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作者:santa

與死神擦身的成年禮 - 發生在黎巴嫰的那些事(下)

2013年5月5號,在黎巴嫰聯盟季後八強戰裡HassanWhiteside代表的Amchit對上Champville,球賽還剩下26秒而Champville領先五分,若他們能奪下這場勝利,那麼將在系列...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3年5月5號,在黎巴嫰聯盟季後八強戰裡Hassan Whiteside代表的Amchit對上Champville,球賽還剩下26秒而Champville領先五分,若他們能奪下這場勝利,那麼將在系列賽裡取得二比一的聽牌優勢。就在這時爭執發生了,兩位Amchit的隊員與兩位Champville的隊員扭打了起來。

「他們跳上了紀綠台,而我當時整個傻眼,這才是我的第二場海外比賽耶!觀眾們也都衝入了場中央。當時場裡是有軍人的,不像在美國是由警察配備手槍,那些軍人可是帶著鎮暴盾牌與AK,他們阻擋著觀眾們。而我們都跑回了更衣室。」Whiteside說。

在一段日子之後,整個聯盟停賽的消息傳來更讓Whiteside不知所措,他才到黎巴嫰這塊土地不滿兩月,卻又要面臨失去工作的日子。他回想起那一天,還是充滿了困惑,不就是打籃球嗎?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他們取消了整個球季,我完全不懂是怎麼了,我們甚至不是打冠軍戰耶,整個球季就這樣取消了? 我心裡想的是『這到底是什麼鬼啊?』,所以我只好跑到中國去打球。」

Hassan Whiteside或許沒有時間來了解來情去脈,或許沒空跟採訪者解釋清楚一切,但他剛好經歷了黎巴嫰籃球史上最重大的事件,甚至連台灣的籃球都因此受到影響。

 

慶祝打倒對手的黎巴嫰球迷們:

photo via NY times

 

在Whiteside於2013年到達黎巴嫰前,困擾Seikaly的黎巴嫰內戰已經結束了二十餘年之久,可是這個地區的局勢依然緊張,雖然那些血腥對抗已經逐漸減少了,但是這種對立的態度並沒有消失,有時只轉移到了其他地方,比如:籃球場上。

籃球是黎巴嫰最風行的運動,二十世紀早期由美國大學流出的這個活動,很快得到了民眾的衷心喜愛,許許多多的俱樂部與業餘球隊隨之成立,也一度帶給這個國家光榮與團結,但時至今日這個運動卻完全走向了對立面,代表著政治以及黎巴嫰的分裂。

在黎巴嫰的籃球賽場上,你可以聽到球迷裡用著最難以入耳的詞彙來問候對手,因為他們的對立並不只是有關籃球的勝負,還包含了有關宗教、種族、政治的層面。這也是為何明明是一場籃球比賽,場邊卻要站著陣暴警察甚至軍人,因為有時情緒過度高漲,觀眾們會衝入場中進行攻擊,甚至也有裁判為了試圖安撫群眾後被攻擊而最後住院的消息。在這塊土地上「籃球歸籃球,政治歸政治」是不可能的。因為在每個球隊的後面,都站了一個政黨在資助著,球隊的球衣顏色,事實上就是政黨的代表色. 

也因此當你進入場館的時候,裡面高掛的可不只是冠軍旗幟,更多的時候還有該隊相關政治人物的大型海報。在這裡的籃球比賽實際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身為遜尼派穆斯林你就該支持遜尼派穆斯林出資的隊伍,亞美尼亞人贊助的球隊自然也是亞美尼亞人的唯一選擇。

「我覺得我們不應該用浪漫的角度來看運動,那個總是美好且團結人心的角度。它有的時候也造成了人們的分岐。」在貝魯特美國大學研究政治與體育的Danyel Reiche教授說。事實上遜尼派的隊伍球迷在對上亞美尼亞隊伍時總會全體穿著紅色衣服 - 因為代表著屠殺了一百萬亞美尼亞人的國家土耳其的色彩。

 

黎巴嫰籃球賽場旁的鎮暴警察們:

photo via NY times

 

而2013年,Hassan Whiteside那場突然中止的比賽更是一場黎巴嫰的國家災難,Champville是該年度的衛冕冠軍,他們背後的出資者則是自由愛國運動黨(Free Patriotic Movement,下稱FPM),身穿的橘色球衣也是FPM的代表顏色。Whitdeside加入的Amchit則是與總統Michel Sleiman有密切關聯,而總統的兒子也是該球隊的名譽主席,此外總統與FPM的最大贊助者Michel Aoun關係可並不友好。

在5月5日Champville與Amchit的比賽中止後,原本他們將在隔天5月6日晚間十點進行第四場比賽。但就在比賽前兩小時,內政部長Marwan Charbel打了電話給黎巴嫰籃球聯盟的主席,聲明為了「安全疑慮」,要求延後第四場比賽。「奇怪的是到底是什麼安全疑慮,要知道Champville的支持者是完全被禁止進入Amchit的場館的。」FPM的少年與運動部長Jihad Salameh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