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8

歐冠四強對戰全紀錄(第二回合):利物浦實現安菲爾德大逆轉之夜

撰稿:神奇隊長 校閱:麥達斯歐文 總編輯:神奇隊長 【歐冠四強對戰全記錄(第一回合)】 托特納姆熱刺 vs阿賈克斯:阿賈克斯客...

請繼續往下閱讀

 

 

撰稿:神奇隊長

校閱:麥達斯歐文

總編輯:神奇隊長

 

 

【歐冠四強對戰全記錄(第一回合)】

 

【歐冠四強對戰全記錄(第二回合)】

 

 

【利物浦 vs 巴塞隆納】

 

  • 第一回合:巴塞隆納 3-0 利物浦
  • 第二回合:利物浦 4-0 巴塞隆納

→ 總比分:利物浦 4-3 巴塞隆納

 

 

  • 首回合回顧:這個眾所矚目的對戰組合,第一回合由「紅藍軍團」巴塞隆納於諾坎普球場迎戰「紅軍」利物浦,巴薩整裝待發以全陣迎戰紅軍,至於利物浦由於雙線苦戰,主力前鋒費爾米諾(Roberto Firmino)因小傷僅能待在替補席。本場比賽節奏飛快,雙方拚搶激烈,各式攔截鏟球層出不窮,巴薩前鋒蘇亞雷斯(Luis Suarez)把握住左後衛阿爾巴(Jordi Alba)的一次出奇不意的地面傳中,禁區前鏟射破門取得1-0領先。下半場,紅軍頑強抵抗,薩拉赫(Mohamed Salah)、馬內(Sadio Mane)等人仍不斷威脅主隊球門,但卻久攻未得,在此情況巴薩一鼓作氣,球王梅西(Lionel Messi)先是禁區內補射進球,而後又一記精彩的自由球破門,終場就以3-0比分擊潰利物浦,將帶著三球領先優勢前往安菲爾德。

請點擊至Youtube觀看

 

  • 次回合:帶著三球優勢,巴塞隆納作客來到利物浦的安菲爾德球場。攤開利物浦的先發陣容,少了薩拉赫費爾米諾,由比利時前鋒奧里吉(Divock Origi)和「瑞士天王」夏奇里(Xherden Shaqiri)頂上,開場就打的相當積極、重回「重金屬」足球風格,大打高強度的高位逼搶,從巴薩門將和後衛開始施行壓迫,結果在第7分鐘就藉由對手的回傳失誤由奧里吉率先開張。接下來的比賽,巴薩繼續穩守反擊,利物浦也不改開局策略,但巴薩拿到更多反擊機會,包括梅西阿爾巴庫迪尼奧(Phlippe Coutinho)都有幾次攻門機會,可惜沒能破門。下半場,利物浦主力左後衛羅伯森(Andy Robertson)因傷離場,替補上場的荷蘭中場維納爾登(Georginio Wijnaldum)在第54分鐘和第56分鐘分別打進一個禁區搶點和一記頭鎚,把比分改寫為3-0、總比分3-3。當比賽重新回到原點時,巴塞隆納才開始調兵遣將,然而卻在一次角球防守中過於大意,利物浦後衛阿諾德(Trent Alexander-Arnold)奇襲成功,奧里吉在無人防守下直接攻門得手。終場,利物浦就以四球大勝、總比分4-3逆轉晉級決賽,紅軍也是連續兩年晉級歐冠決賽。

 

  • 總結:事實上,以三球領先的態勢,巴薩教頭巴爾維德(Ernesto Valverde)比較保守的戰術安排是可以接受的,維持首回合的先發陣容與「4-3-3」、「4-4-2」間切換的陣型主打穩守反擊,畢竟只要能進一球就能殺死整個系列戰。面對絕境,利物浦拿出久違的「重金屬」足球風格,打出全場高位逼搶,由中鋒奧里吉第一線阻擋門將直線出球線路,馬內夏奇里對上兩名中後衛,三中場和兩個邊後衛前壓的作為第二條防線,最後由兩名高大的中後衛坐鎮第三條防線,這樣的安排迫使巴薩只能藉由中距離傳球把球往邊路分,但高球過來的第一落點基本上都是利物浦的,就算爭到第一點、第二落點也都是利物浦的,導致巴薩在前15分鐘幾乎很難把球順利導到前場。巴爾維德的如意算盤是,巴薩只要撐過開局階段的猛攻,等利物浦體能慢慢下滑、陣型開始鬆散時,防守反擊的威脅就大大提昇,而這個策略也確實奏效了,紅藍軍團多次利用利物浦邊後衛身後的空檔反越位成功,只是梅西庫迪尼奧的射門多次被紅軍門神阿利森(Alisson Becker)撲出。利物浦也確實在陣地戰中沒什麼威脅,主要的攻門機會還是在高速的攻防轉換中所創造,面對這麼擅長打「反反擊」的球隊,你可以保持防守陣型的完整性讓對手打陣地戰,或是控球在腳但必須確保安全、但這在客場是很難做到的,因此可以說巴爾維德的賽前準備還算是成功。下半場開賽初期,雙方的策略並未改變,但或許是巴爾維德很難想像利物浦回到主場的腎上腺素如此旺盛,高強度的逼搶依舊進行,而第二、第三個進球仍然是攻防轉換中的「反反擊」造就,等到巴爾維德意識到該做出改變時,比分已經改寫成3-0了。第四個進球,你可以說阿諾德聰明、你也可以說巴薩球員被安菲爾德的氣氛震懾到失去本能反應,BeIN Sports 球評穆里尼奧(Jose Mourinho)說道:「如果這是U14、U15的小朋友,你可以說他們沒睡飽、還需要學習足球比賽的基本態度。但是巴薩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隊之一,每年都在踢這麼高強度的比賽,發生這種失誤,只能說他們的心理狀態出了問題,這非常難以解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