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30
作者:Oakjames

那一晚,咆哮的波特蘭拓荒者隊,以及發生在他們身上最美好的事情

Photo Credit: Zach Beeker/NBAE via Getty Images/AFP 當Damian Lillard在37尺的距離面對著Paul George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你團結一致,並且保持平靜,最終會有些東西在等待著你。」Lillard說。「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當我一直都堅持住,也對事情有著正確的態度,那是件非常強大的事情。到頭來,宇宙就是這麼運作的。」

 

Photo Credit: AP Photo/Craig Mitchelldyer/Associated Press

 

當拓荒者隊與雷霆隊雙方的比分停留在115分,而時間不斷地在倒數著時,摩達中心的所有人都憋著一口氣,空氣似乎凝結起來。隨著Lillard慢慢地跳躍起來把球投出去,Johnson站了起來,並且情不自禁地走向球場的方向。「我就像是,『走、走、走』,他一把球投出去,我知道這就是那一投。我快速地跑起來。」Johnson說。Johnson激動地跑向Lillard的方向,因為過去的那一整年,她一直都在Lillard的身邊看著兒子埋頭苦幹地訓練。她知道為了這一刻的來臨,Lillard去年的整個夏天是付出了多少汗水與努力。

 

「我知道,他真正地把自己奉獻其中。」

 

同樣控制不了自己在Lillard的最後一投進入籃框後拔腿就往球場內跑的,還有Lillard的大哥Houston Lillard。他衝進場內,在Lillard的拓荒者隊隊友們的重重包圍下緊緊地擁抱著Lillard。目睹這一切的Johnson也感觸萬分。「我的男孩們有著讓人難以置信的感情。我知道在兩人之間這將會是一件特別的事情,然後我就看到Houston跑進球場。我沒有想過這會是這樣的。這是很特別的。」Johnson說。

 

這樣的時刻,如此場景,Lillard知道Houston一定會自己的身邊相伴著。「他知道去年是怎麼樣的感覺。」Lillard說。「人們總有那些廢話說,而他都知道那是些什麼。他是那幾個主要人物當中的其中一人,告訴我會有這樣的時候,而且要保持著反擊。如果一直堅持下去,它總會反撲而來。他就在那裡見證了反彈的過程。」

 

Photo Credit: Sam Forencich/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Getty

 

除了家人以外,如此特別的場景,還有另外一位特殊的人物,也站在場邊,注視著Lillard的英雄時刻,以及歡慶著拓荒者隊的更進一步。自從2019年3月25日遭遇令人毛骨悚然的復合性脛骨和腓骨骨折之後,這是Jusuf Nurkic第一次回到摩達中心。那一晚,隨著Nurkic的倒下,人們也似乎認定了拓荒者隊的賽季就到此為止,球隊即將迎來再也熟悉不過的一個失望結局。但就在那一晚,Lillard前往醫院探望Nurkic。他們拍手擁抱,沒有多說些什麼。據Lillard說,Nurkic就只是搖頭,而腫脹和充血的眼睛訴說著他想說一切。

 

或許,那是不甘吧。Nurkic是多麼地想要和隊友們並肩作戰。

 

所以第三節還剩下三分鐘的時候,Nurkic吃了夠份量的止痛藥,準備前往摩達中心。在他驅車前往球館的時候,雷霆隊打出了30比6的攻勢,把拓荒者隊原本84-75的領先優勢反超,以105-90領先拓荒者隊。Nurkic急促地以柺杖支撐著走過過道,經過更衣室,來到了球員通道。丟下柺杖的他站在Evan Turner和Meyers Leonard之間。此時此刻,他與隊友們同在。

 

然後,那些落後的比分已不算什麼;是否會把戰局拉到俄克拉荷馬市的顧慮通通拋到九霄雲外。拓荒者隊以13比2的攻勢終結了此系列賽。

 

包括了Lillard的再見絕殺。

 

「我會很想看到他今晚的正負分值是什麼。」Lillard笑著說。「他給了我們漂亮的一拳。」

 

Photo Credit: AP Photo/Craig Mitchelldyer/Associated Press

 

2019年3月14日,在訓練結束以後,Lillard坐在鵜鶘隊主場冰沙國王中心中央的第一排觀眾席裡。自一年前被鵜鶘隊橫掃出局後,這是Lillard首次回到這個地方。「對我們而言,就只是需要有個很大的表現。如果我們上場並且有個很大的表現,你展現了自己,『好的,這件事情發生了。』。然後從那大表現,或許你贏下了重大的首輪系列賽,現在繼續往前走,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你會更有把握地向前邁進。但那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個大表現。」那天Lillard這樣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