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7

打破一切擋在眼前的障礙 用心報導就會有人看到 ─ 古硯偉

理組轉文組的叛逆 「人生重來我一定讀理組­」、「傻子才去讀文組」、「文組誤國」、「文組不意外」。在台灣這個現今重理工、輕人文的年代,有一個人偏偏反其道而行,在高三時拋棄名列前茅的理工成績...

作者:圓動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理組轉文組的叛逆

「人生重來我一定讀理組­」、「傻子才去讀文組」、「文組誤國」、「文組不意外」。在台灣這個現今重理工、輕人文的年代,有一個人偏偏反其道而行,在高三時拋棄名列前茅的理工成績以及重點栽培學生的光環,選擇在指考時跳轉文組科系,安分者遵守規則,但勇者打破規則,而《HoopTaiwan美國職籃戰國策》資深編輯古硯偉,正是一個打破一切擋在眼前障礙的媒體人。

 

和多數人在學生時代一樣,古硯偉依照長輩的意願來被動接受教育,「但我始終知道,這不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於是他毅然決然決定在指考前棄考理科,瞞著父親報考社會組,「雖然家人不諒解、老師放棄我,但我反倒更加篤定自己的前程在這裡。」

 

而驅使古硯偉決定棄理從文的最大原因是從小就著迷於籃球的魅力,但他的「啟蒙畫面」並非NBA,而是中華職籃CBA,「小學時和表哥一起看電視,被CBA完全電到,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那麼酷的事。」於是古硯偉一股腦栽進籃球的世界,當國中時同學都拿零用錢去買玩具或是零嘴,只有他可以一個月不吃不喝就為了買下每一本籃球雜誌,「那大概是我每個月最期待的課本。」

 

高中時古硯偉開始接觸到網路,也進入到另一個資訊的新領域,然而他這次選擇不被動接收,而是打破沈默,「我開始動筆的動機是為了打筆戰,為了吵贏,我開始去爬外電、啃數據,鍛鍊出梳理資料和脈絡的功力。」但古硯偉逐漸發現,他不只能吵,還能寫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

 

非主流的叛逆

進入大學後,雖然讀的是媒體相關科系,但古硯偉卻對學科並沒有太多興趣,因此沒將時間花在唸書,而是不斷思索今後的道路該如何繼續前進,「我給自己10年,看能否在我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做出點什麼。」

 

而漸漸的,古硯偉從筆戰和大量閱讀中一點一滴淬煉出文字力,但他也開始發現籃球並不是只有NBA,因此他選擇在網路上發表以NCAA為主的文章,成為運動部落格中的非主流。再者,古硯偉也意會到籃球,或者是任何運動,並不是只有比賽或數據,勝負之外或許才是更加引人入勝的故事,「我發現球賽不是只有輸贏,潛藏在勝負底下的故事才是我真正感興趣和想傳達的。」

 

但在網路轉播尚不發達的年代,即便有轉播,畫質也僅有最低畫質,加上可能沒辦法再次看到畫面,古硯偉為了不錯過任何一場賽事,只能逼自己先記好球員,熬夜觀看模糊的比賽畫面,「我想找出一篇好的故事。」他淡淡說道。古硯偉寫出第一篇最滿意的文章是關於NCAA的無名黑馬的故事以及Derrick Rose和芝加哥間的情緣,本來以為這對喜歡NBA的台灣讀者來說不會有太大的迴響,單純寫自己開心的作品竟然也登上點閱率的前幾名,「我發現即便寫主流視野之外,但只要你用心報導都會有人看到。」

 

當時古硯偉暑假沒有像其他大學生一樣去各大媒體實習,而是選擇關在自己的房間兩個月,每天逼自己讀資料、看比賽和寫文章,就如同籃球員磨練運球和投籃等基本功,古硯偉發現寫出自己滿意作品的頻率越來越高,「我對自己寫作要求很高,但每天瘋狂地逼自己啃資料和寫文字,就好像在累積底蘊和基本功,也開始看到自己要的東西。」

 

而就在一次一篇寫NCAA二線小球員的故事中,古硯偉赫然發現自己崇仰已久的大前輩王思捷在底下留言,「雖然只是一句『寫得不錯喔』,當下那種感動很像是五月天在錄音時李宗盛打電話來誇獎的感覺。」自己從小寫作偶像的誇獎讓古硯偉更加自信。畢業那年,NBA.com出了一個預測樂透區選秀的遊戲,古硯偉預測14中11,排在全世界第9名,接連而來的肯定也讓他開始相信或許這真的是一條可行的道路。


(圖:古硯偉提供)

 

入伍後,古硯偉也被《HoopTaiwan美國職籃》的主編王承文邀稿,但當時在外島當兵,只能利用一個禮拜一天的島休到網咖查資料和寫文章,「別的兵都在利用休假玩遊戲或是補眠,誰會用珍貴島休8小時寫稿,現在想想真的是很瘋狂。」雖然疲憊,但這對古硯偉來說眼前這個珍貴的邀稿機會必定會牢牢抓住,「我好像在土裡面埋五年的蟬終於被人發現,再辛苦我也要把握機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