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球迷的視角:決策者的代價、失利的金州勇士

這是許多人收看總冠軍賽第六戰的場景:可能在中學生或大學生的課堂、可能是一間小到不行的辦公室、也許是一間運動酒吧餐廳、甚至只是家裡寬敞客廳的沙發上。 那裡有一群人,各自盯著手機螢幕,或是共同圍著一...

作者:小狼

請繼續往下閱讀

Ku Renaiz

是非常考驗球迷的
說句難聽的 四年老勇迷
還有大量寄生暴龍迷

當這些球隊不在是頂尖爭冠球隊
球迷自然會離開
看看當時的湖人 熱火 騎士
現在還剩幾個球迷?

daniel6114

推 為了3連霸 所有勇士球員都不計一切了
但KT KD明年的報銷卻是最苦澀的結果
不過卸下連霸壓力的勇士
或許下季也可以放寬心打球
勇士加油!

優雅滑翔機

好幾年不看球了,但是前天的封王戰是我這些年來看過最讓人感到開心的比賽!這場比賽讓我看到傳統籃球的美好!!!

銀河

同意你說「沒有完美的決策者」,因為只有未來才知道成敗,但永遠不要失去做決定的勇氣。

David Mak

謝謝為香港發聲!

小狼

不客氣!這幾天關注著香港新聞一直非常焦躁難安,希望所有懷著信仰的勇士都能夠平安。

fb - 劉海天

部分香港人 在反對的
「送中條例」是甚麼?
(轉貼文)
講白了就是:
現在香港人,在中國大陸、
台灣、澳門犯罪,
只要逃回香港,
不但不必遣送
陸、台、澳 受審,
連在香港都不能審判
(因為在當地沒犯罪)。
有趣的是:
香港人在馬來西亞、新加坡
等英國前殖民地區
或英國本土犯罪,
卻要遣送去當地受審。
這本來就是
很詭異的司法狀態,
香港有回歸嗎?
還是香港人
喜歡當【英屬】殖民地?

陸仁賈

@fb - 劉海天 您這是新詩嗎?有點看不懂....尤其斷句跟標點好像對不上.......

陸仁賈

@fb - 劉海天 您這是新詩嗎?有點看不懂....尤其斷句跟標點好像對不上.......

C.h. Law

@fb - 劉海天
再詭異也不及內地的司法制度詭異

我錯了
內地根本沒有司法制度

高涵謙

這並不是勇士隊最煎熬的時候,連續 12 年無緣季後賽,18 年僅參與一次季後賽,才是勇士最難熬的考驗,相信真正的勇士迷,經歷過 We Believe 的歲月還能不離不棄,現在並不絕望,因為他們還有 Stephen Curry 這名 MVP。

小狼

可以說浪花兄弟組合一直到雙人退休之前,勇士就等於宣告不會再回到最黑暗的時刻。

境鏡靜

希望三巨頭可以一起在勇士終老,那真的是很棒的傳奇。

陸仁賈

真心覺得GSW fan已經很幸福啦,至少打出成績了,看看PHI Sixers fan,那才叫......WTF.....

這是許多人收看總冠軍賽第六戰的場景:可能在中學生或大學生的課堂、可能是一間小到不行的辦公室、也許是一間運動酒吧餐廳、甚至只是家裡寬敞客廳的沙發上。

那裡有一群人,各自盯著手機螢幕,或是共同圍著一台電視,關注金州勇士的王朝是否會終結在此刻、關注加拿大人從十九世紀末期以來,在籃球領域的第二次偉大成功#註1

有些人期待著"GAME 6 KLAY"的再次誕生、有些人企盼那個「三連霸阻止者」能再寫下一筆驚人之作。

不論你對「王朝終結」的定義是什麼,在那一刻等著看金州大軍墜落的人們,就是想看他們的對手捧起歐布萊恩金盃。而也有一群真誠的多倫多人,焦慮地在這座城市裡守候。

更加神奇的是,籃球讓這群各持立場的人們,能夠聚在一起享受快樂。

 

註1:十九世紀末,籃球界出現了第一個詹姆斯。即使當時的人們知道如何將各式球狀物扔進紙箱、垃圾桶之類的東西,是這個來自加拿大的詹姆斯將它實現了。他是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博士。

後來人們認識了來自美國的張伯倫、羅素、喬丹、科比,以及另一個偉大的詹姆斯,還有今日的杜蘭特、柯瑞,這些人都帶領一支或數支NBA球隊拿下了冠軍;

或是數以千計來自世界的頂尖籃球員,如諾威斯基、吉諾比利等等也都做到了,讓他們的國家以他們為榮。但加拿大人從未替偉大的奈史密斯博士在NBA拿下一座冠軍(籃球世界的最大殊榮,雖然也有人說是奧運冠軍),直到2019年。

 

球迷視角

當湯普森(Klay Thompson)落地、抱膝哀嚎那一刻起,我知道勇士這次的三連霸旅程就到這裡為止了,柯瑞(Stephen Curry)也知道。

 

當柯瑞用力將球砸在地上,緩步走向場邊席地而坐,望向遠邊對角被眾人圍住的湯普森,他知道這場比賽的結果、系列賽的希望,會因為這一次跟他奮戰八年的夥伴傷退之後而完全扭轉。他知道這夥伴對球隊的重要性。

不過即使知道這一點,他也依然必須維持住領袖的身分,帶著這群勇士打到最後一秒鐘。

 



像是當今站在前線的香港人民一樣。不論爭取怎樣的價值與信念,他們知道在這次對抗中沒有勝利的保證,即使如此,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奮戰會成為歷史中銘記的一次重要事件,即使沒有獲得最後的勝利,也要奮力一搏。

 

意外地在傷病侵蝕重要輪替球員的狀況下,即使勇士最後賭上一切可能性,並且贏下了第六戰,多倫多的收官戰他們也不可能贏得下來#註2

 

註2:湯普森是在這個系列賽中唯一能在柯瑞被包夾時,近乎完美地分擔進攻端壓力的人,命中率54.1%、三分58.5%,場均26.5分。

在湯普森執行完兩罰退場後,柯瑞不斷被包夾卻無計可施,共計六投一中,三分四投盡墨,只拿下四分、傳出一次助攻、發生一次失誤。最後那次成功跑出來,卻沒能投進的「波士頓戰術」,讓他們的旅程停在那一個時間點。


重要性

自從杜蘭特(Kevin Durant)兩年前夏天的「決定2.0」以來,球迷開始慢慢忽視了浪花兄弟對勇士的重要性。那是他們的建隊基礎概念:一位現象級自走砲、一位頂尖的無球跑動投射大師。

那確實讓他們成為了隊史四十年來的第一支冠軍球隊,還有隔年破例行賽紀錄的73勝,儘管那年結束的並不好。

即使是杜蘭特來隊的第一年,還沒老化的替補群以及
正在軍備競賽過程的NBA聯盟,讓那年的勇士依然有跑動戰上的主宰力,再外加一個近乎無解的進攻機器。

這讓他們得到了一次161敗的季後賽之旅,雖然那年也是黑得可以。我們可以說帕楚利亞的一腳改變了這兩年的聯盟版圖,但那年的勇士畢竟也是一支差點完成全勝的冠軍。

(冠軍就是冠軍,沒什麼好質疑的,也別再質疑今年的多倫多暴龍。他們就是冠軍。)

後來那年,來勢洶洶的魔球火箭造成了勇士不小的麻煩。

受傷的伊古達拉、退化的李文斯頓,使他們陷入兩年來第一次在系列賽被聽牌的絕境。然後我們再次看到了”GAME 6 KLAY”。這個冷靜沉著克服逆境的團隊文化,最後戰勝了拼拼湊湊的魔球理論。

今年的第六戰好像重現了所有畫面,直到湯普森第一次退場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