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作者:沙拉

稻田收割八次之後──畢業了,夢想還在轉彎的地方

「打完玉山盃之後,我就要畢業了,再也無法跟這些隊友在同一個球隊打球。」 隊史的最後一場玉山盃 玉山盃青棒錦標賽是許多青棒選手高中三年的最終戰役,因此格外地青春熱血。 最後一場玉山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打完玉山盃之後,我就要畢業了,再也無法跟這些隊友在同一個球隊打球。」

隊史的最後一場玉山盃

玉山盃青棒錦標賽是許多青棒選手高中三年的最終戰役,因此格外地青春熱血。

最後一場玉山盃,場上的每一次投球、每一次揮擊、每一個撲接、每一個滑壘,每一個奮不顧身的瞬間,都可能是最後一刻,都飽含著高中三年有笑有淚的回憶。

今年的玉山盃預賽在宜蘭羅東、高雄立德兩地開打,也是睽違十二年玉山盃再次在羅東棒球場舉行。但對以中道中學為主體的宜蘭縣代表隊來說,這不只是本學年度的最後一個比賽,更是中道青棒隊隊史的最後一個選拔賽。

去年因經費不足而停招的中道中學棒球隊,是宜蘭縣目前唯一的甲組青棒球隊。陣中只有高二、高三的選手,在結束這學年的賽事之後,隨著高三球員的畢業,人員不足的中道青棒隊也只能轉型為社團球隊。

中道中學青棒隊隊史上的最後一場玉山盃

在這個形同走上解散之路的前夕,中道中學球員們的最後一場玉山盃,休息室穿梭著手持攝影器材,裡裡外外奔忙著拍攝的身影。他們不是媒體,也不是校方人員,他們是畢業自中道青棒隊的學長,現就讀於世新大學的楊朋諭、楊朋諺兄弟檔。

「從大一的時候聽到中道要停招,我就決定要拍這個題材。」想用自己的鏡頭留下學弟、留下教練的身影,世新大學資訊傳播系大二的楊朋諺說:「聽到要停招的消息覺得很難過,畢竟自己是從中道成長過來的,希望能夠經由正在學習的東西替球隊宣傳,幫助、回饋球隊。」

從規劃拍攝的內容、鏡頭的擺設,到要傳遞的想法,楊朋諺準備了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最後拍出來的影片只是學期末一個很小很小的作業,但對我來說,這不只是一個作業,我用很大很大的心力去對待它。」

世新大學資訊傳播系楊朋諺

 

用很短的時間愛上,卻必須花很長的時間離開

許多時候,我們愛上了什麼,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談起為什麼開始打棒球,哥哥楊朋諭的理由有些特別:「小學的時候參加非常多校隊,可是不管是什麼運動,都很快就學會了,可能一個月就打上先發。」那時的楊朋諭覺得所有運動都很簡單,可是沒想到接觸了棒球,卻學了很久都學不會,激起他想要把棒球打好、想要征服這個運動的鬥志。然後就從明道國小、長安國中、中道中學,一路打到現在。

大概是國三的時候,楊朋諭開始思考自己未來是不是要繼續打棒球。「那時候長大了,比較會開始思考未來,想著要為家庭扛下一點責任。」因為覺得自己沒有機會打進職棒、或是待遇較好的城市隊,所以得另覓出路。可是對從小就是在打球的楊朋諭來說,突然要讀書考試的話,也未必能順利升學,不如就先透過棒球、體保這個管道升學。「本來是打算只要打到高中畢業就好,可是高三的時候,剛好教練推薦可以來世新大學,覺得這邊很不錯就來了。」

中道中學時期的楊朋諭(2014.07)

而最初只是因為覺得新奇:「為什麼打棒球會有女生在看?那我也打一下好了。」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而接觸棒球的楊朋諺,其實早在升上國中之後,就發現自己不那麼喜歡打棒球。

「其實開始打棒球之後,我的目標就是跟哥哥一起在球場上、很快樂的打球。可是這個願望真正實現,只有在國小的時候,到國中之後,打棒球變成一件不是那麼讓人喜歡的事。所以後來都是為了家人在打球。」從國小到現在一路跟哥哥同隊打球的楊朋諺說:「國、高中的時候,爸媽的感情不太好,可是我發現只要我比賽,爸媽就會來看,他們就能互相聯絡感情。爸媽還有哥哥,家庭是讓我一路堅持打球打到高中的原因。所以像世新大學很多球員有時間就會去打乙組比賽,但我不太會去外面打乙組,因為我就只是想跟哥哥一起打球、想靠棒球維繫父母感情,其實自己沒有很喜歡打棒球。」

中道中學時期的楊朋諺(2014.07)

現在分別就讀世新口傳、資傳系的楊朋諭、楊朋諺,雖然也還在世新棒球隊打球,但對他們來說:生活不再像過去以棒球為重心,未來也不打算倚賴棒球維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