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作者:張尤金

不是蝴蝶的蝴蝶球?「Z魔神」本季讓打者0安打的Eephus魔球

常看棒球比賽或棒球漫畫的球迷,或許一直有、或是曾經有過這樣的疑問:有沒有一種必殺秘技,投手很少使用,但只要一出手,打者絕對打不出安打?​ 圖片來源:Matthew Stockman/Gett...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常看棒球比賽或棒球漫畫的球迷,或許一直有、或是曾經有過這樣的疑問:有沒有一種必殺秘技,投手很少使用,但只要一出手,打者絕對打不出安打?​


圖片來源:Matthew Stockman/Getty Images

 

這大概是漫畫才有的劇情,但在現實生活中如果要我選的話,我認為Zack Greinke的Eephus魔球或許是相對接近的。

 

我們先從Eephus開始說起吧!什麼是Eephus?其實就是國內俗稱的「小便球」。說到這裡,你的腦海中有沒有浮現那顆自由落體小白球的畫面?

Hamilton_folly_floater_medium

 

La_lob_medium

 

Duque_eephus_medium

 

"Eephus"這個名詞的背後有一段故事。

 

 

"Eephus"這名詞是怎麼來的?

 

1930至1940年代活躍於大聯盟、生涯拿下143勝的投手Rip Sewell:


截圖自Brad Palmer/Youtube

 

Sewell曾經在一次打獵意外中,被同伴誤射14顆鋼珠子彈,其中右腳大拇指的傷勢一度危及他的投球生涯,原本的速球和曲球威力大打折扣,他知道,是該增加新球路來作點改變了。

 

Sewell試著用三根手指來控制球:


截圖自YouGoProBaseball/Youtube

 

他將球往天空丟,據目測最高約有25英呎,大約7.6公尺,將近兩層樓那麼高,接著以超級誇張的弧度和快速旋轉,掉入本壘板,雖然當時還沒有測速槍,但一般認為他的球速最快也不會超過時速50英哩。

 

當海盜總教練Frankie Frisch第一次在比賽中看到Rip Sewell對老虎外野手Dick Wakefield投出這種球路時,他簡直是傻眼。Frisch問Sewell的隊友Maurice Van Robays:

「這什麼鬼?」

 

Van Robays很不屑地回答:

「Eephus又沒有什麼,這就是個什麼都不是的球路。」

 

當時沒有人真的聽懂Van Robays說的"eephus"到底是什麼意思,以至於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有人猜測他要說的其實是希伯來文的“efes”,也就是「零」的意思。

 

不過至少Rip Sewell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後來投了兩個20勝的球季,而"Eephus Pitch"也就變成這種球路的專有名詞。

 

以下是Rip Sewell的投球片段,這一球在1946年明星賽被神人Ted Williams打成全壘打:

 

如果你不健忘,出身古巴、生涯主要效力洋基的「公爵」Orlando "El Duque" Hernandez也是箇中高手,但下面就玩過頭了。他面對當時如日中天的金童A-Rod,連投兩顆Eephus Pitch,結果被A-Rod打出左外野全壘打牆外:

 

這告訴我們,球速慢是Eephus Pitch​的致勝關鍵,卻也是致命傷,因為它夠慢,所以打者一旦適應,後果是不堪想像的。

 

 

不是蝴蝶的蝴蝶球?

 

曾經有人形容Eephus Pitch就像「不是蝴蝶的蝴蝶球」,該怎麼解釋這種說法?

 

或許可以這麼說:Eephus Pitch和蝴蝶球都是慢速變化球,對投手來說,因為球速慢,所以投球時手臂不必太費力;對打者來說,來球有明顯的下墜幅度,但卻是好看不好打。從投打這兩個角度看,Eephus Pitch確實有蝴蝶球的味道。

 

至於Eephus Pitch「不是蝴蝶」的原因很簡單:蝴蝶球不會旋轉,會隨氣流的變化而像蝴蝶一樣亂飄,但Eephus Pitch則否。

 

下面影片是大聯盟近年來被稱為"Eephus Pitch"的投球:

 

你可以發現他們和古早Eephus Pitch的最大差別:古早的Eephus Pitch必須放慢投球動作,甚至與原本的投球機制完全背離,才能投出那種將近兩層樓高、近似自由落體的下墜球;但近代的Eephus Pitch其實更像是超慢速曲球,以道奇左投Rich Hill為例,他這一球雖然慢到只有66 mph,但投球機制和擺臂速度其實與速球幾無差異,如下面影片所示:

 

綜上所述,我們一般看到的曲球平均球速大約落在77 mph上下,相較於其他球種,曲球因為球速慢,常被稱呼為"Slow Curve";但類似上面看到球速只有65 mph上下、甚至如Randy Wolf、Alfredo Simon這種不到50 mph的超慢曲球,稱之為"Eephus Curve"或許更為貼切。相較於古早時代從二樓掉下來的球,近代的"Eephus Curve"一樣靠速差和下墜幅度混淆打者的timing,但不管是飛行弧度或投球機制、擺臂速度其實都迥異於古早的Eephus Pitch,反而更近似慢速大曲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