夜(LADIE’S Night)」意圖招來大量男性客群,大家都熟知也認同的操作,當今半數球隊的入座率並不算太好,夜店餐廳的賺錢噱頭,竟...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課題,運動圈其實是個無比沙文主義的地方,運動文化發展落後的國家,教練擁有皇帝般的權威,球員必須是任勞任怨的苦力,即便是職業聯賽也是充滿著「雄性思考」,俱樂部高層、總經理、甚至總教練與隊職員,充滿著退役與現役運動員,與之而來的就是永遠類似的思維模式。許多球團在乎的是如何讓更多球迷進場,他們同時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也是費納巴切沒預期過的「女性市場」。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每個人都說要積極開發足球市場。在歐洲,卻只有50%俱樂部的官方商品有專屬女版成衣,這遠低於美國五大職業運動;在台灣,幾份研究生的論文顯示,女性觀眾不喜歡進場觀賞中華職棒的第一關鍵是「廁所不夠乾淨」,這個問題除少數先進球場,舉世皆然。女性的購買慾望在任何經濟學報告中都勝過男性,當男性市場面臨更大競爭甚至飽和時,卻沒有人想過開發女性市場?如果文明國家女性足球迷只有男性的1/4,同時按男女人口來分析,女性球迷的潛在市場開發遠比新興國家更讓足球圈垂涎才是。

FIFA一直招示著要落實「種族平等」、「兩性平權」,過多的表面功夫讓一些有效的政策(像是Fair Play精神),隨著愚蠢的政治黑手介入而大打折扣。民主國家裡獨厚女性的公共設施與措施,幾乎都瞄準著「女性購買力」而來,某些市場活動對女性完全傾斜,可見一斑。足球圈當然需要推動女性平權,畢竟女子足球平均觀眾最多的美國,也只有3-5000之譜,頂尖女球員收入大概只有普通男性職業球員的百分之一,但是FIFA與眾多團體呼籲的「兩性平權」說穿了改變不了現況,頂多是一瞬即逝的流星,然而透過「費納巴切淑女之夜」,在在說明著要改善足球市場、落實真正的足球女權,我們其實看到了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經濟學之父)說的「無形之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