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9
作者:vantora

當塵埃終於落定,塞爾提克的下一步該踏向何方?

這也許是Irving最後一次披上綠衫(Zimbio) Kyrie Irving在2017年暑假要求交易後引起的連鎖效應,終於在塞爾提克慘遭密爾瓦基公鹿隊無情屠殺後畫下一個可能的句點。說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許很意外,但塞爾提克第一個能做的事情其實是試圖交易Irving。當然,Irving還沒有決定離開波士頓,而且是由他來決定未來而非塞爾提克。但就像兩年前塞爾提克不得不跟爵士隊討論交易Hayward一般,塞爾提克不僅有給出較高薪資的條件,也可以透過交易幫助下家減輕些負擔。除非接手Irving的球隊可以毫無懸念的直接裸簽,否則如果這些球隊想要在簽下Irving甚至另一個頂薪球員之後依然保持競爭力,找塞爾提克談交易並非不可能。

而談交易大概是Danny Ainge最快樂也少數真的做得好的事情。

Horford與Baynes都擁有球員選擇權能跳脫合約(Zimbio)

對塞爾提克而言最麻煩的地方是並非把原本要給Irving的那張頂薪給其他球員就好如此簡單。理論上如果Irving、Al Horford與Aaron Baynes都動用球員選擇權,塞爾提克的保證合約僅有六千萬美金,雖然不足以開出兩張頂薪合約,但也有超過一張頂薪的空間。但實際上我們都清楚Horford離開塞爾提克後絕無可能拿到同樣一年三千萬美金的薪水,如果加上他與Baynes共三千五百萬美金的薪資,塞爾提克的薪資是接近薪資上限的一億美金,因此實際上能夠從自由市場上爭取球員的籌碼相當有限,也不可能開出任何一張頂薪給其他球員。

對塞爾提克而言,下個月就滿33歲的Horford是陣中最重要的球員之一,在本季每個球員都自我膨脹之前,Horford就是包辦所有雜事的那個人。但對塞爾提克之外的球隊,Horford的年紀與傷病史不容小覷,因此要給Horford一張超過兩年的合約恐怕都值得考慮,這也是塞爾提克相對占優勢的地方。撇開Irving帶來的問題,Horford在塞爾提克待得相當舒適,Brad Stevens的系統更是幾乎專為他而生,因此離開塞爾提克的機率不高。比較可能的方向是與Horford重新簽約,將年數拉長但年薪降低,一方面塞爾提克在Irving離開後無疑更需要Horford,另一方面,這樣也有助於舒緩球隊的薪資壓力,畢竟Hayward下一季將近三千三百萬美金的薪資只能默默承受。

這一季的Rozier吞下無數無數的委屈(Zimbio)

假若Irving最後如預期離隊,問題就在於要如何填補控球後衛的缺口。原本季中沒有交易Rozier的考量之一可能就是做這個時候的備胎,但在賽後的訪問裡Rozier自認為球隊犧牲最多(事實上是),但外界對他並不公平(事實上的確是),儘管他說自己不抱怨(這要看跟誰比),卻看得出他對這一個球季的許多事情有非常多的不滿。

這些不滿,這些塞爾提克制服組與教練團無能處理甚至放任不管的諸多不滿,正是這支球隊最後分崩離析的原因,也是最後自己要承受的惡果。

這也讓Rozier是否能夠回到塞爾提克成為問號。雖然許多解讀都認為Rozier將不會回到塞爾提克,甚至會努力地簽下一紙讓塞爾提克無力匹配的大約,但現實是塞爾提克依然握有控制權,除非有球隊願意開出長年大約,否則沒有Irving的塞爾提克其實有相當的餘裕可以跟進合約。

在球隊缺少一個控衛,而這個控衛在先發時打得極好,當成為問題的人被解決後,問題其實會隨著時間緩解。

關鍵就在於是否有球隊願意開出合約。對Rozier最不利的是這個球季光是平均得分超過十分的控球後衛就有14位之多,助攻超過五次的也有10位,在待選者眾下,願意將RFA列入考慮又開出長年大約的球隊恐怕並不如Rozier陣營想像得多,除非Rozier鐵了心不願意重返塞爾提克,否則中間的協商在所難免。

對塞爾提克而言,市場上的控球後衛人選充足,即使Rozier想走,塞爾提克還是可以在市場上找到替代者,例如被七六人耽誤的T.J. McConnell就是非常好的選擇,而最不濟,塞爾提克大可皆大歡喜的簽回Thomas。

如果連Thomas都一直願意回到波士頓,這世界還有甚麼不可能的?

出了波士頓,大多數人對Theis的印象大抵都是如此(Zimbio)

除了控衛,中鋒也是塞爾提克的問題所在。除了Horford與Baynes為球員選擇權外,替補中鋒Daniel Theis也結束兩年合約成為RFA。在Guerschon Yabusele沒有未來性可言,而Robert Williams這個球季幾乎荒廢下,塞爾提克的禁區還是得要倚賴有經驗的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