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6
作者:木永可名

苗栗 繁花落盡之後,落一地的美麗與哀愁。

球員的最大試煉 那天意外的一個尋人文章發現了「苗栗新希望」,也認識了一個當地的教練,之後聽教練說也才知道原來苗栗的朋友對於「全民運動會」的那一場久違的勝仗,足足等了八...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員的最大試煉

那天意外的一個尋人文章發現了苗栗新希望,也認識了一個當地的教練,之後聽教練說也才知道原來苗栗的朋友對於全民運動會的那一場久違的勝仗,足足等了八年之久,聽說那天苗栗勝出的消息傳偏了各大苗栗棒球群組,臨時籌組的城市隊,離開苗栗還可以贏得比賽幾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回憶起那次原住民運動會看到了一件印象深刻球員他叫楊旻儒,在原民盃的匆匆一撇,就覺得他應該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手,投球方面有一定的水準速度及發展性,我在PO出他照片尋人的同時,教練告訴我他國中畢業之後就要改打籃球了,對於這樣突如其來的決定跟改變也讓教練跟我傻眼,他他說他心意以決改打籃球,因為在苗栗當地的環境打籃球似乎比棒球更受到重視及歡迎,對於現階段的表現跟能立也覺得繼續在苗栗打棒球不會有所好的發展,所以決定放手一搏重新在籃球場上找到自己的未來,他的決定也不得不讓我們需要誠實的面對現實,的確在台灣高中這個階段確實是一個畸形的球類生態,但這生態卻一直要到了職業球隊之後才會又變成另一種改變,在這個階段的球員也必須自己咬牙苦撐,持續為夢想燃燒熱情,也才能在高中這段黯淡時光之中,能夠順利到達夢想的彼岸。

在苗栗曾經有一支棒球強權於2007成立確因故於2012年因故解散,在中斷了好幾年後一個嬌小女壘球隊懷抱著回鄉服務的夢想回去故鄉接手,他叫梁逸珊。第一次碰到大成這支球隊是在2017年的黑豹旗那時我對他們的評價就是打贏比賽根本就是一種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那次他們一碰到的對手就是惡靈穀保,但意外的是那次的比賽球員還是開心的打認真的守備,雖然被打爆了但還是可以從他們在球場上的感覺感受到他們對於棒球的熱愛,在2016那年大成高中青棒隊在梁逸珊號召下重新成立重新祖隊練兵,成軍三年也有了明顯的進步,面對一開始出國全國賽就碰到棒球強權的震撼教育,教練也不氣餒的說只要是球員可以不害怕對手在他們手上打出1支安打,就算是贏了,面對偏鄉的資源缺乏甚至還用膠帶纏球練習打擊,但也是因為這樣的刻苦環境讓球員了解,打球就是一種態度在球場上就是要只要全力以赴 。


而在2012大成高中因故解散時之際,育民工家在邀請原大成總教頭鄭幸生幫忙下,也讓苗栗境內繼大成之後成為另一所擁有棒球科班學校,靠著勤訓苦練短時間育民工家的硬頸野球精神,也讓人耳目一新,這支球隊也在創立隔年的一百零二學年度高中棒球聯賽(鋁棒組)打進全國16強,更再4年後的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大賽獲得第六名的成績,而近期更在高雄螺絲盃靠著一連串的打擊跌破眼鏡的打敗地主隊高苑(B)隊取得勝利,而那隻可愛的貓頭鷹LOGO一夕之間也儼然成為了苗栗縣最具代表球隊的吉祥物,隨著多次比賽的歷練與強隊的友誼賽練習,育民工家這個棒球隊也慢慢的打出了自己的另一面藍天。 

 

 

繁花落盡之後落一地的美麗與哀愁。 
在苗栗打棒球的選手,大部分是來自於泰安鄉及大湖鄉的原住民,而幾乎在球隊上都會有約莫2/3是原住民選手,苗栗境國小至少有15之少棒隊,但小學畢業之後,也僅有僅存兩所小學球員會再打球,但面對升學在地的小球員們大多數都會選擇離開熟悉的城市,所以在境內的國中生科班(苗栗/頭屋),招生來源也僅剩的喜歡打棒球的插班素人及因為喜歡打棒球懷抱著參予社團的球員進入棒球隊了,教練說在國中這個階段的小球員,也許就真的是微笑野球,面對這群幾乎都是從零開始從頭練起的學生來說,可以開心打棒球能在苗栗獲得冠軍就是最大的榮耀了,對於到外地比賽真的是想都不敢想,面對於常處於縣內比賽的他們而言,每年只會有一兩次可以走出苗栗打全國賽,但每次 抽籤運定生死的大型比賽來說 也都是一種煎熬,往往面對的都是被提前結束扣倒五局結束,有時會抽到一線強隊的籤王,看到對手連熱身都不熱身,直接下遊覽車來換球衣就開打了,這種被對手看不起的眼光,有時也真的不好受,而保持平常心開心享受比賽,這也就是參與全國賽中最需要也最可以去做到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