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
作者:Chris 02

MLB分析 / 與神擁抱後的「菊池雄星」

「3月21號在東京巨蛋鈴木一朗前落下男兒淚」、「一朗的引退日是他的初登板」、「花捲東高校王牌」、「09年四強賽淚灑甲子園」、「17年日職的勝投王防禦率王」。是的~今天專欄的主角正是目前效力西雅圖水手隊...

請繼續往下閱讀

「3月21號在東京巨蛋鈴木一朗前落下男兒淚」、「一朗的引退日是他的初登板」、「花捲東高校王牌」、「09年四強賽淚灑甲子園」、「17年日職的勝投王防禦率王」。是的~今天專欄的主角正是目前效力西雅圖水手隊戰績2勝1敗防禦率3.64 的「菊池雄星」!

※以下文章所有數據成績皆截取自5/15前

▲圖取自水手隊臉書粉絲團

4年5600萬加盟水手的那一刻起菊池的一舉一動備受矚目,網路不斷瘋傳他以前淚灑甲子園的影片,以及他極為獨特的投球姿勢,大家都對他抱有高度期待,而時隔近兩個月菊池已經在大聯盟的賽場上投了54.1局繳出3.64的ERA,這個成績比我想像中的來得好,但對於部分人來說可能就「期待越高失望越大」,這時我總會說「不期不待沒有傷害」。拉回正題,這張看似「平凡」的成績單,確實也讓菊池的關注度越來越「平凡」。

▲圖為水手隊先發投手群2019年成績

我並不認為他的成績很平凡,從上面這張圖可以看出菊池的確是在水手隊扛起了重要的2號先發,也跟外界原先的猜測差不多,因為以他目前的戰績去了較強的先發輪值大概也是落在3、4號先發位置,而我原先預期菊池頭兩個月大概防禦率會落在3字頭末4字頭初,原因有三個。

第一、雖然是個豪腕左投但球速這種東西很少人能靠著這個在大聯盟生存,更何況是個先發投手。

第二、菊池缺少了普遍日本左投該有的一顆必殺技—「指叉球」,所以我當時有點擔心菊池會因為沒有這顆決勝球導致兩好球之後解決不了打者。

第三、最普遍的原因「水土不服」。

結果上述三個菊池克服了「2.5個」!

▲菊池今年逐場投球數據

▲菊池逐場球種分數(Pitch Value)

從逐場投球數據來形容菊池的表現是「投的不差,但也沒有很好」,不差的地方在於今年先發的九場比賽當中,只有兩場比賽自責分超過三分,而且嚴格來說只有對上天使那場有點小爆炸的情況,今年都還沒有面臨短局數被灌大局的情況發生,而沒有很好的地方是指菊池現在還只是及格邊緣,若把時間軸繼續往後拉,數據不一定會像現在這樣,原因就在於他的FIP與xFIP是有點讓人擔憂的4.09、4.13。

下面這張球種分數圖,分數越高代表該球種品質好壓制力也夠,對照上面的逐場戰績,可以發現4/5對戰白襪與4/20對戰天使的比賽是今年比賽內容較為不理想的兩場先發,而這兩場共通點在於「直球壓制力不足」,天使那場又加上滑球也失靈所以被敲了10支安打,所以前面所說到菊池的新人年克服了2.5個問題,剩下那半個就是來自他的「直球」。

(翻攝自埼玉西武ライオンズ粉專)

2017年是菊池在日職的生涯年,當年他憑藉著均速148公里、Pitch Value累積分數高達27分的「直球」,殺翻日職,而隔年因傷勢影響直球威力驟降,而菊池自己也知道這點,所以他在配球上做了一些改變,就是滑球使用比率增加,來掩護威力下降的直球。

2019年菊池雄星球種使用比率:

直球:50.5% 滑球:23.8% 曲球:22.6% 變速球:3.1%

 

從日職到美職最大的差異就是面對的「打者」,所以菊池在配球上勢必也要跟著做變化,2018年他的直球與滑球使用比是48.6%、34.7%,基本上就是直、滑、直、滑....,不過來到美職有趣的是他多了一項祕密武器—「曲球」。

Joey Votto:現在這個聯盟裡,沒有太多投手能投出這樣的曲球,大概就是道奇的柳賢振、克蕭(Clayton Kershaw),或許再加上幾個其他投手,只有他們這幾個左投才能投出傳統的曲球,非常有潛力。

春訓時被三振的Joey Votto是如此評價這顆曲球,而這顆球也成為了菊池今年的好夥伴,時常在比賽時可以看到他會用這顆球走在最前面來搶好球數,有時又會在兩好球之後突然使用這顆球,讓誤以為他要使用必殺技「滑球」的打者們反應不及,而這顆曲球我認為雖然不是作為菊池主要武器,但使用的時機都收到了「出奇兵」的效果,因此也讓他今年在曲球的使用比例上增加許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