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球理論詛咒,越投越上癮的三分毒藥

在東區總決賽第二戰結束後,筆者寫下了這麼一篇文章。 簡單、粗暴,公鹿體系有機會把勇士拉下馬嗎? 結果就東區決賽第六戰過後看來以上都變成空談,我也必須在此向所有支持暴龍的朋友們致上最...

作者:Thousand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MinNan Tsai

球是圓的,當初又有誰能想到勇士73勝亞軍呢?您對公鹿的分析雖然今年失準,但能以精準大量的數據進行解說(似乎也是魔球理論?),輔以詳實的文字介紹,已為我們這些球迷們帶來很大的閱讀樂趣了!!預測失準又如何?這就是比賽好看的地方啊!就看可愛今年有無機會再更上一層樓了!

銀河

挺你,最後的一句話。

turtlestu

第三戰差點輸掉 讓我覺得公鹿會贏 因爲從前三戰看出來只有Kahwi加上Kobe附身才能贏球 還打到2OT Siakam犯了中華台北隊的毛病 罰球怎樣都罰不進 真的是太扯了點 公鹿隊人人可攻可守 看起來暴龍隊已經陷入絕境 打到Kahwi要Kobe上身才能贏球的話 看不出他們有四連勝、甚至版平2:2的可能。奇怪的是暴龍隊贏球時外線好準,前三戰跟後三戰完全是不同的球隊。下一步面對勇士,Kahwi可以報仇了、報被搞了一腳的仇恨、也是他轉隊前最後一場季後賽。可以期待,但是勇士隊防守超好,怎樣強大的球員都被他們防下來,團隊也是聯盟最整齊的。雖然Kahwi上次在季後賽那場比賽狂電勇士直到他退場,應該會贏吧。前四場2:2,G5G6勇士贏。

高涵謙

棒球場上的魔球,從印地安人的 John Hart 發跡,到運動家 Billy Beane 的一戰成名,中間還經歷過海盜的嘗試,最後由太空人捧起金盃,如果在 90 年代就否定魔球的可能性,就沒有之後這一連串精采的故事。火箭的 Daryl Morey 不一定能捧起金盃,但是卻開拓了籃球場上魔球的可能性,讓公鹿有機會去修正,讓籃網能夠去嘗試,所以現在要說籃球魔球失敗還太早,只要有人繼續下去,現在的挫敗都會是為後繼者的墊腳石。

siltechhsu

先要求訂正最後一句英文:klaw 是不是打錯了?原意是 know 還是 claw ?
三分投的多但不準叫做濫投, 三分投的剛好但是準叫做神射!這結果是有很大不同的, 不追求命中率的魔球, 被Kerr說是會被反噬, 會被波波嗤之以鼻是有道理的, 即便是引領潮流的勇士, 會選擇在這幾年回歸更有把握的中距離, 並不一昧狂射三分, 除了死神加入改變的打法, 應該也是教練對這套路理論有更深的體悟........

Thousand

痾...klaw是抓子的意思...轉換一下想為何我會用Leonard來這麼寫就知道囉~

siltechhsu

我有理解您想表達的意思, 爪子應該是 claw 吧?!

Thousand

@siltechhsu 這是以'K'awhi Leonard作為出發點的改寫方式,也不是我發明的,純粹就是一種美國人在用同個音所改的XD

siltechhsu

@Thousand 了解了!

楊明勳

是因為是暴龍所以用爪子嗎?
這句蠻有味道的,我本來以為是knows

Thousand

@楊明勳 klaw是Kawhi的綽號哦

Melody Huang

三分一時爽,一直三分一直爽(X

在東區總決賽第二戰結束後,筆者寫下了這麼一篇文章。

簡單、粗暴,公鹿體系有機會把勇士拉下馬嗎?

結果就東區決賽第六戰過後看來以上都變成空談,我也必須在此向所有支持暴龍的朋友們致上最高敬意。

老實說,此結果雖然被狠狠打臉,但個人其實相當高興。理由是那被不停催化的三分狂潮,總算在這一天被驗證未必能成為制霸籃球世界的宗旨,縱然它推翻了筆者之前文章內文寫到:「公鹿這套體系除堪稱完備外,還是近乎無人能敵的存在。」卻也因為密爾瓦基以「人」為主要變因而造就的失落更成就運動迷人之處,因為數據所代表的,充其量只是勝算的可能性。

運動有趣的地方在於數據絕非一切,倘若你對英國脫歐事件有些初步認知的話,那應該知道脫歐派當初得以拿下勝利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網路聲量崛起。脫歐派透過數據得知的結果,以網路型態向長期因經濟逐漸衰退造成不滿情緒內化的思維,在人民生活中逐漸擴散,甚至讓本來沒有投票意願的選民在最終選擇於公投時,會為離開歐盟盡一份走出家門。

但到頭來這些終究是得以在數據掌握下,於公投倒數階段網路大樣本中可預期成果所獲得的勝利,不過籃球就不同了。

Bill James當初以賽伯計量學向世人提出用數據來打棒球的理論,而Billy Beane則將這套理論發揚光大。在棒球的世界中,球員個體本身就是一個計量單位,會影響到球隊整體運作效益的機會遠遠比籃球來得少,但即便是這樣,化學效應這項變因仍舊存在於由「人」所組成的團體,這也是為什麼Beane要自打臉使Jeremy Giambi被奧克蘭運動家給放棄的原因。*註一

*註一:本來被預估能為球隊帶來相當高貢獻的小Giambi,因場外因素及為休息室帶來糟糕氣氛而被交易。

(Billy Bean via:Zimbo)

三分狂潮由金州勇士帶起,以某種程度來說卻也可能由這支近年幾乎無人能敵的球隊所終止。

2014-15年賽季勇士投出了場均30.5顆聯盟最多的三分球,有趣的是,前一年投出最多球隊其實是火箭的場均26顆,再對比今年休士頓變本加厲來到40大關後,應該不難發現外線這項武器已經逐漸如一種毒品侵蝕般,一點一滴地讓全聯盟上癮了。

Daryl Morey是魔球的忠實信仰者,你可以把他當作NBA版本的Beane,至少我們可以確定他早在勇士崛起之前就已經開始默默實行計畫。他們兩人有多相似?數據的信任程度不必多談,這兩者都是透過一些別人看不見的球員進行挖掘,也一起在一個時期因化學效應放棄某位,看起來能為球隊帶來貢獻的球員,皆替球隊在例行賽帶來相當高的勝場,卻也都在季後賽提前終止夢想。

或許我們可以稱魔球理論為一種詛咒,如同《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裡鋼鐵人沒能抵擋薩諾斯的彈指*註二,而造成最終無法守護世界的後果。這個說法或許有些抽象,簡單來說,當你的理論太過前衛卻沒能在這個看似完美的模型中,找到如何將缺陷彌補的方法時,最終很有可能會因為自負而遭反噬(倘若你看不懂我這段話的意思,麻煩先看一下最後的註解或直接去看電影謝謝。)。

連續兩年敗給勇士後Morey在自己的twitter中這麼寫到:「Houston:5-8,Rest of NBA:5-34 Clips 2-4 Pels 1-4 Spurs 1-8 Cavs 1-8 Jazz 0-4 Blazers 0-6。

他正在用勝場數證明自己的理論是對的,但他沒有考慮到的是,這些勝場在勇士拿下勝利後也只能灰飛煙滅。當然不能否定Morey所作的努力,畢竟火箭確實看起來是這兩年來,唯一一支有能力扳倒奧克蘭的球隊,至少他也傾盡了自己的所有,然而現實卻是籃球的玩法不能只用理論來取勝,他也沒有3000倍的愛來替未來下註解*註三,畢竟接下來幾年火箭將面臨的很可能只有龐大薪資壓力,且走不出西區的未來而已。

 可能要說再見了,Chris Paul和Mike D'Antoni的冠軍夢

*註二:在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中薩諾斯提到,東尼史塔克是一名受到知識詛咒的天才。

*註三:在電影《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鋼鐵人離世後對女兒所說的遺言:「I love you 3000 tim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