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2

【F1】輪胎三部曲-過去-FIA、車隊、供應商的惡鬥,2005美國大賽事件

早先,我們提到了現在,眾車隊車手們遇到的輪胎問題;我們也提到了未來,2021年準備導入的新輪胎規則。這一次,讓筆者帶領各位回到過去,把時間拉回F1歷史上…不,更應該說是整個賽車運動史上著...

作者:Osbor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早先,我們提到了現在,眾車隊車手們遇到的輪胎問題;我們也提到了未來,2021年準備導入的新輪胎規則。這一次,讓筆者帶領各位回到過去,把時間拉回F1歷史上…不,更應該說是整個賽車運動史上著名的黑事件-2005年美國大賽。

暖胎圈結束後,14台用上Michelin輪胎的車輛一起回到維修區退出比賽,起跑線上剩下6台使用Bridgestone輪胎的賽車。全世界一片譁然。這樣的事件到底為何會發生呢?

前情提要

印第安拿波里賽車場(Indianapolis Motor Speedway)是著名的Indy 500舉辦場所,自從賽道於2000年完成符合FIA第一級賽場標準的場內賽道後,該賽道自同年起至2007年勝任美國大賽的舉辦地點。這條賽道的第13彎正是環形賽道著名的超高速傾斜彎,是全F1賽季獨一無二的彎角。

和現在的單一輪胎供應商不同,當年是有輪胎戰爭的,由Michelin供應含雷諾、麥隊在內的7支車隊,由Bridgestone供應含紅軍在內的3支車隊。

除此之外,當年的F1還有條規則:一套輪胎必須從排位賽開始一路使用到比賽結束,之間不能換胎。正是這條規則,讓Kimi Raikkonen於紐柏林舉辦的歐陸大賽,因為輪胎的嚴重磨平區,導致懸吊系統崩解,在最後一圈飲恨退賽,把到手的勝利拱手讓給主要競爭對手Fernando Alonso。

事件初期

一切的擔憂始於Ralf Schumacher於FP2在13彎以接近300公里的高速上牆。前一年度的比賽,小舒就曾在同一彎高速撞牆,導致背傷送醫,缺席了好幾場比賽。自由練習這一撞也讓小舒缺席了剩餘的賽程,接替的第三車手Ricardo Zonta(註:1999年加拿大大賽撞上冠軍牆的第一位車手)也在同一彎出事,眾人開始嗅到事情的不對勁。

(影片中可以看到大舒非常擔心弟弟的不斷張望)

除了印第安拿波里賽道的第13號彎,F1賽程表中都沒有這種高速又緊貼護欄的彎角,如果輪胎在這樣的彎道發生異常,會導致車手完全沒反應時間,直接就是高速上牆。

米其林開始緊鑼密鼓的調查到底發生什麼事,甚至緊急調派了新版的輪胎過來,但是並沒有得到多大改善。時至周六,他們還是找不出癥結點,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現行輪胎可能連十圈都撐不過。

米其林事後的調查發現,輪胎並沒有問題,製程也沒出紕漏,而是輪胎設計上就有根本性瑕疵,無論怎麼加強輪胎都無法承受第13彎帶給他們的強大壓力。

看到這邊大家不免質疑:一個米其林這麼大的輪胎製造商,為什麼還會犯設計失誤這種根本性的錯誤?

這邊大家先有個背景知識,印第安拿波里賽車場並非F1的官方測試賽道,因此Michelin只能透過前年度的經驗及模擬器的數據來推測輪胎可能面臨的壓力,而Bridgestone卻有Firestone這個子品牌供應印地系列賽,因此得以獲得輪胎的實際使用數據

知道這些事情後,接著讓我們探討這第13彎到底為什麼會給輪胎這麼強大的壓力。

前面的文章就曾介紹過,輪胎正是藉由橫向的延展,達到幫助車輛快速轉向過彎的機能。反覆的延展,會讓橡膠開始分解,當分解到達一定程度,就可能造成輪胎失效。輪胎供應商在製造他們的產品時,理解這樣的橫向力量有多大是設計輪胎耐受度的重要因子。

正常來說,第13彎這種超高速彎對輪胎的壓力就已經非常大,再加上此彎還有9.2度的傾斜角,對輪胎產生的壓力是更為龐大。這邊我們用Alonso參加印地500的照片來跟大家說明:

各位可以看到,藍色箭頭是地心引力對賽車的拉力。橘色箭頭是車輛貼緊路面,下壓力產生的方向。中間產生額外的紅色箭頭,就是讓賽車得以這麼高速過彎的額外力量,但也是這個額外力量,對輪胎產生極大的額外橫向壓力。

米其林當然知道這樣的壓力,這也不是他們第一次在Indianapolis比賽。接下來的賽道變動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2004到2005年間,比賽當局有對賽道本身進行路面重整,使用的是一種刨磨工法(Diamond Grinding)。這個工法在一般道路中也會使用,會讓路變得更安全,更好開,雨天時也不容易造成積水。但由上面的影片我們可以知道,此工法會讓路面產生一道道平行於前進方向的溝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