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30
作者:Luphan

SBL App工作日誌(八) : 年假前的衝刺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接洽的人、或幫助我的人,工作日誌引述到的人將會以匿名來保護。

四、此App的計畫完全是由筆者所構想、策畫,目前並無和任何單位合作。

 

在上次跟籃協A的談話後,我心底有一種感覺,可能就連他似乎也不是有辦法做決策的那位key man,或者該說就連籃協也不是那個全權負責SBL的機構,SBL可能只是他們會花3成力氣負責的聯賽,可能大部分籃協的人也要處理SBL以外的業務,不過在上次的訪談後,我還是得到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一、肖像權是此App要製作的一大門檻
看來當時球評的警告是正確的,​即使是掛"非官方"或"粉絲製",這樣的App仍會需要所有球員的肖像權,而目前聽起來,若籃協對這計畫有興趣,他們是可以幫我統一跟所有球隊申請肖像權的使用(這是當時的認知,目前我所了解到的事實並沒有那麼的簡單...),但若我現在要在籃協上層同意之前先開始進行製作,我就只能用金酒球員的圖片(自從上次官方的粉絲專業回覆我後),或甚至如果籃協沒有動作,我可能得要自己一隊一隊的去拜訪。

 

二、我花了一個月尋找的keyman,可能根本不存在
籃協A給我的答覆是他會再跟上層提案,但對於我來說,這樣的答覆之後很有可能便會不了了之,雖然已經將線直接牽到籃協內部了,但這句"會再跟上層提案"聽起來跟之前那句"要再幫我問問看"有異曲同工之妙,差不多就是石沉大海了。辭職的決定已經做了、木已成舟,如果只是做到提案簡報便止步於此的話,那我也未免太容易放棄了吧。我並不想就停於此,當下我真恨我自己太傻,我一直在尋找著可以給我確定的答覆、可以同意我啟動這項計畫的人,但現在我意識到,要不要做下去完全就是取決於自己,除非真的做出些什麼,否則任何人都只會視我為紙上談兵的理想家。

 

三、此App的啟用時間落點位於下個球季前會比較合適
如同籃協A提到的,外包給行銷公司的合約已經簽下去了,他們不可能再要求行銷公司再花額外的心力去執行這樣的任務,又因為SBL的行銷每年都會委外,因此我們無法在現在得知下一家行銷公司會是誰? 因為這原因,我無法在現在去找到行銷公司談,我最大的機會應該會落在下個球季前的休賽期間,如果籃協在下次委託行銷案給行銷公司時能夠提到這項計畫,那行銷公司就會有製作此App的必要,到那時候如果我已經有快要完成的成品,行銷公司便可直接來接手這項計畫(如果App能夠在此時之前先完成個8成左右的話)

 

四、UBA、HBL也許是個機會
上禮拜的文章其實有漏講一件事情,當時籃協A也曾建議我不如先去找UBA或HBL,因為SBL當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許多事情也尚在執行中,所以已經沒有更多人力了,然而在這期間,UBA跟HBL的時間點反倒不全然跟SBL衝突,對方也有因此建議我可以朝別的方向進行看看。

 

總結以上幾點,我當下做的結論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破釜沉舟的好好痛幹一場,反正到時候如果不好玩、反應不好、或有版權問題、或因為此計畫而造成誰的負擔...blablabla...,我大不了就把App收掉,因為無論我怎麼跑怎麼去提案,現在的市場應該很難接受這計畫。因為枯竭的市場,不會有突破的本錢,所以大家平常不停的責怪這個環境了無創新,我倒還認為是因為這市場願意花錢的人太少,才會導致沒人敢做不一樣的嘗試,因為這些嘗試即使有99%的成功率,那1%失敗的代價都還是太高了。

如果App可以做到讓一定數量的受測者都有好評,或甚至可以直接靠自己營運下去的話,這款App就不會受到任何的阻擾,甚至在人數跟討論度都開始變大之後,或許有那麼個機會變成官方的,這可能是最有機會的一條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