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0

【讀者投書】既是天使也是魔鬼:鷹眼挑戰究竟需不需要?

還記得2017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冠軍戰,由費德勒(Roger Federer)和納達爾(Rafael Nadal)上演了一場五盤大戰,最終由當時已經35歲的費德勒拿下冠軍,而這場比賽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地...

請繼續往下閱讀

youuyouu

我想到賈拉雷加那場因為誤判而失去的完全比賽才是真的可惜了, 所以輔助判決真的有其必要性,還有壘審曾經被連續三次挑戰成功的情況也有點好笑..

還記得2017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冠軍戰,由費德勒(Roger Federer)和納達爾(Rafael Nadal)上演了一場五盤大戰,最終由當時已經35歲的費德勒拿下冠軍,而這場比賽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地方除了是兩大天王在決賽睽違已久的對決,還有費德勒在冠軍點時緊盯大螢幕看著鷹眼判決,最後欣喜若狂跳起來慶祝得冠的模樣。

鷹眼挑戰(即時回放系統)在網球界其實已經施行多年,早在2006年8月起,四大公開賽之一的美網就已經開始實施,隨後澳網和溫網也都跟進,唯獨紅土場地的法網不打算引進鷹眼挑戰系統,因為紅土地上通常會留下網球的球印。選手在每盤有3次挑戰權,可以針對有疑慮的判決提出挑戰,對球界人士來說這無疑提升了網球比賽的品質,降低了誤判影響比賽結果的風險。

不過,誤判不只出現在網球場上,棒球、籃球等運動比賽也都會發生,所以美國職棒也在2014年球季訂定挑戰規則,可挑戰的項目有全壘打、界內外球,安全上壘與否等,每支隊伍每場比賽最多擁有兩次挑戰權,第一次挑戰成功改判的話可以獲得第二次的挑戰權,反之則無。隔年中華職棒也跟進新增電視輔助判決,今年球季改變規則,即使第一次挑戰失敗仍有第二次挑戰的機會。

日本職棒則至2018年球季才開始推行,名稱也比較特別,不像美國職棒用「挑戰(challenge)」這個說法,日本的名稱「請求(request)」相較之下柔和許多。而NBA的隊伍雖然沒有權利向裁判要求看重播畫面輔助判決,但裁判如果對判決有疑慮經討論後也可以自行觀看。

由此可知,即時重播輔助判決在運動界儼然成為一股趨勢,或者不可或缺的元素。儘管這個系統為比賽減少了誤判,仍舊有人傾向不支持這項規則。NBA金州勇士隊的教頭Steven Kerr就曾說過:「難道就不能捨棄這些嗎?我們雖然想要對球隊有利的吹判,但全場2萬名觀眾就得這樣乾坐著浪費時間。比賽中所有的吹判都值得我們去懷疑其正確性,那為何要為了某個判決特別停下來、延遲比賽呢?即時重播是件非常可笑的事。」

而費德勒2017年在澳網封王那次的挑戰是個很特別的例子,因為它可以是挑戰的負面例子也可以是正面案例,端看大家如何解讀。先說明一下當時的賽況:費德勒在自己的發球局來到賽末點,趁著納達爾的接發球過短逮到機會回擊了一顆在線邊的致勝球,線審沒喊出界,但納達爾提出挑戰認為應該是出界。

 


( 2017 年澳網冠軍戰精華 )

鷹眼結果出爐,球的確壓在線上,納達爾的挑戰失敗宣告了費德勒奪下冠軍。而當成負面案例的原因是,如果沒有挑戰規則納達爾將無法挑戰,費德勒便可以在確認對方未回擊球後的瞬間開心地躺在地上慶祝,所以挑戰耽誤了他的喜悅;正面的原因是,若沒有挑戰規則,納達爾將可能對費德勒的勝利抱持疑慮,心理上會有些不舒服,透過挑戰至少會覺得這球輸得心甘情願。

而就筆者個人而言,其實是支持挑戰規則的。在以前還沒有即時回放系統的年代,每每在慢動作重播時看到裁判嚴重的誤判,甚至因為這個誤判害得支持的球隊輸掉比賽,我總是在電視機前氣得牙癢癢,但最後也只能告訴自己:「誤判也是比賽的一部份呀。」而這幾年不一樣了,因為有了電視輔助判決系統,所以我們對比賽的公平性、判決的正確性有更多的要求。

以中華職棒為例,2018年上半季的電視輔助判決一共有88次,其中挑戰成功共有46次,成功率達52.27%(資料來源:麥卡貝)。這樣的比例不低,顯現挑戰權對比賽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球隊或球員在比賽中對有疑慮的判決提出挑戰,可以提升判決的精確度,當然了,這也更加考驗裁判老師的眼睛,我想這不可免俗地的確是科技發展進步下的產物,也必須花比較多時間,但這使得球賽的品質更好、間接促成裁判素質提升,身為球迷的我們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由讀者吳嘉倪投書刊登】

 

延伸閱讀:

輸二贏三的大逆轉的關鍵--談鷹眼挑戰規則與主審權力

裁判案例探討 - 當鷹眼不管用的時候?

鷹眼怎麼運作? 海碩盃帶你一探究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