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作者:santa

土耳其的全民公敵 - Enes Kanter

Enes Kanter的笑臉是很有欺騙性的,如果看著他在日常生活時臉上洋溢的笑容,會覺得這位替波特蘭在季後奮戰的六呎十一吋中鋒似乎無憂無慮,但是在笑臉下的這位年輕人是一位土耳其的全民公敵,是童年偶像H...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年,Enes Kanter前往印尼舉辦籃球夏令營活動,但卻突然收到印尼當局正在搜尋他的消息,Kanter只能匆忙地搭上第一班他能搭到的飛機遠離印尼。在他到達羅馬尼亞之後,Kanter遇到了另一個問題,他的護照已被註銷所以他並無法入境,他只能再飛到倫敦,接著使用綠卡做為自己的身份證明以得到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同意,讓他搭上回到美國的班機。

在離開印尼後的48個小時,Kanter總算踏上了美國的土地,不過事發之後六天,土耳其政府宣稱Kanter是恐怖份子的一員,並發出了對他的逮捕令。在那之後,Kanter便正式開始了與土耳其政府的戰爭,他大聲疾呼Erdoğan是位獨裁者,並稱這位總統為「我們時代的希特勒」,他接受了數十場的各家媒體訪問,並在訪問中控訴土耳其政府。

政府方的反應相當直捷,Kanter雙親的家遭到了搜索並被取走了大量的電子產品如電視、電腦及手機等,希望能找到Kanter與家人聯絡的證據。稍後他的父親Mehmet Kanter也被當局逮捕,罪名是與恐怖組織往來密切,雖然在獄中待了七天,但他的父親對在獄中發生的一切閉口不提。Kanter當然也被土耳其政府安上了罪名「公開侮辱總統及其顧問Hedo Turkoglu」,並且求刑四年。

 

 

「Fethullah Gülen是位恐佈份子領袖,而Kanter則是公開支持這位恐怖份子。」Turkoglu說。「已經有數百萬人證明那是一個恐怖組織,而他們策劃了2016年的政變,並造成251人死亡及三千人受傷。」「我的政府只是針對那些與Fethullah Gülen恐怖組織的關連者。」

當多數美國人認為Kanter是一位勇於與暴政搏鬥的英雄,願意為了他的信念而戰時,Turkoglu卻有不同的說法:「這種稱他為英雄的說法很可笑,我對於美國人這麼想感到驚訝,因為我認為如果有人在美國公開支持一位政變策劃者,美國人應該也會很煩惱。」

對於自己與Enes Kanter在Twitter上的論戰,Turkoglu則是這麼回覆:「我並不是針對任何人,我是在發出一個訊息告知人們;特別是我的朋友以及在美國的支持者們,什麼是真實與什麼不是。這並不是只對美國帶來危險,這個組織是對全世界都有危害性的。」

 

本季季中轉至波特蘭效力的Enes Kanter: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019年一月,土耳其政府向國際刑警申請發佈了對Enes Kanter的紅色通緝令,同時各種死亡威脅也在逼近著Kanter的身邊,各式各樣的恐嚇訊息充斥著他的生活,也因此在二月加入波特蘭拓荒者時,Kanter的工作清單裡包含了一個特別事項 - 與當地的FBI探員會面。

在會面時,他向這些探員們展示了他所收到的那些威脅訊息。「你覺得他們是認真的嗎?」是Kanter常被問的問題,而Kanter的回答是:「我不得不如此。你永遠不會知道是否有哪個訊息是來自某個瘋子,而他想做出什麼大事之類的。」

可是Kanter之所以常常被詢問那個問題也是因為他的表情如此稀鬆平常,就像面對其他嚴肅的話題一樣,比如他已經四年沒辦法跟雙親及姊妹對話了,他所寄出的母親節祝賀始終沒得到回覆。「所有的傷痛都深埋在你體內,但你不能表達出來。」Kanter說。

在與FBI會面之後,他們在Kanter床邊安裝了一個緊急按鈕,並且告知Kanter如果他有感到任何異狀,比如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或著是覺得受到威脅,只要一按按鈕,數分鐘內就會有人趕到。從此每晚不得安眠是Kanter堅持發聲後所付出的代價。

 

 

Enes Kanter是此刻土耳其的全民公敵,是童年偶像Hedo Turkoglu口中的恐怖份子,是沒有辦法跟家人取得聯絡的無國之人,而這是他做出的選擇。「很困難,但是我覺得我在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比錢更重要,也比籃球更重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