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淘汰者的喟嘆:James Harden 所缺的關鍵拼圖是?

在五季以來第四次輸給勇士的季後賽記者會上,James Harden表示他很清楚知道自己認為火箭跨越這道障礙的辦法,但也沒有把需求直接講出口。這應該也不是不能說的秘密了,因為火箭的陣容就是有個明顯的大洞...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王臻賢

花大錢留下保羅,火箭終於自食其果,呵呵!

高涵謙

火箭現在簽得起的,大概就只有 Paul Millsap ,具備自主進攻能力,但是金塊不可能不留人,火箭最後能做的,可能就是簽下 3D 老將,例如 Thabo Sefolosha
Trevor Ariza 跟 Luol Deng 等等,維持現在的陣容,期待勇士的瓦解。

境鏡靜

Ariza會再回來嗎?像演八點檔一樣出去繞一圈再回來?感覺應該機率不太大。
而且他應該還是有其他球隊搶著要。

高涵謙

Trevor Ariza 身手有維持,也已有冠軍,現在要的大概就是薪資跟尊重,火箭要簽應該是不太可能,難度大概跟找來有自主進攻能力的球星差不多。

kity

每晚都上夜店 難怪harden會很累啊

境鏡靜

如果哈登能在最後幾戰拿出捨我其誰的氣勢,那或許他們現在還要球可以打。
或許球隊成員就是有缺陷,但身為隊上王牌的人,卻沒有展現領袖氣質,在勇士傷了KD後反而更不積極。
這樣的心態即使補了適合的人選(應該不容易吧),但態度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可樂多

給巔峰末期的老將頂薪長約,有太多例子簽約一時爽,後面就是套牢
誰也無法預測老將某一季就會突然斷崖式下滑,時間追上了他的腳步。不許英雄見白頭

面對頂級防守,能從不同位置發動攻勢是很重要的關鍵。對於防守球隊來說,擁有能夠創造進攻機會前鋒的球隊遠比前鋒只能靠後衛餵球的進攻體系更難防守。擁有前場處理球的能力,球可以在場中不斷轉移,讓不同的球員破壞防線後再外傳空擋。傳統思維認為球隊需要一個能宰制禁區的背框進攻者,但現在我們需要的前場進攻者不一樣了,現在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也許6呎9吋以上,但是能夠了解戰術處理進攻的球員。背框單打球員是過去的傳統,但其實擁有高大體型的球員只要能主導進攻,用什麼方式其實不是重點。

火箭在系列賽中最好的陣容是擺上所有進攻製造機的陣容,Harden、Paul、Rivers、Gordon總共一起上場36分鐘,淨效率值是+3.7,這是他們唯二使用超過30分鐘然後淨效率值是正數的陣容。Harden在那個陣容是第二高的球員,意思是在替他找一個能配合的四號之前,乾脆讓他成為陣容第二高的球員,把能執行進攻的後衛全擺在他身邊。跟去年火箭的版本不一樣的在於,他們用進攻的多功能性(Rivers & House)取代了體型跟體能(Trevor Ariza & Luc Mbah a Moute)。

火箭最大的問題,特別在跟勇士相比之下,就是他們沒有任何一個能結合上述兩項特點的球員(體型與進攻主導能力)。他們沒有類似Klay Thompson或Andre Igudala的球員,更別提Draymond或Durant了。勇士可以在火箭四後衛的掩護中用類似身材的球員無限換防,而不需要擔心Harden會去攻擊換防後的那個球員(可能稍微保護一下Curry)。Harden一直都是那個必須去製造錯守的進攻核心,這讓他在系列賽往往會耗盡體力。原作者認為Harden在季後賽的乏力不是因為他的個性或是體力太差,而是因為承擔了太重的進攻責任。

Harden的火箭生涯從未與像Draymond這種能減輕Curry負擔的前鋒打過球。系列賽第六戰那個奠定比賽的攻擊(K湯在倒數36秒時砍進的三分)就是這兩隊差距的縮影。火箭提早夾擊了Curry,讓Draymond在三分線接球後面對四打三的情況。Green往禁區切入並找到底角的Igudala,後者再把球轉移給Thompson。追夢是標準的控球大前鋒,火箭Capela或Tucker都沒辦法在下球的狀態中穩定主導進攻。勇士不用擔心火箭前鋒會懲罰他們,讓他們可以把防守重心放在Harden或Paul身上。

問題是,NBA年度球隊等級的前鋒幾乎是無法從交易中取得,而在自由市場這類型球員也特別貴。休士頓沒有什麼能夠交易的合約,同時在可預見的未來也都沒有太多薪資空間。他們在2021-22球季將在Harden、Paul與Capela身上支出9000萬美金的薪資,目前有機會移動的合約剩下Gordon的一年1410萬以及Tucker明年830萬後年僅部分保障的合約。而他們為了避免豪華稅,在薪資空間上的分佈是頭重腳輕的。而意外的並不是底薪球員(Carmelo Anthony、Michael Carter-Williams與James Ennis)的不適用,而是他們居然成功在買斷市場找到扎實的替代品。

火箭也許可以考慮尋找Paul或Capela的交易夥伴,這兩個球員對火箭來說都不是無法取代的。CP3是很棒的第二得分選擇,而他也仍然可以穩定的梳理球隊進攻。但是他體能的下滑在30歲中段開始出現,在勇士系列賽中,他攻擊對手補防的破壞力已經不如Rivers或Gordon,甚至在這一輪比賽中打得不如前兩者好用。Capela是很稀有的7呎球員,他不但能在籃框附近終結,也能防守外圍球員。然而面對精英級球隊時,他看起來更像個路人球員而不是焦點球星。只是即使Morey選擇把他們擺上貨架,他們薪水的價碼可能會嚇壞有興趣的買家。

延伸閱讀:【告別 18-19 賽季】梭哈叩關再度失敗 火箭休賽季還能拼裝成功嗎?

火箭應該要在這個休賽季積極一點,期待Durant離開勇士等他們自然減弱是不夠的。不只是勇士在沒有KD的情況下依然在休士頓主場關門,而是火箭本身內在提升的機會也不高了。Paul跟Tucker都34歲,Gordon 30、Harden 29,Capela 才 26 但看似已經發展到天花板了。有成長空間的大概是Rivers(26) 與House(25),但火箭甚至不一定能在自由市場留下這兩個球員。在他們為了避稅而交易掉選秀權之後,要從選秀補強也是難上加難。他們真正在隊史這個時代成功的原因是Harden不斷的在進攻上突破極限,讓球隊有足夠的容錯率,只是未來的Harden還有極限能夠突破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