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金州紀元、媒體自律,還有那些被成功眷顧的人們

勇士的浪花兄弟其一,湯普森(Klay Thompson)在西區準決賽進行幾戰過後,主動駁斥了在金州打球不開心的傳聞。這讓我想起了約一個月前,法國的巴黎聖母院遭大火燒毀之後,當地媒體主播史密斯(Shep...

請繼續往下閱讀

勇士的浪花兄弟其一,湯普森(Klay Thompson)在西區準決賽進行幾戰過後,主動駁斥了在金州打球不開心的傳聞。這讓我想起了約一個月前,法國的巴黎聖母院遭大火燒毀之後,當地媒體主播史密斯(Shepard Smith)對官員菲力裴(Philippe Karsenty)的一段訪問。

 

史密斯要求菲力裴描述火場當地的情形,可後者卻不斷地說著,從前納粹人是如何摧毀法國當地的教堂。他繼續說,儘管外界有政治正確的說法,但還是要大家「準備好」,並說這可能「不只是一場意外」。菲力裴立即被史密斯打斷。

「我們不會在這裡推測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的起因......我們正目睹世界指標建築物的部分毀損的過程,任何陰謀論在這裡都是沒用的,並且在許多時候對社會沒有幫助、甚至有害。」

 

 

也許NBA的世界不能完全反映社會的全貌,但不得不否認的是,這確實是現代自由生活的一部份。而對於當時正在與火箭拚搏的金州大軍來說,任何一句謠言都有可能成為燒毀聖母院的大火。而湯普森選擇捍衛自己與球隊,跳出來駁回這個謠言。

 

這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裡的世界所沒有的東西:部分搶快的不實新聞,以及人們對球星社群形象的誤解,反映出人性、媒體識讀和一些文化層面的事情。

在NBA的世界,這些問題大多數時候沒有那麼嚴重--假如你只是來看看秀,也沒打算多做評論的話。

但如果禍及球員的人身安全,進而造成名譽損害,那對整個聯盟而言並非好事。

-

 

社群媒體和詹姆斯(LeBron James)「決定」之後的快速世代,一直都是NBA除了籃球本質以外不可忽視的雙面刃。某些時候社群媒體上的生活對球員而言是娛樂之一,但有時則會造成生活上的不平衡,甚至可能帶來心理、精神、名譽的損害。如去年暑假的七六人射手瑞迪克(J.J Redick)。

有些進入季後賽的球隊球星們,會在重要的時刻刪除社群媒體,來避免賽前或中場休息時,對心緒的無端干擾。柯瑞(Stephen Curry)就會這麼做。而瑞迪克現在則是完全不使用IG了。

 

Photo: Elise Amendola / Associated press

 

但社群偶爾也是好的。球員們擁有社群上的擁護者,讓他們能在不利自己的傳聞被傳得滿城風雨時,出來替自己辯護。

他們也可以經營自己球場下的樣子,讓自己和粉絲更接近,像新生代的恩比德(Joel Embiid)。

北美四大運動中,就以NBA的此風氣最為盛行。

NBA在Instagram中追蹤人數最高的詹姆斯甚至高過於NFL前十名追蹤人數的總和#註1。而這不難理解,因為NBA大致上是屬於年輕族群的運動。

 

註1:統計至2018年9月,詹姆斯的IG總追蹤人數為4240萬,高於NFL前十多追蹤球員的總和。而截至2019年5月,詹姆斯IG的追蹤人數已來到4900萬,比NBA官方IG的3670萬還多。

 

那麼,說說像雷納德(Kawhi Leonard)這樣的球員吧。史上第一個搶七大戰的絕殺球從他手裡投出,得到籃框之神的某種眷顧,多倫多人在球進那一刻已經為他吶喊。他們不是忘記了忠誠的狄羅臣(DeMar DeRozan),只是就在那一刻,雷納德是他們邁向冠軍的重要依靠,為他們奪回了十八年前卡特(Vince Carter)與老暴龍們的那場失利#註2

 

註2:2001年,七六人與暴龍一樣在東區的分區準決賽遇到,血戰七局,最後卡特錯失了絕殺,七六人以一分之差,4-3出線,後來七六人更在東區冠軍賽七戰解決公鹿,最後在總冠軍賽1比4輸給當時的衛冕軍湖人。

 

雷納德不用任何的社交媒體平台,他只會、也只能仰賴球場上的表現,為他自己在交易風波中下滑的媒體形象辯護。畢竟NBA的各大社群平台,會在球員打出關鍵表現的時候,為他們丟下社群轟炸,各式影片、貼文,不下數秒鐘,幾十萬人都看得見。

第七戰的雷納德就是如此佔據著版面,包括那滑稽笑聲製作出的各種慶祝影片。即使他自己不這麼做。

而拿下37分,並且帶領拓荒者同樣在第七戰奪勝的麥卡倫(C.J McCollum),光芒完完全全地在社群上被雷納德壓了過去。但實質上,拓荒者在今日也是一支勝利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