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5/16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灰熊神運抽到榜眼籤。

2019年是樂透籤改制的第一年,昨天5/15抽籤結果出爐,馬上讓各隊體會到它的威力,幸運的,灰熊這次站在贏家那一方。儘管沒贏得狀元籤,但能以6.3%的機率從第八順位往上抽到榜眼籤足夠讓...

作者:韋恩

高涵謙

2000 年是 NBA 選秀最黯淡的一年,1998灰熊選的 Mike Bibby,1999年選的 Steve Francis 都是明星級的控球後衛,2009 年有機會選到的Curry Harden 則是 MVP 等級的控球後衛,可以說灰熊選控球後衛的期望值非常高,灰熊真的應該在賭一次。

韋恩

不管選哪一個都好 ,重點還是怎麼養成,只不過近8年灰熊的養成成績讓人感到害怕。

高涵謙

養成的重要性真的不容置疑,2017年的控球後衛大年,在尼克煉蠱的 Frank Ntilikina 、 Dennis Smith很可能無法達到選秀的天花板,而目前表現最好的 De'Aaron Fox就是受益於 國王的養成跟體系。

境鏡靜

是否可以跟太陽談談康利得交易呢?大家都知道太陽需要控衛,然後最近又在思考要不要交易二年級新秀JJ。
若是如此拿康利與太陽交易JJ還有一位綠葉,再搭選秀籤,搭配續約中鋒,那球隊的基本隊形就到位了,就看怎麼培養了。

fb - 郭志偉

交易康利,JV和AB都不會想留在灰熊

陸仁賈

要是可以拿到josh jackson, 那灰熊就有5j前鋒連線了,聽起來頗威

韋恩

太陽有不錯的籌碼面可以談,不過總管JJ似乎對康利不感興趣。而且今年FA市場有蠻多控衛選擇。太陽在市場上先找控衛會比較恰當

fb - 郭志偉

太陽前途未明,康利合約走完也不會留在太陽

境鏡靜

@fb - 郭志偉
看起來灰熊的前途也沒有很名啊。

fb - 郭志偉

@境鏡靜 如作者所說的除非康利一定要走,要不然現在不是好的交易時間點。
我要今年六號簽+bridges+T.Warren
這樣你會想交易

境鏡靜

@fb - 郭志偉
我想不要把事情都混在一起談會比較清晰一點。
是大大您說太陽前途未明,康力合約走完也不會留在太陽。
那同樣的狀況也是發生在灰熊隊上不是嗎?

fb - 郭志偉

@境鏡靜 在灰熊可以為了人情,把康利交易到奪冠隊,如果換隊那就難了

高涵謙

灰熊近年的養成不算優秀,Josh Jackson 這種狀況多的球員,恐怕很難養起來,然後今年自由市場是控球後衛大年,太陽大可不必跟灰熊交易 Mike Conley ,Mike Conley交易價值最高點應該在季中,季後賽球隊要拚季後賽時。

Chou-Li Chen

之前被太陽開除的Koko教練,現在似乎還沒有找到工作(?
或許灰熊可以考慮一下
尤其這個教練的體系對控衛的能力有一定要求
不論Conley或者最後選了Morant,對教練來說應該都是足夠放心的人選吧

韋恩

承你貴言,KoKo最近來面試了。KoKo戰術素養夠高,我個人也很喜歡他當教練,希望高層能多考慮一下KoKo

DingWei

我是支持灰熊選RJ

Brooks+RJ+JJJ組成的攻守均衡鋒線,球風既不衝突、又能相互配合,我好想看啊

 

2019年是樂透籤改制的第一年,昨天5/15抽籤結果出爐,馬上讓各隊體會到它的威力,幸運的,灰熊這次站在贏家那一方。儘管沒贏得狀元籤,但能以6.3%的機率從第八順位往上抽到榜眼籤足夠讓高層欣喜若狂,這也是灰熊搬到曼菲斯後第三次抽籤順位上升,往上提升6個順位是隊史最大升幅。

或許是因為新手運吧,灰熊管理層一個月前才大震盪,Jason Wexler與 Zach Kleiman成為新科球隊營運總裁與副總裁,籃球方面的決策由Kleiman取代原來總管Chris Wallace直接負責。鑑於今年的選秀深度普遍看衰,前三順位之後素質有明顯落差,所以除非灰熊能抽進前三,要不然高層的目標是希望今年能趕快把籤還給賽爾迪克,當然最後抽到榜眼無法還籤,不過「意外的神抽」對體質不良的灰熊有莫大的幫助,這樣結局相信是Kleiman樂意承受的,才剛上任就碰到這種好事,只能用強運來形容。

 

Conley的去留會影響榜眼人選嗎? 

抽中二號籤並沒有減低管理層一籮筐代辦事項的決策難度,除了懸空的總教練人選必須加快腳步尋找之外,是否要交易球隊當家控衛Mike Conley也是需要制服組頭痛的難題,教練人選,Conley的去留,榜眼籤的選擇三者會有蠻高的關聯性。

 

沒意外的話,二號籤人選會從Murray State的Ja Morant與Duke的R.J. Barrett兩人之間做選擇。雖然位置不同,但兩人提供的即戰力與未來性在本屆都屬於頂尖層級,整體評價Morant略高一點但差距不大,因此不管選哪一個都適合與18年新秀 Jaren Jackson Jr.(簡稱JJJ)一同成長,這點對球隊整體規劃有很大幫助,也是30歲的Conley處境比較尷尬的原因。

不過,灰熊還是有短期目標需要先達成; 這季沒還到籤,2020年變成前六保護首輪籤在賽爾迪克手上,到了2021年就變成無保護,以風險角度來看能在2020年把籤還掉對灰熊是最好的結果。以此為出發點來看,保留Conley才是最保險的作法。

因此如果灰熊決定保留現有陣容,下季衝一坡還籤,選擇Duke的R.J.Barrett直接頂上空缺的先發小前鋒就較為合理。他的得分技巧與多樣性能立即補足灰熊貧乏多年的得分能力,尤其現在聯盟風氣側翼當道,6-7吋的Barrett與6-11吋的JJJ前場陣容在未來也能讓灰熊在身材上佔有很大優勢。

反之,如果球隊決定交易Conley,那選擇Ja Morant當未來主控會是更好的選擇。過去歷史有許多案例證明擁有頂級控衛的重建球隊能更快速的重返競爭行列,而Morant的體能與各項技巧無疑是頂級水準,縮短重建行程對於小市場的曼非斯是很重要的誘因。他的持球突破能力與JJJ的防守能力,一前一後,一攻一守的搭配在球隊配置上也更為平衡,未來重建道路上灰熊挑選其他位置的靈活性也較高。

除此之外,有沒有可能留下Conley也照樣選Morant呢?雖然我個人是不喜歡雙控衛配置,不過近年來許多球隊喜歡擺上有多個處理球的球員,因此現階段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Conley能不能與Morant共存可能要等球隊試訓後才會有更明朗的答案。

‘’ 我們好運抽到二號籤,接下來會審視所有可能,找到對球隊短程目標與未來計畫都好的決定‘’

‘’ 抽籤結果不會打亂球隊找教練的時間表,我們會依照原有的步調穩定前進‘’。 

新總裁Wexler接受訪問時回答著。當然,都是些沒什麼營養的官方回答,距離開獎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不期望球團能透露任何未來方針,只期望不管最後選擇哪一個,都是新團隊有明確藍圖下的決定。

 

榜眼籤歷史告訴我們別高興太早

‘’我常常說做任何事只要我夠聰明,那好運就會來; 現在我們必須要開始聰明點並且持續聰明下來,這樣會有更多好運來敲門‘’。 灰熊副總裁Kleiman接受訪問時說道。

回顧灰熊榜眼籤歷史,或許他真的該謹慎一點比較好。

1998年當時還在溫哥華的灰熊選Mike Bibby,有很好的球員生涯,不過Bibby開始發光的地方卻不是在灰熊,是在國王; 1999年選Steve Francis,不願意加盟迫使球隊交易到火箭,2000年選Stromile Swift,只在聯盟打了7個球季,29歲就消失在NBA裡。2003年從第六順位抽到第二,但那年必須還籤給底特律,好運氣為人作嫁。2009年一樣從第六抽到第二順位,跳過Harden跳過Curry選Hasheem Thabeet,這個我想不用多說,是歷史性的災難眼光。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