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作者:Kevinbig3

【F1】威廉斯車隊究竟要如何擺脫低潮?

Mark Gallagher說道:「Williams曾經是F1最成功的隊伍之一,現在卻深陷泥淖,但是批評者不需要再砲轟Williams車隊了,我們必須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 註:以下內容用M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Mark Gallagher說道:「Williams曾經是F1最成功的隊伍之一,現在卻深陷泥淖,但是批評者不需要再砲轟Williams車隊了,我們必須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

註:以下內容用Mark Gallagher第一人稱陳述

 

Nico Hulkenberg於2010年巴西站替以Cosworth為動力的Willams車隊拿下桿位的一周後, Patrick Head拿出他的黑莓機向我展示數以百封的恭賀email。

他說:「有些人是Frank和我這幾年不曾聽過的。」

我說:「很好啊,這樣他們有互相聯繫。」

他回復到:「不,當你獲勝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是你的朋友。」

 

我最近開始思考這件事情。

由於各式各樣的分析師和社交媒體都大肆批評Williams的慢速(在排位賽中比其他車隊慢了三到四秒的速度),所以嘲笑Williams已成為一種新的消遣方式。

Claire Williams在F1官方播客裡說到:「這非常震驚。我原本預期今年我們會有更好的速度,在季前測試之後,我們不必等到澳洲站就知道我們車子沒有什麼速度。我完全不敢相信威廉斯再度排名在最後。」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in F1 Racing magazine - the world's best-selling F1 magazine.Subscribe to F1 Racing today

這段引用來自去11月,指的是指去年賽季。車隊體悟到今年事情變得愈來愈糟,難怪Paddy Lowe會辭退。

 

跟領導、技術、結構和文化相關的問題是無法被局外人了解的。只有在車隊裡才知道真正問題所在。如果他們不知道問題在哪,他們會透過艱難的討論得出解決辦法。

 

在Adrian Newey寫的一本書「How to build a car」裡,他發現在Jaguar Racing存在的負面次文化,而之後成立的Red Bull也把這個次文化延續下去。他了解到這會讓車隊停滯不前,做出艱難的決定將三個重要人物開除,並見證了車隊驚人的改變。他說:「改變幾乎在一晚就發生了。」

 

儘管我們專注於技術,但F1仍然是一項「人」的運動。 因此,當您遇到人的問題時,可能會使已經很複雜的技術問題變成幾乎無法解決。

 

 

現代F1賽車如果不能正常運作那會是災難一場。當出現問題的時候,並不容易找出癥結點。如果下季規則大幅改變,當新車比原本的更糟糕的時候,你不僅不知道現在出什麼問題,更別提找到去年的問題所在!

 

然而,Williams車隊還有很多東西要堅持下去。我並不是指過去的榮耀。

 

威廉斯的財務還是由Frank所掌控。前CEO Adam Parr和股東Toto Wolff,將Claire視為未來接班人,而Bernie Ecclestone在2012年12月告訴她將成為威廉斯車隊領導人。

 

批評的人都忘記一件事,那就是在Claire的帶領下,Williams在2014和2015拿下車隊積分第三名。Mercedes混合動力系統的初期優勢發揮了作用,並且在2016和2017年拿下第五名,顯示出競爭力正在減弱,但沒人能預料到過去18個月是如此困難。

 

威廉斯即將會有艱難的對話,並且很可能會繼續下去。如果有派系,他們需要根除。如果是一個複雜的工程問題,則需要權威和可信的技術領導,也難怪Patrick會回鍋當顧問。

 

這一切都不容易,但F1一直都是技術人員,他們很高興告訴你他們有多好。 對於Frank、Claire和Williams來說,在他們車隊每個人一起努力之下,解決方法終究會浮現。

 

 

 

 

 

 

 

本文翻譯自:https://www.autosport.com/f1/feature/9190/why-solving-a-people-problem-should-fix-williams?fbclid=IwAR3zyKOPYU2hsnr3bMOo2dRS-x69DbcwSP9mwvUg0EpsgJFvjH-GQjCbZpU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