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7

致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關於愛的故事 教練的愛

我想說的一個故事關於教練愛的故事 慢慢的開始發現緣份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在我身邊的朋友就好像一張無形的網成了一個關係鍊,就在我打了三媽的故事之後我收到了一個訊息,他告訴我看了文...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說的一個故事關於教練愛的故事

慢慢的開始發現緣份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在我身邊的朋友就好像一張無形的網成了一個關係鍊,就在我打了三媽的故事之後我收到了一個訊息,他告訴我看了文章他有很深的感觸,面對人生的無常很有感慨,他說看完文章後眼眶濕了,他與三媽相識於他教球的那間小學,三媽總是很熱心的確擔任愛心導護媽媽,開朗如陽光般的笑容讓人難忘,對於這群孩子也有很深的感情,面對那次意外的傷痛,大家都很難過不捨,意外的在我文章裡又看到了她,想起她(三媽)眼淚差點又差點流下來。他也很瘋狂,那次我與他相遇的原住民盃他騎了五小時的機車趕來支持,在他因病離開執教的學校之後,再工作之餘他還是很持續的關注他愛的棒球運動,那次的無心插柳的行程拍攝也讓感受到了青少棒才俱有的天真與熱情

忠孝的宵夜的懇親日

他叫阿詰,雖然只是在小學短暫的教了他們兩年,但那群畢業的小朋友們還是很喜歡黏著他叫教練,而他也很很珍惜與他們相觸的時光,他說在這些有限的時間之內,他想好好把握機會跟他們相處,那天的原民盃認識"美灣灣"之後,也慢慢的與他熟絡了起來,他就是這樣的一個教練,明明很不熟的初次見面卻可以在短時間逗的大家心花怒放甚至讓大家喜歡他追著他討拍照,也說不上來他似乎對小孩子就真的很有一套,看到他們的互動我很好奇如果用再撩妹應該可以開班授課,他對於來比賽的原民盃孩子如數家珍,與我以往認識的教練相較,我真的很少看到如此感情深厚的感情互動,不是上與下的關係也不是有距離的交集,感情交流的方式很像親人的互動,像個懂事大哥對於年幼小弟的關心與呵護,再他們面前只是聽他們訴說像好朋友般的關心給他們一個說出心聲的感情出口在那天到高雄拍球的晚上,他忽然詢問我不知道我晚上願不願意跟他到一個地方,他說 :「我在忠孝有七個兒子,你今天晚上要跟我去看一看嗎?」帶你去看你一直說你被圈粉的那個球員,而他這樣的說法也引起我的興趣於是我與他來到衛武營園區一旁的忠孝國中,每周三的懇親日也是這群辛苦的一周訓練也是小球員可以小小放風的時間,也只有再這短短不到一小時的自由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有的小球員們可以排隊講公共電話與家人互訴思念,也有就近的家長帶點心來看自己小孩關心一下近況,有些人會面也只能孤單的坐在交誼廳看著大家的互動,出乎意料的阿詰與這批小球員感情很好,從一見到他的熱情尖叫衝來擁抱就知道他們的關係早以超出教練之外,他們開心的關心彼此近況耐心的聽著小球員講著打棒球的夢想,眼前的景象就好像回到當初在左營當兵懇親會的概念,他滿臉笑意的看著他們吃著宵夜滿足的笑容說著,似乎一天的疲累就不見了,對於剛才冒雨三十分鐘風塵僕僕的辛苦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說 :「看著他們打球成長,對我來說就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我說:「那你這樣等兒子(鵝子)畢業還可以追高中跟大學七年,這可真的是一個是個深坑啊 ! 」 他說 :「那也沒辦法啊! 因為他們都是我驕傲啊 !」那天之後才開始對他了解,那份真心出自對於這群孩子的愛很讓人動容也是一個讓我覺得很敬佩的教練。

 

 

一張機票與一張車票的距離

在國中畢業之後忠孝裡有幾個小球員被日本高校的球探看上,也在討論著他赴日打球的可能性,對於"旅日"他卻有很多想說的話也沒有辦法說出口,對於想表達關心的他也只能勤走小球員的家裡了解家裡的想法與看法,對於不介入決定他選擇跟他說說他大哥哥的建議,他說:高中去日本打球旅日沒有不好,但是實際上想要拼上去甲子園或選秀的機會真的不高,通常會來台灣找學生的日本高校,大部分都是野球實力在百名外的學校(日本本地多半好的選手都被日本百大的學校挑走了,導致百外的學校沒有學生)所以就算去了日本想要拼一片天似乎也會失去原有的競爭力,畢竟實際上也少有看到去日本打球三年的學生學成後有實力再回台選秀(台灣應屆讀書的選手已經撿不完了),而如果真的有能力的選手抱著希望想要挑戰日職也需要打進甲子園的更大挑戰,(但要多久才出一個陽岱鋼)所以語重心長的希望他可以深思熟慮再替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不要只是為了一些光鮮的抬頭對外有一個好聽的頭銜就決定要去日本發展,對於他台灣的機會真的會優於日本,他說:「我希望我以後有機會看關心你好不好的的時侯,是一張車票的距離,而不是一張機票的距離,他充滿感情的這樣對他說 。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