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作者:santa

來自贊助商的母親節童話 - Dream with whom?

在母親節的這一天,一個動人心弦的廣告被放上了Youtube,鼓勵女子運動員們「一起作夢」,擺脫以往的性別束縛,成為一位洋基女性棒球員!表現得比Serena Williams還要傑出!用表現終結性別上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母親節的這一天,一個動人心弦的廣告被放上了Youtube,鼓勵女子運動員們「一起作夢」,擺脫以往的性別束縛,成為一位洋基女性棒球員!表現得比Serena Williams還要傑出!用表現終結性別上的歧視!改變在運動裡的刻板性別形象!廣告裡集結了Gabby Douglas、Sue Bird、Elena Della Donne、Lacey Baker、Scout Bassett、Alex Morgan、Megan Rapinoe還有Mallory Pugh等著名運動選手,浩大的場面再加上感動的台詞,讓廣告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了三百多萬次點擊。

 

Dream With US:

 

這是個美好的母親節廣告,可能為Nike帶來了人氣與銷量,可是三屆美國冠軍及奧運參賽者Alysia Montaño卻認為如果Nike想要大聲說出這些口號,需要實際證明那些口號並不是個童話。 原文網址

 

許多運動贊助公司都宣稱他們大力支持女性運動。如Nike在二月時推出的廣告,這部影片受到了大眾的注目,因為片中包含了各種女性運動員的精彩畫面。而在母親節的這一天,Nike又再次放出了一部影片提倡性別平等。

 

Nike於二月播放的廣告 - Dream Crazier:

 

但那些,都只是廣告而已。

 

在田徑這一類的運動上,經濟是與那些職業運動比如籃球或足球大有差別的。在徑賽場上,運動選手並沒有辦法領到聯盟所提供的固定薪水。反之,他們的收入主要來自於贊助商Nike、Asics等的合約。

在這個類別的最佳選手可以透過贏得獎金的方式來補充收入;但對大部分的選手來說 - 他們大多也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 - 只能與單一公司簽下長達五到六年的綁定合同。所以對大部分的選手而言,他們只是透過他們熱愛且擅長的運動養家餬口,他們並不會成為富翁。

運動有時會對身體抽取重稅(受傷),贊助商們也大多能容納運動員們受傷休養,不過他們卻極少給予懷孕生子同樣的寬容。

而四位替Nike談判田徑類的合約的主管也都是男性。

 

 

「懷孕對女性運動員來說就是死亡之吻,我絕對不會告訴Nike我懷孕的事情。」Phoebe Wright這位2010到2016被Nike贊助的跑者說。超過十數名的徑賽運動員、經紀人或著是對行業知之甚深的人員都說這間億萬產業的公司鼓吹女性結成家庭,但並不保證在懷孕或育嬰期間的薪水。

對於奧運選手Kara Goucher來說,身為母親的她最痛苦的時刻不是在孩子2010出生後的一週內就重新開始訓練,也不是當醫生要求她選擇運動或哺乳的其中一項。她最痛苦的那一刻是Nike告訴她在她再次上場之前將會停止支付薪水,她只好將孩子出生三月後的一項半馬賽事排入行程。不幸的是她的兒子突發重病,她又再次進退維谷:是要陪伴孩子還是為了她的薪水而跑。

她最終選擇了繼續參賽。「我覺得我需要把他丟在醫院裡,然後離開重新跑步,而不能像一個普通母親一樣地陪伴他。」Goucher一邊回憶一邊淚流地說著:「我真的沒辦法原諒自己。」

 

為了身為人母而跑的Kara Goucher: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Nike承認在部分的合約裡面有註明如果運動員懷孕將會減少支薪,但他們也說這個政策在2018後已經修正讓運動員不再受罰。不過Nike拒絕說明這些改變是否已經記載在合約裡。根據一份2019 Nike田徑類合約所書,Nike有權因為選手未達到某些水準(如世界前五)而減少支薪,但並沒有明列有關生育、懷孕或育嬰的部分。

許多紐時的受訪者要求匿名,因為他們怕之後遭到報復,或著說他們有簽署保密協定,這可能也解釋了為什麼那些合約細節難以得見。

許多美國法律保護工作中懷孕的女性,讓她們不會被開除,可是職業運動員更像是獨立契約者,讓她們的合約缺乏保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