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5/24

讓大家知道你的名字--Denzel Ward

Denzel Ward ,2018年的第四順位秀,與Baker Mayfield同被布朗隊選中,但相對於Mayfield選前就被評為前五順位素質的鎂光燈。Ward中選當下遭受到的酸言酸語,說實在話,是...

作者:oymai

fb - 王俊博

denzel ward明明預測也是第五順位好不好。當年布朗明明就缺後場防守只是因為相比後場防守前場防守的chubb在防守的影響力因為位置關係比較重要。但其實前場有garret,所以其實也不是說沒有前場防守。反而是baker比較驚訝因為他身高關係排第一比較另人驚訝,大家對這選項比較多的質疑。和第一輪選秀當先發有什麼好驚訝。第一輪不是明星就算選的失敗。而ward最後也選上明星賽。所以應該是要讚美他當上明星吧。

oymai

的確,如果單以是否為先發來審視首輪新秀,的確是我的失誤。但我想表達的是,其實當下Twitter對布朗這個選秀真的是罵聲連連,尤其是放過您所提到的Bradley Chubb,Ward雖然是當年排名第一的角衛,但當下很多人認為並不值得就此放過Chubb,縱使隊上已經有Garret。
其次是當年的布朗在自由球員市場主打補強後場防守(呃,以今年來說好像真的不太夠),大家認為布朗可能會把重心放在前場與Garret的搭配,是否要以高順位補強自由市場已經在補的,當下飽受質疑。
而Mayfield雖然因為身高偏矮,場內外失序行為。但若以大學表現而言,Mayfield被質疑的聲浪應該小於Ward很多。前者選前就被預測為狀元熱門之一,後者則是前10順位評價。

還是感謝您的建議,未來寫文時會在斟酌。

Denzel Ward ,2018年的第四順位秀,與Baker Mayfield同被布朗隊選中,但相對於Mayfield選前就被評為前五順位素質的鎂光燈。Ward中選當下遭受到的酸言酸語,說實在話,是十分不公平的待遇。並不是說Denzel Ward當下一定配得上第四順位,我雖然很喜歡這名防守後衛,但當年防守組深度很足,只是因為四分衛的表現更為亮眼才相形失色。更重要的是,布朗陣中還有許多名角衛,什麼位置不缺,就是不缺Ward,這也讓選秀的評價又往下掉了一階。

不過,Ward卻站穩了布朗防守組的先發,若非腦震盪傷勢的影響,他極有可能全勤本季。而今年防守組汰換新人,Ward儼然成為防守組不可或缺的一環。

Ward事實上沒有做什麼,他只是緊隨自己的心,盡心每次的訓練,盡力每次的比賽,一步一步的向前邁進,讓世人知道,他絕對配得上第四順位。

雖然在球場上遇到了成功,Ward從不忘記,那位一生中影響他最深的人,他父親--Paul G. Ward JR.。

以下,是由Denzel Ward在2018年9月18日,在《運動員論壇 The Players' Tribune》刊登,致敬Paul G. Ward JR. 的一篇文章

讓我們進入主題吧。

正文

我的父親今年49歲了。

那真的太瘋狂了。你知道嗎?他還這麼的年輕。我很難相信,他已經離開我們兩年多了。

我至今仍然無時無刻地想起他。

每當我為一個人開門;每當我與人說話時須注目著他們;每當我覺得疲累或是遇到瓶頸時,我告訴我自己,再更努力地完成他。

這一切,都是他教給我的。

每當我回到俄亥俄州的貝德福德 ── 我長大的地方,三十分鐘內可以到第一能源球場(布朗主場) ── 時,我也會想起他。

我開車經過Carylwood中學到Caryl車道與Melba街的路口時,我都會看到街上掛著他的名字。

PAUL G. WARD JR. WAY

我好希望他能看見這個小路牌。當我開始回憶起他離開後所發生的事,我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時入選了全美最佳隊伍,在第四順位被布朗選中,在NFL生涯首秀時攔截了兩個傳球。我知道他會以我為榮。

但當我看到那條街以他的名字命名...這對他來說意義重大。

他認為名字對自己來說非常重要。他相信男人的姓名代表了自身的所有,同時讓自己知道什麼是男人所背負的責任。每當我準備上場時,父親總會對我說道:「讓他們知道你的名字」,這不只是代表我要完成的比賽,也提醒我全力以赴與成為一個好隊友。

我把這個信條帶到了俄亥俄州立大學。

Courtesy of Denzel Ward

他來看我一年級時的比賽,我沒有太多的表現 ── 那時我只是特勤組,真的 ── 但我知道他以我站在那邊為榮,在一個世界一流的大學,在一個強勁的隊伍。

我的大一賽季結束後,我回家了幾個星期。某一天早晨當我在家時,我父親去健身房上飛輪課。有母親接到了一通從健身房打來的電話,那時候我跟我母親正在廚房。 

「就在飛輪課的時候」電話那頭的女人說:「他昏倒了」。

他旋即被送往急診室。

我跟我母親跳上了車趕去醫院。進去醫院後我們問了我父親在哪裡,然後當我們到了他在的樓層時,我們看到了醫生站在那邊。

他說我父親沒有挺過來。

他過世了。

就這樣。

我聽過有人描述他在經歷壞事時發生了什麼事 ── 你知道的,一個人生重要的時刻,比如瀕臨死亡或至親的離去 ── 世界的一切都慢了下來。

但我沒有這樣感覺。

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太快了。一通電話、趕到醫院、聽到醫生的消息、「他沒有挺過來」。我母親打電話告訴所有人這個消息,每個人到醫院都痛哭流涕,困惑的問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我們沒辦法回答,給不出任何答案。

直到我們後來發現死因是心臟驟停。

Courtesy of Denzel Ward

葬禮讓我很難受,不過也正是葬禮讓我大開眼界。我認為我直到那個時刻,才體認到我父親對社區的影響是多麼巨大。我的意思是,他做為一位老師、一個管理者,他的工時很長。但他還是十分熱衷於社區服務與回饋社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