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作者:santa

公鹿賽場邊的熟悉面孔 - Dick Garrett

原文網址 Photo via NY Times Dick Garrett並不是那種會吸引目光的人,許多公鹿隊的工作者可能與他同事了整季還不知道他與球隊的特別關聯,甚至許多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文網址 

Photo via NY Times

 

Dick Garrett並不是那種會吸引目光的人,許多公鹿隊的工作者可能與他同事了整季還不知道他與球隊的特別關聯,甚至許多坐在他負責區域的常客也不知此事。所以當Peter Feigin在2014成為球隊主席時,他也僅認為Garrett是一位受歡迎的員工,因為Garrett很少談及自己的事。直到Peter Feigin在就任的幾個月後的昔日球員晚宴上又看到了Garrett。

「Dick,你在這裡做什麼?」Feigin對於自己的蠢問題記得相當清楚。

Feigin鬧了一個大笑話,也許他應該知道Garrett是1974年公鹿隊前一次打進冠軍賽時的隊員,或著他也許該知道眼前這位曾在湖人時進過新秀隊,或著知道片刻Garrett在NBA的五年球員生涯。

不過Feigin隨後也知道這就是Garrett的人格特質,總是很少談到自己。當人們問起他在NBA的日子時,Garrett總會說「喔,我就是打過一段時間的球。」之類的話。他更喜歡談論的是他的家庭、他打高爾夫的表現或著是他在米勒啤酒的28年銷售時光。

「每回進到球館,我還是有相同的感覺,直到有天我的老身體告訴我要稍停一下了。」Garrett說。

 

他的工作有點多樣化,觀眾的控管、迎賓、招待還有偶爾的粉絲擔當。這個球季公鹿的表現超乎期待,他們在週五晚間再戰暴龍時,Garrett會在108區的一張折摺椅前看著觀眾、幫忙人們入座、歡迎老朋友們,也許再跟幾個意外認出他的人合照,還有替目前以1-0取得系列賽領先的公鹿歡呼。

他總是會為公鹿而歡呼。

「嗯,我們不應該這麼做,但我也不想坐著不動。」Garrett說。

這份工作讓他可以離家並讓他與籃球連結在一起。這許多年來,他已經看了足夠的籃球 - 有時好,有時壞;但他特別感謝的是他的前排座位讓他得以欣賞Giannis Antetokoumpo的成長。他在Antetokoumpo生涯初期時便覺得這會是位卓越的球員,因為Antetokoumpo總會提早數小時到場練球。

「而且他很努力。」Garrett說。

帶著黑白相間鬍鬚及微笑的Garrett真的了解努力的定義。他和太太Penny在他大四時成婚,而Penny懷孕時,湖人在1969選秀會第二輪挑選了Garrett。他還是透過朋友的來訪才知道這個消息。

 

「Dick是個可靠的球員。」Wayne Embry這位長任NBA行政人員在電話訪談中說道:「並不炫目。傑出的防守者,而且他總是注意著整個球場。」

身為一位六呎三吋的雙能衛,Garrett在場上的生涯裡擔當過許多角色。在69-70球季,他以平均11.6的成績擔任Wilt Chamberlain、Jerry West及Elgin Baylor身邊的先發球員。湖人在該年的冠軍戰對上尼克,而與Garrett最常對位的就是他的大學隊友Walt Frazier,Garrett也在那些比賽裡帶給Frazier不少挑戰。

可是第七戰時,就是受傷的Willis Reed右腿纏滿了繃帶,由麥迪遜花園廣場的球員通道裡步出的那場比賽。Garrett早早吞下三犯,而Frazier拿下36分和19助攻帶尼克拿下首次總冠軍。

「他就是逞了些威風。」Garrett說。

Garrett在接下來的三季為新加入聯盟的水牛城勇士隊(現洛杉磯快艇)效力,並在73-74球季開始時加入尼克。但尼克簽下他只為了填補受傷的Earl Monroe,在Monroe歸隊後,Garrett也被釋出。他最後落腳當年以Kareem Abdul-Jabbar及Oscar Robertson領軍而衝到冠軍戰的公鹿。

 

那個系列賽給了Garrett錯綜複雜的感受,在公鹿與波士頓塞爾提克決戰的七場裡,他只上場了零碎的時間。休季幾次的談約都告吹後,他找了份賣保險的工作。他有一個家庭要顧,而當年的NBA實在沒有錢途。

但他還是會想起那突然結束的NBA生涯。

「有幾年時,我想起那些日子會有種苦澀感。」他說「但那之後我也了解,生命苦短,不要總是拿來生氣跟痛苦。我告訴自己『忘了吧!Dick!去工作然後開心點,生活總要繼續下去。』而且我知道我算很幸運了,我的很多朋友都不像我曾到過NBA。」

Garrett的好鬥只能在密爾瓦基附近的業餘聯盟裡發洩。他記得有一年冬天他的球隊在六十場比賽裡贏下了五十九場。他有時也會當公鹿練習的陪練員。當年公鹿的教練Don Nelson總會在缺人時叫上Garrett,而Garrett覺得自己其實打得不錯。也許那時他需要給Nelson一些訊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