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ROAD TO MADRID 2019】歐冠決賽:托特納姆熱刺 vs 利物浦

I Love Football 足球狂熱! 撰稿:神奇隊長 校閱:麥達斯歐文 總編輯:神奇隊長 【ROAD TO M...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利物浦】

 

一、點將錄

 

二、晉級過程

 

 

三、決賽經驗

利物浦是英格蘭足壇歷史上在歐冠賽場拿下最多次冠軍的球隊,總共八度進入決賽,其中五次能稱霸歐洲、只有三次折戟,決賽奪冠率高達67.5%。二十世紀的70、80年代是紅軍稱霸英格蘭和歐洲足壇的時代,也是利物浦隊史最輝煌的黃金歲月,在1977年至1985年期間,利物浦曾五度叩關歐冠決賽、四次拿下冠軍,唯一一場敗仗卻是1985年的海瑟爾慘案,當年紅軍以0-1敗給尤文圖斯,更發生球迷不幸身亡的慘劇。在此之後,利物浦開始走下神壇,在英格蘭賽場的霸主地位不保,歐戰成績也不復榮光,直到「拉法中興」時期,由西班牙教頭貝尼特斯(Rafael Benitez)執教時期又於2005年和2007年進入決賽,其中2005年正是著名的「伊斯坦堡奇蹟」,紅軍三球落後大逆轉拿下第五冠。若總計歐洲各大賽事,利物浦囊括十一座各項冠軍獎盃,除了為人熟知的五座歐冠冠軍外,還有三座歐洲聯盟盃與三座歐洲超級盃,僅獨缺歐洲優勝者盃。

 

四、慣用陣型

​利物浦主教練克洛普(Jurgen Klopp)此前是「4-3-3」陣型的擁護者,但本賽季在引進法比尼奧(Fabinho)後曾改打其擅長的「4-2-3-1」雙後腰陣型,不過到了下半季,法比尼奧真正融入球隊後,就又回到「4-3-3」的懷抱。(見「圖2」)

圖2:利物浦的常用陣型。

 

五、球隊近況

利物浦在季末衝刺階段的狀態相當好,近十場比賽取得9勝1負,唯一一場敗仗出現在歐冠準決賽第一回合以0-3慘敗給巴塞隆納,其餘九場勝仗不乏擊敗切爾西、對巴薩上演的「安菲爾德大逆轉」和聯賽收關戰贏狼隊等重要戰役。

 

六、傷病問題

利物浦目前唯一的傷兵是幾內亞中場凱塔(Naby Keita),長期病號戈麥斯(Joe Gomez)和張伯倫(Alex Oxlade-Chamberlain)都已傷癒歸隊,而季末受傷的巴西前鋒費爾米諾(Roberto Firmino)也能參加決賽。

 

【綜合分析】

 

本場決賽,雙方的預計先發陣容:(1)對於托特納姆熱刺而言,陣型是比較難預測的,因為波切蒂諾的變陣能力太強,但很有可能會以「4-2-3-1」的陣型,擺上萬亞馬(Victor Wanyama)和西索科(Moussa Sissoko)的雙後腰組合保護防線,前場則由晉級英雄盧卡斯-莫拉(Lucas Moura)領銜鋒線,傷癒歸隊的王牌前鋒凱恩在板凳待命。(2)利物浦則肯定使用「4-3-3」陣型,薩拉赫(Mohamed Salah)和馬內(Sadio Mane)連袂登場,中鋒位置可能由「安菲爾德大逆轉」的功臣奧里吉(Divock Origi)擔綱,主力前鋒費爾米諾則從替補席出發,三中場由隊長亨德森(Jordan Henderson)、維納爾登(Georginio Wijnaldum)和單後腰法比尼奧組成。(見「圖3」)

圖3:預計先發陣容(托特納姆熱刺:藍;利物浦:紅)。

有鑑於兩隊都長期處於「穩定狀態」,即總教練執教時間都超過三年以上,同一批球員對壘次數較多,雙方都非常熟悉。本場比賽的關鍵在於兩點:(1)一是邊後衛能否給予鋒線足夠支援;(2)二是能否減少失誤和攻防轉換中的把握度。

先從利物浦談起,紅軍在陣地進攻和「高位反反擊」中會從基礎的「4-3-3」陣型,藉由邊後衛插上而形成極端的「2-3-5」,兩邊後衛提供寬度、和邊鋒做出邊路傳導。此時三中場的作用有二,一是作為中繼站將球導向弱側,二是其中一名中前衛插入禁區作為三箭頭外的第四個射門點、維納爾登為箇中翹楚。回到邊後衛,利物浦的兩名主力邊後衛,右路阿諾德(Trent Alexander-Arnold)和羅伯森(Andy Robertson)有個共同點,便是45度角傳中質量很高,又由於利物浦鋒線三箭頭習慣性內收至中路,導致對手的後防線會緊收,再由同側邊鋒引開防守,邊後衛的傳中空檔就很大,屆時在禁區內會形成三個得分點,中鋒、對側邊鋒和後插上的中前衛,分別攻擊近門柱、後門柱和罰球點,藉此於禁區內的人數優勢獲取進球,維納爾登在「安菲爾德大逆轉」的兩個進球皆是如此打法的變化所產生。(見「圖4」、「圖5」)而在這個打法中,阿諾德尤為關鍵,除了傳中腳法好外,他還能直接做出大腳轉移,把球在不經過多腳轉移就交到弱側邊後衛的腳下,也就是利物浦能夠極盡利用球場寬度,使得對手的防守重心出現漏洞。(見「圖5」)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