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

SBL App工作日誌(十) : 如何改善台灣籃球的環境

在開始文章之前,筆者需在此先聲明: 一、此計畫純粹為個人願景,有可能過於天馬行空,亦或是嘗試後失敗。 二、此計畫為進行式,工作日誌的內文與進度皆為前些日子的進度。 三、過程中我所...

作者:Lupha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外,現在籃協理事長並不是全職在做這件事,甚至我相信從籃協得到的資源只能說是九牛一毛,縱使他真的對籃球很有興趣,他自然沒有辦法全心投入在這件事上。他還要做彰化縣議長的事,籃協感覺上就是雞肋。如果你平時上班之餘,私底下也有接手幾個小案子,你當然不會以這些小案子為生活中心。所以讓其他人專職經營一個聯賽,自然事在好不過的事情。


最後,光是行銷不用再發包出去就已經是相當大的改變了,過往行銷公司隔幾年就換一家,而對於行銷公司來說他們只需要認真地將本分做好即可,甚至過往行銷的成果在隔一年後又會歸零。各位不妨去FB搜尋一下SBL的粉絲專業,各位甚至可以看到兩個呢(過往行銷公司經營的粉專跟現在的粉專),有些淺層的粉絲可能在這粉絲專業轉換的過程中就掉了。如果職業化,行銷的結果是會影響到公司的存亡的,危機意識多少會有點差異。

 

Q: 行銷公司到底有沒有在做事
"有! 只是規模小所以看不到"

就我所知,今年SBL的行銷團隊是一支人數大約10人左右的公司,對於他們來說,能夠經營粉絲專業、回覆粉絲的問題、主辦明星賽、主場日宣傳、季後賽以及總冠軍賽的宣傳,這已經算是不錯的成績,更何況我相信他們在這一整季應該不可能只有接SBL的行銷案。這樣聽起來他們的工作量是否已經比你想像中的多了呢?
 

有些人可能會說,就是要把SBL的品牌好好打造好,行銷公司的口碑才會好! 之後才會有後續更多的案子,巧的是我周遭所有自己接案的人大概也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只是當你的規模到達了一定的程度,每個月要養人就要花掉大量的開銷時,你只會求起速度。這我有相當深刻的體會,因為過去當公司的財務吃緊時,我總是得要逼著美術放掉他們的美感,改求完成速度。因為每個月公司就要付出30幾萬的薪水給員工。當然,我們還是看到不少成功的公司,其作品確實幫他們製造了相當好的口碑。但如果公司窮起來時,周轉跟口碑是很難兼顧的事。

 

Q: 主客場制台灣到底能不能做?
"可以! 這成本可能不是現在能負荷的了的,偏偏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我們先來看幾個成功跟失敗的例子
日本的主客場制算成功吧? 起碼他們目前各個大城市都有球隊之外,有些較小的城市甚至還是強權,像琉球國王隊。對於比較不被重視的琉球來說,他們的球隊能夠成為日本籃球聯賽的強權,一定是很值得驕傲的事。 我們再來看看失敗的例子,哈薩克的主客場制差異很大,若是在他們首都Astana打,一定用的是超高檔的體育館(外圍還有一圈騎腳踏車的跑道),而如果去到了Aktau的主場,那場館大概連我大學的球場都比不上,另外Astana B.C幾乎聚集了所有的哈薩克國手。

 

代表城鄉差距大的地方不適合辦主客場嗎? 我倒認為未必,南韓的KBL辦的也頗棒的,他們的城鄉差距也很大,但他們的主客場還是經營的有聲有色,我到覺得是差異在於,各隊的財力差距。哈薩克的球隊窮起來跟系隊差不多,而有錢的Astana則又有職業等級的水準,要不是因為Almaty有些機會抗衡,否則哈薩克聯賽連看都不用看也知道誰會拿冠軍。所以我們的6支待職業化的球隊都有能力經營主客場了嗎? 他們大概玩不過富邦,但我認為要其他球隊認養城市是有一點機會。

 

再來,地方政府得要一起配合才行,我們看到桃園政府是如此的積極,Lamigo跟璞園都相當認真的再經營桃園主場,璞園粉絲專業也時常有前往桃園各校教導小朋友打球的活動,相較於其他縣市,看起來冠名都只是冠好玩的,但理由我相信也很簡單,他們不認為贊助這些SBL球隊能夠提升市政滿意度。

 

我到覺得,如果現在要推動主客場的成本太高,不妨可以先效仿過去的主場週活動,只是將主場週活動的範圍增加到全台灣,這在前一季其實有執行,但沒有執行的很徹底,金酒的主場雖然都在高雄,但有許多球隊的主場週是在重複的地區,如果能改成這一週職籃在高雄舉辦,都是金酒的專屬主場、下週在台中舉辦,都是台啤的主場,製造出馬戲團進城的效果,先提升進場人數也不遲。因為現在職籃還不確定有賺錢的情況下,很難有球隊會接受自己去看球文化還沒有很成熟的城市,我自己有去過那一季金酒的高雄主場...人數慘不忍睹。若全台灣都開始有在關注職籃了,相信各隊要前往哪個城市應該都很會很有意願、政府也會迫不急待想要領養球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