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8
作者:小狼

關於那句雷納德說的話,以及字母哥需要參透的秘密

「我只是告訴他,他已經很棒了,要變得更好。」 晉級冠軍戰的賽後,雷納德(Kawhi Leonard)接受記者訪問,談到與希臘怪物之間的對話,他這麼說。 可以,這「很雷納德」。對於一個骨子裡...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只是告訴他,他已經很棒了,要變得更好。」

晉級冠軍戰的賽後,雷納德(Kawhi Leonard)接受記者訪問,談到與希臘怪物之間的對話,他這麼說。

可以,這「很雷納德」。對於一個骨子裡流著殺手血液的戰士來說,的確不必和手下敗將說多餘的話,也無需承擔鎂光燈與「季後賽最佳球員」的擔子,他只要他率領的軍隊打一場漂亮的勝仗。

 

不管在聖安東尼奧還是多倫多,雷納德一直不多話,對媒體和聯盟其他球星都是,即使成為了那個有趣的人#註1,他的幽默和笑依然很有自己的風格。

我們也很難看到雷納德在鏡頭簇擁下,與其他球星有過多的賽後社交動作:擁抱著講很多話之類的。至少現在沒有。他不像詹姆斯(LeBron James)一樣承擔著那麼多的社會影響力。

 

不過在那句話之中,雷納德似乎有什麼訊息正傳遞給希臘人,裡面的關鍵字有:大手掌、三分球、罰球......

註1:自從那個向多倫多人「簡短」的自我介紹以後,雷納德幾夜之間就變成了"The Fun Guy",並且在社群媒體上,球迷們開始以此暱稱這個「不存在這裡的人」。

 

 

東區冠軍賽這六場戰役中,比起鹿群和他們信仰的超級英雄,暴龍和那張爪子(The Claw)更加懂得勝利的秘密,他們知道如何在關鍵時刻展現他們鋒利的渴望,並且收下比賽。

我喜歡雪線之上的比喻#註2。如果字母哥(Giannis Antetokoumpo)是一名ARPG的玩家,這六場比賽的他,就像是剛鑄成一把等級一的巨劍,帶著兩名副將,和一群不錯的高射砲台,歡欣鼓舞地加入了冒險旅程。

在必要的時候,字母哥的巨劍顯然是比雷納德的鈍了些,有些關於投籃、最後一傳的技能點數,他並沒有精通。而他也沒能善用天生的長臂和壯碩的身形去保護好砲台的發揮,讓他們準確地擊垮多倫多的城牆。

 

鎩羽而歸之後,字母哥會想起雷納德說的話,和他經歷過的冒險......

註2:Dexter在該文章中如此比喻著:成為超級巨星的最後一哩路,揚尼斯必須學會去接管比賽。

 

大手掌、罰球、三分球

一三年,冠軍和雷納德拿到FMVP的前一年,聖安東尼奧的球迷們是記得的。

在南灘邁阿密的皇帝領土,第六戰,比賽剩餘19.4秒仍然領先兩分的黑衫軍,他們的二年級生雷納德站上了罰球線,執行一次歷史上可能最關鍵的兩罰。

雷納德或許可以在那裡終結一個連霸王朝的誕生。

 

然而他只罰進了一球,讓艾倫(Ray Allen)有機會射入那記改變歷史的跳投。當然,還有波許(Chris Bosh)的進攻籃板。雷納德在今年第六戰最後衝進罰球線內硬是摘下籃板的模樣,讓我想起了波許。

用六年以後的眼光來看當年的二年級生,也許是吹毛求疵了:雷納德那年與邁阿密七場的系列賽17罰12中,也有七成左右,而他在那整個季後賽的罰球命中率只有63.3%

當然,以他現在的故事來反推當時的表現,那確實不是一個超級得分殺手該有的罰球命中率。可他現在是了。

 

 

在那年之後的每個季後賽,雷納德的罰球命中率再也沒有低過七成,而且罰球數也不斷攀升。

 

(表註:2018年未打季後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9
FT Made 1.5 2.3 3.9 4.2 7.9 7.4
FT% 63.3 73.6 77.1 82.4 93.1 87.5

 

字母哥這幾場球賽並沒有像雷納德那樣執行關鍵的罰球。但在其他的時刻,對手總是能在他最接近籃框時適時將他拉下來。而他總是有一些球沒把握住。

他在這個系列賽場均罰了十球,命中率是58.3%。

籃球場上的每一回合、每一顆球都事關重要。特別是球隊需要調整節奏時,適時地讓自己「強行」站上罰球線,會影響士氣和分差,但字母哥還不太擅長這個,因此別人能夠放心讓他站上罰球線。

 

三分球也是一樣的。人們常認為擁有大手掌的球員,總很難做出優異的投射,除了喬丹以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