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2
作者:santa

星海爭霸的一場遊戲一場夢 - State of Play

「多數的韓國人總是盲目的遵從父母指示的道路,從小學、國中、高中一路到大學,大家幾乎都走上了這條路,但是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我成為了一位職業電競選手。」Jaedong 李帝東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多數的韓國人總是盲目的遵從父母指示的道路,從小學、國中、高中一路到大學,大家幾乎都走上了這條路,但是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我成為了一位職業電競選手。」Jaedong 李帝東說。

 

星海爭霸,曾經是韓國最值得驕傲的遊戲,他們藉由這個遊戲建立了韓國電競帝國的基礎,一個又一個由星海爭霸中出現的優秀選手成為了韓國人甚至世界人眼中的明星,他們許多人擁有自己的粉絲俱樂部,有的甚至多達百萬會員。成千上萬的粉絲願意為這些選手們漂洋過海來看他們比賽,索取他們的簽名、購買他們的週邊商品也是日常的景象。

在這個電競帝國達到最頂峰的時刻,韓國星海爭霸聯賽擁有12隻職業戰隊,其中不乏三星、CJ等韓國大型財團,韓國的電信雙雄SKT與KTF也位列其中,此外他們更有一隻由韓國空軍贊助而組成的戰隊Air Force ACE,「首隻軍方職業電子競技戰隊」讓他們被列入了金氏世界紀錄大全。在十二個一軍戰隊之外,他們還各自有下轄的二軍,二軍的聯賽雖然不在大多數觀眾的視野中,但仍代表著整個體系的完善。

每一年除了一軍隊伍所參加的ProLeague外,還有選手個人戰的MSL、OSL等兩項大型賽事,分別由兩家電視台MBCGame跟OnGameNet所主辦,星海史上最佳選手Flash 이영호 李泳好就曾在訪談中提及自己年收高達4億韓元(約一千萬台幣),而著名選手Bisu 김택용 金澤龍則是光合約部分便在每年1.5億韓元以上(約四百萬台幣),也曾經創造十萬人於現場觀看決賽的驚人數據。當時,站在韓國星海爭霸的頂點,就像是站在世界電競之巔。

當時風靡了百萬人以上的星海電競帝國自然會吸引眾多媒體採訪、討論,甚至是進行紀錄片的拍攝。Steven Dhoedt這位導演便在2011年開始對這個南韓文化影響下的帝國進行紀錄,但是他所拍攝的影片State of Play(電競高手)除了映出那些光榮與美好外,也意外地拍攝了這個帝國的殞落。

 

今年三月soO 어윤수 魚倫秀選手在拿了十四次亞軍後首次於大賽奪冠,粉絲為他包下廣告慶祝。 左側韓文為「為魚倫秀選手的初次冠軍喝彩」,右側為afreecaTV廣告「這是事實嗎?」

Photo via Reddit

 

紀錄片裡總共有三位主要人物:第一位是Park Yo-Han,一位住在忠清南道天安市的16歲少年,他的夢想是成為一位職業電競選手,掌握自己未來的人生。然而他正在面對著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劇烈拉扯。就像Jaedong在文章開頭所述,南韓大多數的孩子多是選擇持續升學做為他們人生的必經之路,有了好的幼稚園,才有好的小學,好的小學連接好的中學,如此反複往上,你才能成為「成功」的社會人士。

一如台灣一樣,南韓是升學、就業都充滿著強大競爭的國度,2019的南韓最紅戲劇「SKY castle 天空之城」之所以受到大量迴響,便是因為本劇描述韓國高中生要如何努力擠進南韓頂尖大學Seoul、Korea、Yonsei三校窄門的悲歌。

Yo-Han想要跟那些泛泛眾生不同,他也許是因為對星海爭霸這個遊戲有所愛好,也許是想逃避繁瑣困難的課業壓力,但無論如何,從他口裡所說的是「我希望能夠早日有所成就。」而他只是一個業餘的玩家,手速APM(註1)約在260~270左右,相較於一般南韓職業選手平均300或操作峰值的400都有一定差距,他也正在對這一點不停地進行著訓練,希望能夠早日進步。

他距離夢想有兩道門坎要跨越,一道當然是前述的求學與遊戲的平衡,16歲的時刻正是國中升高中的交界點,學校的老師、父母都對於Yo-Han把將來放在一個他們無法捉摸的遊戲表達著不同程度的擔心,如果成績表現不好,而在這個遊戲上又還未得到成就,那麼Yo-Han的人生會變得如何呢?

 

星海爭霸學生菁英盃的一景,Yo-Han和同學們也組隊參加了比賽:

Photo via Youtube

 

另一道門坎是名為「勇氣聯賽」的職業選手測驗,這個聯賽由韓國eSports協會KeSPA所舉辦,不管你是來自哪裡的業餘選手都要經過這個試練才能進入職業世界,可是最殘酷的卻是它的賽制:每64個人分為一組,最終的組裡優勝者就能成為職業選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