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5/06

第三世界的籃球夢——Luol Deng

「英國是我的國家!人們不了解,當我們在埃及時,我們是難民,家人和我無家可歸!」 「整整五年,在那些父親試圖接觸的世界國家中,唯一接納我們的只有英格蘭!」Luol Deng當時在記者會上是這麼激動...

作者:R&K

Jim0351

雖然湖人開出溢價合約給他,讓他被人笑高薪低就,但他從未因為被DNP而荒廢訓練,讓自己身材走樣,他是位敬業的球員,只是他的球技不符球隊未來發展的方向

R&K

有些球員領了高薪選擇醉紙金迷的生活,但像Deng這種球員的態度真的值得尊敬,是一個有職業道德的展現。

「英國是我的國家!人們不了解,當我們在埃及時,我們是難民,家人和我無家可歸!」

「整整五年,在那些父親試圖接觸的世界國家中,唯一接納我們的只有英格蘭!」Luol Deng當時在記者會上是這麼激動的說著。

(Via www.hoopsfix.com/Sam Neter)

戰後餘生的希望,黑色種子的萌芽

一九九二年,七歲的Deng早已接觸籃球這項廣受世人喜愛的運動。在家中排行老八的他早已開始和他七個哥哥玩起小孩子的追球遊戲,他們從未像此時這麼快樂過,因為在蘇丹等著他們兄弟的只有無止盡的砲彈和避難,儘管在大人眼中,這只是一些毛頭小子「玩」著籃球,但有個人卻不這麼想,他是Manute Bol(寶兒),身高七呎六吋的他在NBA已經是小有名氣的球員。寶兒和Deng一家人一樣,都是因蘇丹內戰移民至埃及。他看著Deng兄弟「玩」著籃球,寶兒說:「孩子們,慢下來!籃球不是這樣打的,讓我來教你們吧!」於是他開始從基本動作教起,讓Deng兄弟了解團隊組織的重要性,甚至還教他們幾招花式技巧,孩子們全都玩得不亦樂乎。寶兒從這群孩子純真的臉上看到了和平的可貴,也看到蘇丹人民戰火後餘生的希望。

 

祖國的熱愛,從陌生開始

Deng一家人只在埃及待了短短四年,隨著父親政治庇護申請通過,舉家風塵僕僕地搬遷到了英國。但這對Deng卻是一個痛苦的開始,因為埃及和蘇丹的官方語言全都是阿拉伯語,這使得Deng一個英文單字都不會講,更遑論去和他人交談了,在學校裡頭他只能孤伶伶地一個人,即便終於有同學開口邀約他去看電影,他也不想去,因為他不想呆看著螢幕,卻一句話也聽不懂。或許是這段日子,讓他永遠比同年紀的人多成熟幾分,而在這段痛苦的日子裡,Deng只能將一切寄託在運動上。

Deng的運動天分很好,除了籃球打得不錯之外,足球也是另一個拿手項目,而且英文也隨著場上表現不斷進步,十三歲時竟破例被英國十五歲以上的青年國家足球隊和籃球代表隊同時選入,在這兩項體育項目中,他最終選擇專心於籃球,因為他的偶像是在90年代威震四方的全能小前鋒─—Grant Hill,Hill有著六呎八吋的身高,卻有後衛的技巧和驚人的彈跳力,因此Deng在中學時用和Hill一樣的三十三號。在偶像背號的加持和自身努力下,Deng在英國代表隊表現得非常出色,因此Deng的教練叫他前往美國發展,而那時已經在美國讀書的哥哥也鼓勵他來這裡接受不同的教育方式。為了適應美國強度的球風,於是他又再一次踏上異鄉的旅程,但他一直都明白籃球的夢想是從蘇丹與英國開始的。

 

撇開思鄉的情緒,擁抱完美的進化

對於一個十四、十五歲的少年在異鄉的日子總是難熬的,在美國只有哥哥和叔叔兩個親人,但他們也有自己的事要處理,不能時常陪著Deng,在新澤西高中就讀的他無可避免地思念起他的家人,當住校的同學假日和家人團聚時,他只能一個人窩在寢室看著電視,這種生活漸漸消磨他的雄心壯志。一個月後,他和球隊教練說他撐不下去了,教練Joe Mantegna心疼地看著這離鄉背井的孩子說:「你再多給自己一些時間,如果真的不行我會支持你回去的,但我相信你可以的。」Deng聽了這番話,決定不再受情緒的影響,他決定將一切都交給籃球,而且開始增加訓練的分量,日復一日沒有間斷。Deng逐漸發現歐洲的背景給他起了偌大的化學反應:踢足球的經驗,使他在腳步上比別人更加靈活;重視基礎訓練的歐洲球風,更讓他的觀念超越了美國同年齡層的球員,於是他的球技也突飛猛進。

從高二開始,Deng每年都繳出二十分十籃板以上的成績,率隊拿下分組聯盟的冠軍。他也在高中的最後一年繳出二十二分十籃板和六助攻的優異成績當選新澤西州年度最佳球員也入選了麥當勞明星賽,他全能的身手在同屆球員中被公認僅次於James,但和James不同,讀大學才是Deng的第一志願,因為他想追隨偶像Grant Hill的腳步。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