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7
作者:木永可名

致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關於愛的故事 母親的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球員的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球員的愛,很難想像有人對它(棒球)的愛是 窮極一生的去追逐。我與他在球場相會她叫王姐,但其實我們並不熟,我只知道她是個熱心的家長會隨著嘉中而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告訴你那些球員的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球員的愛,很難想像有人對它(棒球)的愛是 窮極一生的去追逐。我與他在球場相會她叫王姐,但其實我們並不熟,我只知道她是個熱心的家長會隨著嘉中而來,她說她很珍惜在球場跟兒子相遇的時光,那次相遇是在稻江她說他看了我的文章而認識我,非常感謝我做的一切,一直默默的付出著,但他她其實也像“普門馬蓋仙楊爸”一樣,自己除了克服直播以外障礙以外還會兼當主播播報球評,私下的倒是很低調的默默的在一旁,一直到了那天在立德棒球場架設設備時的閒聊,我才知道她有這樣的一個兒子 侑宸。

「我想說也沒辦法了,我想他就是有球癌吧」王媽是這樣的跟我說的,她的不捨到最後的豁達也讓我了解了她對他的愛,他說他從小就愛棒球,印象那年在學校看著球隊的大哥哥穿著球衣球褲帥勁的在草皮上奔跑還可以搭車出去玩,回家就馬上纏著爸爸說要打棒球加入棒球隊,小小年紀的他也想要當一個小KANO揮出一個讓人讚嘆的全壘打,但爸爸認為打球沒有前途沒有未來也不能當飯吃所以不贊成,不肯死心的他只能哭著已經離婚的母親的同意,最後才簽屬體育班的同意書也讓他正式加入棒球隊,也因此每次當升學時便需要在打球或唸書中與父親不同的意見下不斷的爭吵。家庭的感覺與球隊宿舍,他選擇自小就離家住在棒球隊裡,他說他喜歡在球隊打球練球的時光,就算放假了他也想安靜的待在球隊,因為回去的氣氛不見得溫暖,而在球隊裡有教練的關心有兄弟陪伴的宿舍,還比較有在家裡的感覺,王姐告訴我甚至有時候他還說他感覺教練與他的感情比父親還要親近而他也知道他兒子在球隊裡才是快快樂的這也是沒有監護權的他不能給他的。

 

而在那之後

他很有緣但是是與有緣,他自小到大碰到三次練習時的意外都是眼睛被球打傷,而三次都傷的不輕更傷到了黃斑部,傷後他也就終止了參加球隊的比賽,之後的隨隊練習參加各種的盃賽養傷無法上場,他說可惜的是三年都沒上場打過王貞治跟玉山盃,也沒機會穿上代表隊的衣服,雖然我不能上場一起跟他們比賽,但我還是能做些我能做的事情吧 !!! 侑宸這樣對我說。
你為什麼這樣愛棒球呢 ? 我好奇的跟他詢問 。他說:可能是因為家人跟外界都不看好我打球,所以我真的很想用實際成績證明給他們看,我打球並沒有不好,而一直默默在背後支持我的媽媽我也想要用打球驕傲的成績來給媽媽,畢竟他從小到大從不會棒球到會看會轉撥,她也為了我打棒球需要這樣東奔西跑很辛苦了很久,我因為眼睛的關係之後也不再方便再繼續打了,不得以的我需要放棄我最愛的棒球 。之後念的嘉大,或許考個教練或證照希望一樣能在棒球場上工作,而面對於兒子做了這樣的決定王姐也很坦然釋懷說:他就是愛棒球所以想繼續走這條路,我也要勇敢的支持他,碰到意外現在的他視力只剩右眼,雖然很心疼但面對他的選擇我也還是會支持他的決定,也謝謝兒子在面對人生逆境的堅強讓我可以繼續勇敢,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這三年裡也所幸在這個溫暖的嘉中棒球隊,教練跟隊友也給予了他的支持鼓勵陪伴,讓他很快的能夠渡過低潮開朗的打開窗看到窗外的另一片風景

那你之後還會繼續追大學球員當球媽嗎? 應該會 她這樣回答我,雖然我兒子本身不打了,但是他其餘的兒(鵝)子們都上大學了,不止嘉大/環球/遠東都有兒(鵝)子足跡,而我也都說嘉中棒球隊每一個也都是我兒(鵝)子,有40幾個我真的很會生。她說 : 很久沒有看到他球場上的獨照謝謝你在他最後一次穿上球衣比賽時拍了這張照片, 真的很感激你 謝謝

我了解了他長大的故事心疼他的遭遇肯定他的懂事,王姐她的開朗豁達那個溫暖充滿媽媽力量勇氣也讓我佩服不已,2019年我在立德棒球場上看到聽到了他們的故事與分享他們在球場才能碰到的愛,也許某天我們會在球場相遇,也請與你我分享你的 愛的故事。親愛的孩子,我想告訴你們一些事,無論如何在場上就是要小心謹慎,也不要認為是練習或是日常就輕鬆馬虎造成了一個遺憾和另一段故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