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Damian Lillard的天價合約 頂尖球星與小市場的選擇

再次砸掉17分領先,再次遭到逆轉,再次吞下敗仗,在驚呼聲中闖進西區冠軍賽的拓荒者,以近乎毫無招架之力的姿態被勇士以4:0橫掃,儘管再怎麼投以「雖敗猶榮」的安慰,但雖敗猶榮就是敗,波特蘭地區勢必還是有一...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2016年,有一個重大事件就這麼發生,一個叫做Kevin Durant的人,在母隊雷霆和勇士捧著一樣的條件時,選擇了加入勇士。

照理說,以KD這種水準,無庸置疑在每一個階段的換約就是直接討論各種等級的頂薪,新秀換約時已經用「Rose條款」給了雷霆一次福利,但這第二次換約卻沒有,於是KD轉身離開,成了小市場球隊無力挽回當家球星的重大挫敗,這個DVPE的出現,讓母隊可以提前開出照理說要10年資歷才能擁有的薪資上限35%起薪,也就是說,只要留在母隊,就能讓頂尖球星提早得到最好的待遇。

 

不過,由於必須符合的條件包括不能轉隊與必須達到至少是全聯盟最好的15個球員之一,所以可想而知,聯盟能達到這個標準的球員並不多,自從DVPE的規定出現後,目前只有Stephen Curry、John Wall、Russell Westbrook三人,比較特別的是James Harden其實也符合標準,但他在達到標準以前就已經和火箭完成4年1億6900萬的續約,就數字來說,從Harden這張續約開始的2019年,他已經擁有十年的資歷,照CBA規定原本就可領到起薪為該年度團隊薪資上限的35%、每年漲幅為8%的合約。因此反而不算是因為DVPE而得利。

 

以實際上在用最大利益和勇士續約5年的Curry為例,正是因為他符合DVPE的條件,因此合約是5年2.01億,如果Curry沒有和勇士以DVPE續約,以同樣在2017年起薪為例,他和別隊簽約的狀況就會和沒有DVPE資格、又沒有和母隊續約的Gordon Hayward一樣,只有4年1.28億,這一來一往,等於讓球員擁有多一年、總額多7300萬的巨大差距。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球員想要得到最多的薪資收入,留在母隊(母隊願意留人的前提下)是他最好的解答,球員若真的想離開,就必須面對實質薪資收入的差距。

 

這種DVPE的合約出現,勢必有其時空背景,以往在許多人認知中,小廟總是容不下大菩薩,小市場的頂尖球星老是成為各隊認定不能久留、希望在市場上搶人的對象,甚至近年,更是不乏有球星在合約還沒到期時,就高喊「Trade Me」,例如和Lillard同梯的狀元郎Anthony Davis,過去一年他的「賣我」疑雲,已經成為轟動整個聯盟的大事。

在這個情況下,回頭看曾經真正使用DVPE的前三個球員,巫師和勇士都算是大市場,Wall在合約還剩兩年時提前續約,所以他領到4年約,Curry則在合約剩一年時續約,故合約正是符合DVPE的最高總額,不過由於每一年的薪資上限都有大小不一的增幅,因此這個合約最高總額,遲早會被未來同樣續約五年的DVPE取代。例如Lillard若是明年夏天才續約,符合規定下的5年合約總額就會是2.47億,而Giannis Antetokounmpo會在2021年成為自由球員,過去兩年他都入選聯盟第二隊,以他今年進化成東區大魔王的態勢看來,公鹿也非常有誠意要長久合作,那如果他在明年夏天和公鹿討論5年的DVPE續約,總額更勢必會超越2.5億。

 

小市場的看板球星

雷霆和Westbrook的合作,正好可以做為拓荒者和Lillard合作的前例,小市場球隊原本就不利於爭取球星,尤其在現今球員和經紀團隊越來越能呼風喚雨的時代,同時小市場球隊願不願意投注資本也是一個問題,例如國王就是因為明顯不願投注DVPE,寧可提前將明星中鋒DeMarcus Cousins脫手,在這種情況下,Westbrook儘管球技上命中率、失誤的缺陷讓他這幾年的領導能力受到些許質疑,但由於他是雷霆搬遷到奧克拉荷馬後就存在的創隊球星,在KD遺棄奧克拉荷馬之後,是Westbrook扛著整座悲傷的城市往前進,於是在DVPE這個規定出現後,Westbrook二話不說選擇提前續約,當然不能說這最尊貴的薪資數字沒有吸引力,但Westbrook在KD離開後的一年幾乎鞠躬盡瘁,也的確是雷霆於情於理都應該留人的原因。

 

回頭看Lillard,他或許不像Westbrook能拿到MVP,或許拓荒者由於在市場上的劣勢讓他們難以組成能挑戰總冠軍的陣容,但在拓荒者的時代背景裡,2011年他們帶著無奈和膝傷纏身的看板球星Brandon Roy告別,2012年在選秀會上得到的Lillard就讓他們無比驚艷,2014年「後Roy時代」的拓荒者重回季後賽,但2015年五名先發球員就在季後走了四人,包括拓荒者拿出母隊最大合約誠意都留不下來的LaMarcus Aldridge。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