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9
作者:onealkuo

讓對手打不出滾地球的終結者-Brad Hand

從打少棒開始的教練總是會要求投手「把球壓低」,進而「製造滾地球」。這觀念千真萬確,滾地球確實是一個解決打者最為省力且風險較低的方式。甚至台灣之光王建民也是靠著一手沉重的伸卡球,製造大量滾地球馳騁大聯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打少棒開始的教練總是會要求投手「把球壓低」,進而「製造滾地球」。這觀念千真萬確,滾地球確實是一個解決打者最為省力且風險較低的方式。甚至台灣之光王建民也是靠著一手沉重的伸卡球,製造大量滾地球馳騁大聯盟。本文所介紹的主角,竟是讓對方打不出滾地球來壓制對手。

關於終結者系列的文,我寫過好多篇了(Edwin DiazCody AllenBlake TreinenAroldis Chapman),若要我在球場上選一個最喜愛的職位,我會毫不思索地回答:「終結者」。頂住壓力,用火球、或是怪異的動作、抑或精準的控球讓比賽結束,讓人心為之振奮。

一開始我們先欣賞一下5/1連續第9次的救援成功(影片來源:Blue Ball youtube 頻道):

 

 

 

 

 

 

 

 

 

 

 

三個出局數來自飛球、三振、飛球。

讀者可能會想,只不過一場,斷定不會讓對手滾地球?那我們看一下數據

今年到目前只有9.7%的滾地球比例,相較於幾年前的45%以上差了一大截。這意味著Hand一定在他的投球上做了什麼調整。

看到這個數據,很多讀者一定跟我一樣,直覺想到進壘點改變,就像去年的David Robertson

Brad Hand的主力球種是四縫線速球和滑球,所以來看看這兩種球路的HeatMap

很顯然的,跟進壘點無關。此外Hand厲害的點從HeatMap看得出來,他非常積極攻擊好球帶,卻可以讓你打不好。

那麼,Hand的關鍵到底?

我認為,是配球

以往Brad Hand在面對打者時,主力球種是滑球,輔以伸卡及四縫線所交替的直球。今年直接把以往用得不少的伸卡球使用比例降低,伸卡球善於製造滾地球已是廣為人知的事情,如同文章開頭所提的,製造滾地球不是好事嗎?為什麼要放棄呢?這部份現在先賣個關子,文末自然會明瞭。

我們來看一下Hand在歷年三個球種(伸卡、四縫、滑球)的結果數據

上圖是歷年來,Brad Hand使用三球種被擊成滾地球的比例圖。(圖中,往上是滾地球比例高;往右是時間軸至今)

可以看到伸卡球,每年都可以造成75%左右的滾地球,其次的滑球則是約50%

此外是飛球比例:

歷年來,Hand製造飛球的主力球種是四縫線速球,也是大概七成左右的飛球比例。

如此,今年降低伸卡球多投四縫線的結果自然不言而喻了。

伸卡球的問題何在?

上圖是把2015至今伸卡球的一些數據。其中最右邊數據分母是當年被打的全壘打數,分子則是伸卡球所被打的全壘打數。(意即:5/9,全年被打9轟,其中5轟是打伸卡球)

圖中可以發現,伸卡球的被打中比例過高。你可能會想,伸卡球就是要投給對手打阿~打成滾地球解決他就好。但是數據顯示,Hand的伸卡球沒辦法有效解決打者,不管由WRC+還是被打擊率看來都不是個具壓制力的球種。

講到這邊,只是解釋了為什麼放棄伸卡球

就歷年成績看來,放棄伸卡球不足以讓Hand的滾地球比例大降。因此我認為還有別的原因。

於是我把2018、2019的三個球種的進階資料做比對。

在我放上圖表前,我先講一下等等圖表中會出現的名詞解釋。

(V-move:vertical movement,垂直位移;H-move:horizontal movement,水平位移;V-Release:垂直出手點;H-Release:水平出手點;spin axis:旋轉軸;spin rate:轉速;GB%:滾地球比例;FB%:飛球比例),其中spin axis的單位是"度",如圖所示:

也就是球座標,旋轉中心平面與水平面的夾角,這個角度使用的是廣義角,也就是四個象限角,0°~360°。好了如果你看到數學就頭痛,只要知道:「這個數據可以看出球旋轉的方向。」即可。

於是把數據整理如上表,我特別把滑球塗色,因為滑球有出現改變

從出手點看來,19年的放球點相較18年更加遠離自己身體出手,而且也較低;而從轉軸而言,旋轉方向也平了些,連帶使垂直位移減少,水平位移增加

試想想一顆滑球,當垂直位移很大時,出棒時很容易打到球的上緣形成滾地球。而這顆球的下墜幅度沒那麼大後,卻維持或是略增了水平位移,出棒時右打者易擊中球棒的細端部位造成擠壓;左打者則易擊中棒頭而切到球,形成不營養的飛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