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5/10

《後勁:王建民》導影─成就後勁的傻勁:王建民✕陳惟揚 (中)

籌拍「後勁:王建民」的起心動念--> 《後勁:王建民》導影 (上) 2014年年初,陳惟揚終於順應心中渴望、決定籌拍電影,可是他和王建民完全沒交情,只好透過一年前安排聚餐的記者朋友代傳訊息...

籌拍「後勁:王建民」的起心動念--> 《後勁:王建民》導影 (上)

2014年年初,陳惟揚終於順應心中渴望、決定籌拍電影,可是他和王建民完全沒交情,只好透過一年前安排聚餐的記者朋友代傳訊息,不意外地遭到婉拒。

試探不成,他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素昧平生的王建民經紀人張嘉元(Alan)。「他說講那麼多不如先寫一份企劃書,於是我花了幾天把中英文版企畫趕出來,再請Alan轉發給建民。」可惜得到的答案依然令他失望。

我當時對這個拍片計畫沒興趣,」王建民表示:「我只想專注在比賽上、試著重返大聯盟。」

除了「覺得自己的故事並不有趣」,張嘉元去年11月接受體育媒體《運動家》(The Athletic)訪問時,也披露這位客戶兼好友當時的想法:「他不想被人們看見自己掙扎的那一面。」他也早早提醒陳惟揚:「你了解建民吧?他很頑強、不輕易洩漏感情的。」

(來源:MLB.com)

眼看拍攝對象在2014年季前和紅人簽約、接著又轉戰白襪農場,深覺時間不等人的陳惟揚即使仍未獲首肯仍決定放手一搏、開始蒐集素材。所幸小聯盟的攝影許可不難申請,他也挑選王建民公開亮相的時機如比賽、休息區、賽後走出球場、為球迷簽名時進行拍攝,以避免侵犯隱私。他甚至跟回臺灣,側錄一些出席活動的畫面片段。

「當時建民知道有這個紀錄片的計畫但是還沒同意,所以每次看到我現身拍攝都會有點驚訝。」陳惟揚笑道。

開麥拉!

儘管主角本人遲無意願,但見到陳惟揚鍥而不捨的努力也很難不被打動,加上經紀人Alan的鼓勵,事情開始有了轉機。

「我看過建民一路以來的努力和付出,所以不斷告訴他如果有年輕人走上同一條路,目睹這段奮鬥過程將對他們大有幫助。」帶過許多旅美球員的張嘉元道:「這可以告訴他們甚麼是一個職業選手該做的,你不能每次碰到逆境就掉頭走開、選比較輕鬆的去做。」

「2014年季後我和Alan討論過好幾次,漸漸覺得這對年輕球員有啟發性、包括我兒子在內。」事後王建民表示:「而且我也想證明自己還能在大聯盟出賽。」

(來源:MiLB.com)

經過長考,2015年初王建民決定加入拍攝,苦苦跟拍近半年的陳惟揚得知消息開心不已,立刻趕赴勇士3A和主角熟悉、培養默契,儘管自己也有生活和工作上的問題尚待解決。

「其實一開始我是邊上班邊拍片,常常要向公司請假甚至藉口生病,久了公司當然有意見。不過當時剛好也在創立自己的設計事業,所以2015年8月就離開了原公司。」回憶當時,陳惟揚表示:「雖然一邊要分神創業,離開穩定的工作也得給家人一個交代,但磨了那麼久王建民才點頭、當然要堅持下去,至於家人就是多多溝通並取得體諒。」

相較正式開拍所帶來的巨大變動,對於電影的構思陳惟揚則是早有定見。拍攝初期便跟著主角走過一站又一站、尋求重返大聯盟的契機,故而很早便將作品定調為公路電影,「所以拍攝時不管到哪兒都會盡量多拍一些城鎮空景、氛圍和球場內外。可能是唸過建築,我覺得用畫面去形容不同場域、包括當中的空間和光影等,都能與影片本身產生關聯。」

「後勁:王建民」電影劇照(來源:WYC Motions / Frank W. Chen)

取景方面,導演也有不少對應的巧思,開場不久主角在加油站的畫面即為一例。「主要是希望在片中呈現一些美國體驗,以建民來說他赴美待了18年、幾乎是大半個人生,所以我想把台灣球員旅美的經驗融入場景,像這一幕就很有代表性,在沙漠走路的場景也是。」

聊起作品,陳惟揚話匣子大開:「建民本身的棒球路也像一段旅程、加油是必需的,所以我們把它設定為其中一個影像符號,藉由旅人加油時的短暫放空,借喻他正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順勢切入回顧情節。」

前置工作再仔細,仍難逃拍攝時主角羞赧木訥、拙於面對鏡頭的問題,被問到拍攝是否因此卡關,陳惟揚坦言雖不至於,「但訪談的畫面難免會希望說話能帶點情緒,這就必須多提醒建民,比如說『可以帶點氣勢』或是『聲調有些變化』之類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