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7

很滿足,很幸福。我的籃球人生---吳敏賢

剛開始打SBL時,我就想過,要打到30歲再決定下一步,這是我自己早就決定好的時間。所以我希望,是由我自己出面來講,而不是讓我的親朋好友們透過任何消息來源被告知。 小時候我並沒有想...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剛開始打SBL時,我就想過,要打到30歲再決定下一步,這是我自己早就決定好的時間。所以我希望,是由我自己出面來講,而不是讓我的親朋好友們透過任何消息來源被告知。

 

小時候我並沒有想過要成為一個職業球員,我小學只是喜歡打球,常常在外面跟比自己年紀大的人打籃球,國中我原本念離我家很近的二重國中,學校有棒球隊,我就先去打棒球,打了一個禮拜覺得不太有趣,學校合球隊教練來找人,我就轉去合球隊。當時在合球隊雖然才一年級,但我打得不錯,教練也很想栽培我,但是後來還是覺得比較喜歡籃球,剛好知道光榮國中籃球隊在徵人,有個小學的學弟念光榮,得知這個消息再介紹我去,才加入光榮國中。

 

到光榮國中以後,我才真正算是加入正規的籃球訓練,不過當時照我國一就能在合球隊上場的成績,如果一直打合球,說不定也能當個國手,誰知道呢?

 

我國中大概178公分,不算多高,但是光榮國中的尤建昌教練及龍永業教練沒有改變我的打法,給我很多進攻的機會,不限制我的出手等等,我有很多機會可以掌握球權,這一直到高中和大學,都給我很多幫助。

 

打HBL這件事情我一直覺得我蠻幸運的,當初南山賈凡教練到中正盃,是想看李俊緯,他國中畢業就超過190了,但那一場我們擊敗當年國中聯賽冠軍梓官的比賽,自己表現也不錯,才讓賈教練也注意到我,不然原本我想說同樣在三重,就要去考HBL甲級的三重商工了。加入南山以後,又因為學長那屆原本人手就比較少,讓我一直都算是有機會,不用坐冷板凳。

在高中生涯,我自己最印象深刻、應該也是大家對我最印象深刻的事,就是高三從外卡直接一路殺到拿冠軍的事,前一年我高二的時候,我們其實就已經打到冠軍賽了,只是最後輸給新榮,所以在高三,大家都很想完成去年差一點點的冠軍,但是換成楊宜峰教練,我們和楊教練都在適應彼此,很多東西要重新配合,當然我們也很相信楊教練,但是在高雄的12強,一下子沒調整好,大家都慌了,結果落到要去打一天兩場的外卡賽,連我們自己都沒有想到。

 

外卡賽當天,我們大家反而精神很集中,我、昱安(陳昱安)、阿諺(彭俊諺)一起鼓勵大家,不管怎樣,都一定要先拚回八強才行,第一場打三民(家商),雖然輸三分,但我們都知道球隊已經不像之前狀況不好的樣子,第二場打泰山,我們都很有信心,回八強以後,大家的目標都是先進四強再拚冠軍,球隊的士氣也好很多,才順利進四強。

 

當時的循環賽裡,我們先輸能仁,再贏高苑,最後一場比賽對新榮,我們要贏才有冠軍賽可打,如果輸了就是能仁和新榮爭冠軍,我們和高苑打三四名。有人說因為能仁比較被看好,所以新榮想要放我們進去跟他們打冠軍賽,但不管是不是這樣,總之我們就是贏了新榮,楊教練也叫我們把氣勢維持住,我們一定夠強,就算是對手有所盤算,我們還是靠自己的能力拿到爭冠的機會。

冠軍賽多半看好新榮,但我們還是很拚,其實最後很驚險,落後一分,我有兩次罰球,第一球居然沒進,失去直接贏球的機會,好險第二球有進,延長賽再靠賴國維、劉韋辰的表現,幫助我們拿到冠軍,這段從外卡賽拚到拿冠軍的經歷,一定會是我一輩子很難忘的回憶。現在想想,如果那兩次罰球都沒進,我們沒有冠軍,不要說後面球員生涯會改變,搞不好因為信心崩潰,我可能就不會繼續打球了。

在HBL拿到冠軍,我還拿到MVP,那應該是我生涯最顛峰的時刻,但其實那時候也出現一個低潮,原本我高中的時候,SBL和大專還沒切割,所以我早早就想說可能有機會直接拚SBL,結果加入國體後,SBL卻跟大專切割,大專生都不能打SBL,夢想突然斷了,我其實有點自視甚高,滿心只想打SBL,覺得留在UBA沒什麼意思,在國體的練球狀況很差,應該可以用荒廢來形容,後來想想,覺得大一的我很對不起國體,也對不起我自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