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7
作者:小鐵

水平面之下的現在與未來---籃網老鷹交易分析

乍看之下,這是沒有牽涉什麼知名球員的交易,兩支球隊都沒有急迫的薪資吃緊,卻趕在選秀會前,把今年的首輪選秀權當成交易的籌碼。 這其中的弔詭就在於,明明在水平面以下,卻已經可以預見即將浮出水...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乍看之下,這是沒有牽涉什麼知名球員的交易,兩支球隊都沒有急迫的薪資吃緊,卻趕在選秀會前,把今年的首輪選秀權當成交易的籌碼。

 

這其中的弔詭就在於,明明在水平面以下,卻已經可以預見即將浮出水面的暗潮洶湧。如今籃網正式宣告自己將進入今年自由市場的大戰,兩支紐約球隊、兩支洛杉磯球隊,全美兩座最大城市的四支球隊全部不會在今年的大戰中缺席,一切只等待總冠軍賽結束、選秀會後,即將一觸即發。

Brooklyn Nets

Allen Crabbe + 2019 #17 +2020首輪籤(樂透保護)

for

Taurean Prince + 2021第二輪籤

Atlanta Hawks

 

趕在選秀會前的交易,要嘛是已經著眼於即將到來的選秀會,有非得到不可的人,因此無論如何都想要變出一張選秀權,例如2004年小牛寧可送出Antawn Jamison也要得到Devin Harris,要嘛是已經無意在選秀會上補強,只好把首輪籤當成交易中的添頭,例如2005年太陽向尼克換來Kurt Thomas的交易中就包含一張首輪籤(尼克選擇Nate Robinson),2016年爵士也把首輪籤換成他們想要的先發控衛George Hill。

 

到了近幾年,由於新版CBA(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勞資協議)裡對於明星球員的保護,讓水準以上的球員跟著雞犬升天,俗稱的「大頂薪時代」不是說每個球員身價都暴漲,而是在市場談判上,想要招兵買馬的球隊一定要清出很可觀的薪資空間,以往認知內的什麼1000萬、1500萬都不夠看,少說要手握2500萬以上,才能有吃下明星球員的機會。

 

於是,首輪籤變成拜託別人幫忙吃薪資的籌碼,首輪籤雖然當球隊自用時,必須因為他會提供新秀保障約而必須提前算在薪資空間內,但是在交易上並不代表任何數字,也就是薪資意義為「零」,雙方交易必須平衡的條件完全牽涉在其他元素上,因此明明近年實質談判價值高漲的首輪籤,變成很微妙的存在,能夠換進首輪籤的球隊,要嘛是真的付出很優質的球員(例如國王把DeMarcus Cousins賣給鵜鶘、尼克把Kristaps Porzingis賣給小牛、快艇把Tobias Harris賣給七六人),要嘛就是像去年籃網和金塊的交易那樣,籃網幫金塊吃Kenneth Faried的合約,得到今年的首輪籤。

 

今年夏天,可以預期是一場諸多明星球員甚至頂尖球星都會進入自由市場的大戰,莫說2500萬,甚至早早有球隊清出至少6000萬的空間,就是為了宣告他們有意一次撈進兩條以上的大魚,也因為這數字實在太龐大,所以當有球隊很明顯要清出空間時,意圖就已是司馬昭之心。

 

如今籃網的動作,也等於是向自由市場正式宣戰,這一切,得從Allen Crabbe的合約開始。

 

此一時彼一時的Crabbe

和去年太陽火箭交易可以追溯的起點一樣,Crabbe的合約也來自於2016年,在那個人人身價都暴漲的夏天,走完二輪新秀合約成為受限自由球員的Crabbe要感謝拓荒者的改朝換代來得正是時候,讓他在合約年能進入輪替,從前一年的3.3分暴漲為10.3分,最重要的是兩個數據:一個是他用近四成的三分球命中率每場投進1.4顆,第二個是他每場可以抄0.8球、繳出聯盟平均的防守數據。

 

這兩個數據說明了Crabbe雖然還沒成名,但至少有了一點「3D」球員的雛形,3D和延伸四號正是當時在市場上身價水漲船高的類型,而又因為當年薪資上限暴增,各隊都有空間,各種以前難以想像的高薪都出爐,最後一個關鍵還是籃網的存在,由於當時的籃網正在還前幾年為了拚當下而送走未來的債,全隊百廢待舉,在市場上毫無吸引力,但他們有廣大的薪資空間,因此不停開高價給其他球隊要換約的受限自由球員,例如Tyler Johnson還有隔年的Otto Porter Jr.,Crabbe也因此得利,得到一張4年7500萬的報價。

 

當時的拓荒者剛整理出一組陣容,幫助他們快速度過先發陣容解體的危機,在不敢冒險的情況下,拓荒者選擇跟進,用母隊的優先權留人,但很快的在一年後,拓荒者發現他們即將碰上的薪資問題,只好找上籃網交易,最終還是讓Crabbe穿上籃網球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