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5/27

少了Craig Kimbrel怎麼辦?沒關係,紅襪隊還有Matt Barnes!

上個賽季,紅襪隊牛棚總共交出3.9WAR(勝場貢獻數)、排聯盟第12名。雖然這是不差的成績,但相較於野手部門(32.1WAR,MLB第二)、先發投手(14.2WAR,MLB第十),大概已經算是去年狂拿...

作者:JK47

World Series - Los Angeles Dodgers vs. Boston Red Sox - Game One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我們都知道,除了製造三振、壓低保送,「製造滾地球」也是另一項對投手極度有利的武器 — 舉他自己為例,生涯製造滾地球的打席,對手僅能交出0.545OPS的產能;但當敵方敲出飛球,對戰OPS將高達1.044。由此可見,三振率一路從兩成飆升至四成以上、滾地球率也從三到四成上竄至五到六成,Barnes的進化著實讓人興奮。也因為如此,他今年的防禦率(46ERA-)、FIP值(56FIP-)、xFIP值(30xFIP-)全都輕鬆寫下職涯單季新低: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通常若想確認成績的進步,是貨真價實、還是海市蜃樓,我們會先尋找因果關係 — 所以接下來,我們得觀察Barnes哪裡不一樣了。這個問題倒是不難回答,因為最主要的關鍵可直接用一張圖說明:

 

黑線是他逐季使用四縫線速球的比例、黃線則是曲球用量 — 他生涯前幾年還會偶爾丟滑球、變速球,現在則是標準的兩球路投手。他的曲球比例已經連三季上漲超過7%、近兩年更都提升超過一成;四縫線速球則從穩定超過半數,這季跌了超過一成剩下42.6%,比例甚至已被曲球(54.8%)大幅超越。那麼,他極度依賴的曲球,效率真的比較好嗎?下面這兩張圖,依序顯示兩顆球路逐年製造的揮空率、滾地球率、以及對戰長打率: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張圖顯示的結果是:Barnes每年的曲球揮空率都明顯高於速球另外,近幾年精進曲球品質及使用量後,製造滾地球率、被長打率也都大幅勝過速球。理論上,一顆球種的效率容易隨著用量提升而變差 — 打者對該球路更熟悉、也會更謹慎提防其出現;但Barnes的狀況卻與通例相反:曲球越投越多,可是效率絲毫未見下跌,甚至還有越來越猛的趨勢。根據FanGraphs網站計算的球種價值,他生涯每投100顆四縫線速球,只能比聯盟平均多省下0.10分、近三季0.47分;曲球則是職涯+0.85分、近三季+1.68分。

 

也就是說,縱使Barnes的曲球用量一直提升、甚至逐漸取代速球成為頭號球路,它的效率都還是遠優於速球。建立在此前提之下,倘若這樣的情況未來能繼續保持(曲球效率高於速球),那麼Barnes不斷提升曲球比例的策略,自然容易對整體成績造成正面影響。值得一提的是,他目前是全聯盟唯一曲球比例超過五成的後援投手(曲球使用率第二高的正是隊友Workman),這表示讓他獲致成功的秘訣,是一套頗為少見、前衛的配球策略。

「matt barnes craig kimbrel」的圖片搜尋結果

 

不過必須提醒的是,絕大多數投手都很難光靠一顆球路,就能完全宰制大聯盟打者 — 即便速球效率稍遜於曲球,但事實上,Barnes還是很需要前者的掩護,才能極大化後者的威力。怎麼說呢?首先,讓我們依序檢視他近三年的四縫線速球、曲球的進壘熱點分布:

 

觀看Matt Barnes的比賽內容,有兩種畫面是最容易見到的 — 第一種就像是這樣:

 

再來則是第二種:

 

好球帶上緣97英哩速球、好球帶底部86英哩快速曲球、上緣速球、下緣曲球......一上一下交錯搭配,加上優秀的速度、高品質的球威、刁鑽的位移,打者若想在短期內攻克Barnes的投球,大部分時間都只能期待他自己失投。根據雷達追蹤系統Statcast的資料,Barnes本季的四縫線速球平均進壘點,高於地面3.2英呎、是聯盟第三高(至少投滿100顆)的數據;曲球則是1.58英呎,只有12位投手低於他。配球策略再明確不過:偏高速球、偏低曲球,剩下的打者自己想辦法。

「matt barnes craig kimbrel」的圖片搜尋結果

 

另外就如前述所提,曲球用量暴增不只沒有讓效率下滑,反倒還變得更有殺傷力 — 過去三年,Barnes的曲球被追打壞球的機率不曾高於35%,本季卻有40.7%。而整體來看,過去四年他逐季的壞球被追打率,分別是29.7%、28.2%、27.9%、28.1%,今年一口氣大增至35.2%。他的曲球已經成為聯盟最難打的球路之一:今年所有投滿100顆曲球的投手中,Barnes製造的20%揮空率高居第七 — 前面九名只有他不是全職先發,但他仍憑藉超高的使用比例,硬是擠進此榜單的前幾強。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