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作者:木永可名

記得那年我們相遇 西苑高中 那個叫做伊蘭的王浩軍

西苑一壘守護神 他叫王浩軍教練叫他壘弟大家叫他王小黑,注意他已經有好一陣子時間, 引起對他的興趣完全只是因為他長的非常超齡的外表,很特別吧 !! 2017年那年得黑豹旗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西苑一壘守護神

他叫王浩軍教練叫他壘弟大家叫他王小黑,注意他已經有好一陣子時間, 引起對他的興趣完全只是因為他長的非常超齡的外表,很特別吧 !! 2017年那年得黑豹旗他僅高一,就再那年的黑豹旗表現的活躍亮眼。他在打擊方面很有實力,比賽中也常會被安排在關鍵的第四五棒,在陽光下健康黝黑發亮的皮膚,如雄鷹般的銳利雙眼,在場上他的聲音不太多,所以再一群人中他就往往顯現的不是很耀眼,我滿喜歡看他的比賽,在隊伍中擔任中心打線的他,也不枉費大家對他的信任,總能屢屢建功恣意的揮棒打擊後攻站上壘包。

而他就是這樣的一個選手,一個出色卻沒有被注意到的選手,也許你曾看過他但卻叫不出他名子,甚至關注他的朋友也沒有很多,你好像都注意一些冷門的選手啊~一個朋友這樣對我,老實說也真的有點替他感覺可惜,他的低調木訥寡言也讓外面少了很多認識他的機會。我很想稱他為西苑一壘守護神,因為投手投出的球只要被打到,場上的一壘就會是最重要的位置,而站在這個第一防線隊員的表現也就至關重大,面臨跑壘不僅要觀四面聽八方,更需要有如同鷹眼很銳利的眼神才能隊場上的一切狀況一目了然,打出暗號如脫兔般的敏捷移動夾殺,甚至有時才能展出華麗的劈腿功踩壘伸手接球觸殺,每個動作也都需要"快狠準"才能順利抓到出局數,而他也是有這些條件的優秀選手,稱壘弟他為西苑當家一壘守護神真的也不為過。


圖片:王浩軍 臉書 提供

那你的棒球之路是甚麼?

我想這一切都要從他爸爸說起,他說到小時候的爸爸曾經是紅葉少棒的一員,放學後的他都會到馬賽國小找爸爸,小時候隔著球網看著爸爸打壘球身影也真的覺得爸爸很帥氣,就這樣一看就是三年,有次從棒球隊操場經過時,馬賽國小的教練突然揮了揮手叫他過去,詢問他這樣每次來看打棒球是不是也對打球有興趣,詢問那時的他想不想加入棒球隊,要他回家跟家人討論好好想一想 !

還記得爸爸以前是紅葉國小的球員,但之後因為某些原因爸爸只能自己心愛的棒球放棄無法繼續,一直拼命的工作辛勤養家,等他長大了確還難以忘記紅葉少棒曾帶給他的快樂,所以才會有空就想去動動筋骨跑跑壘,自那時開始他打從心底似乎也有了一個聲音想要成為像爸爸一樣的好手,那天回家之也詢問爸媽是不是也可以打棒球之後,正式開啟了他的棒球之路。

圖片:王浩軍 臉書 提供

圖片:王浩軍 臉書 提供

圖片:王浩軍 臉書 提供

我後悔了我不想打棒球了

「一開始的我是從投手練起,正覺得一切都得心應手了之後,在盃賽表現的也都還不錯之後,沒想到升學到了三星國中也需要學習不同的課題,原來在這我很苗小做好一個工作也不是就能在球隊好好生存,再那三年裡不僅要如何學習當個優秀的捕手觀四面聽八方甚至配球掌控全局,甚至準備比賽還需要每天反覆的打擊練習增加自己的球感,原本以為打球不就是就是輕鬆開心的運動,但萬萬沒想到到了三星才覺得棒球好像跟我想的不一樣」。
在正是摸球之前需要一再的練習棒球"基本功"三星國中在宜蘭也是傳統的科班很重視打球的基本動作跟體能訓練,除了日常體能練習以外最可怕的應該是晚上的魔鬼訓練,國中當時的我因為身材矮矮胖胖的像一隻青娃一樣,一開始球場體能跑步也都跟不上大家,跑步跑到腳都"鐵腿"了,教練還是在一旁看著大家,一直要全隊上所有人都完成訓練之後才肯罷休,而原本以為跑步完了可以準備休息睡覺了,但是之後教練還是不放過我們要再蛙跳沿籃球場回去,剛去三星沒多久也沒有適應期就馬上面對這樣像天堂路的體能訓練真的覺得受不了.....

那天我打電話給爸爸說 : 「爸爸我後悔了,我很想家我不想打棒球了」,但是爸爸溫柔的跟我說 : 「 你現在就放棄了,也就會跟我先前一樣會有一個遺憾到你長大後才會發現,說放棄很簡單但也許之後你就再也不會有機會打球嘍,既然當初打球是你自己選擇想要走的路,爸爸希望你堅持一下撐下去,路不走到底怎麼知道自己不行呢 ?而未來的路也是你要自己走的,爸爸也沒有意見只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我到底是真的不喜歡棒球,還是面對面前的困然想要選擇逃避?我想了很久,爸爸說 : 「也不要忘記你有一個布農的名子,你叫做依蘭希望你是我們家的驕傲」,聽到爸爸這樣說,我也只能咬著牙撐下去,因為我不想讓我的爸爸失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