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6/07

【果子的棒球雜記】中職史上最荒謬的「表演交流賽」

這是一場從沒被聯盟計入正式紀錄,但確實發生過的「比賽」。而我,是當天現場兩千多名見證這個台灣棒球歷史性場面的當事人之一。 這個只有少數照片留存的經典事件,到今天正好滿三十年。我也是憋了非...

作者:果子

NOT GREEN

果子叔~~您的大作洩露了自己的歲數呢!

三十年前+當時上班=60歲(+-5%)

果然資深老前輩……失敬失敬……!!!

果子

沒啦~那時在等當兵(大學是退伍後很久才回去讀),從高中畢業找工作到收兵單平均都要一年半以上,所以很多都是當兵前先找工作,如果表現良好且與同事上司相處愉快,很大比例退伍後就直接回原公司上班。

對了,那時的大學錄取率記得才剛進入飆昇期,但也才35%上下(包含最爛的私立大學),所以至少要少算十歲啦(雖然還是很老.....)

fb - Chingwen Chen

很神奇的一場球賽,真羨慕能親眼見證

但有個小小建議,文章看的很吃力。運動視界在FB投廣告,底下讀者的反應也大致是如此

可以考慮調整一下段落先後順序,不要從時間A跳到時間B又跳回時間A,再跳到時間C又跳回時間A,然後補充說明感覺可以縮減字數並放入內文中,就像寫論文,引用出處一定是放在最後面,不會當下就補充一大段連結

內容沒有連貫性真的很可惜,看一看就出戲了,沒辦法融入內容並想像當時的場景

果子

這裡說明一下

一、我在撰寫與觀看文章,主要都在電腦瀏覽器。所以我並不知道也無法控制運動視界會把廣告放在那個段落中間。

二、這篇形式上其實比較接近自敘散文,而非一般專欄的論述文體,也是我個人一直堅持的「帶有一點文學風格」的體例。因此這篇有一點意識流的味道,重點還是,這篇用電腦瀏覽器因為沒有廣告干擾,,應該不會造成閱讀上的困難。

不過,我會看看能否加個小標把幾個大段區分出來,以便讀者可以區隔各個不同時間段。

fb - Chingwen Chen

抱歉,讓你誤會了,因為我在用字遣詞上思考很久,但一直想不到很好的語句來解釋。

原先我指的廣告那段,其實是指:運動視界會在FB上買廣告,而FB廣告顯示的內容正是這些文章的連結。當使用者滑FB時,即使沒追蹤運動視界,一樣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的連結。

但我後來在滑FB才發現我記錯了,我是在Yahoo奇摩運動上(6/8 22:31)看到的他們分享的連結,而其他讀者的留言反饋(冗長及流暢度不夠)也是在這一篇分享裡面

所以造成你的誤會,以為是廣告影響閱讀,我很抱歉

像你很常用到「在這裡解釋一下」這類用詞,是有點讓我小出戲。我手邊現有的小說,若想補充或解釋都是很自然地提到,會自動省略這些開頭

最後也謝謝你願意花時間看我的留言及回覆我,當然我並非專業的,所以如果有說錯或說不好的地方是還請多包涵

果子

@fb - Chingwen Chen
只是希望您能理解一個實情:在這個平台閱讀文章的,很高比例是1990後出生,當他們成長時,「網路」甚至「智慧手機」已經是生活中必然存在的項目。如果我略過這些說明,這些年輕讀者很快就會有疑惑「不是可以用XX聯繫,怎麼會搞成這樣。」因為不知時空環境的差異的誤解。

你看我的文章,只要專注你自己的經歷是否可以match就好,但我寫文章,必須顧到大部分讀者,不是只有我跟我年紀相近的讀者看的懂就好。

至於是否該採用註釋還是直接放在文章中間的段落,這見仁見智,沒有絕對好壞。端看作者的選擇。

沒有一篇文章撰寫完成後,作者會認為100%滿意,我也不斷的反覆觀看,思考有那些地方可以寫的更好。但還是要強調一點:我大部分的文章都必須考量讀者的整體跨度,除了特定文章只給少數特定讀者,要同時考量的面向很多很多。當然在撰寫技巧上一定還有需要精進的地方,這點我也一直在努力中。

最後還是感謝您的建議,我會好好參考

68OB

我是台中人,隔天去學校聽到同學講這件事,覺得好想要在現場進去比賽哦...如果我有上一壘,王光輝就站我旁邊了...

果子

老大你勇敢XDDD,我記得我當時非常非常的孬,從那位赤腳哥在內野晃蕩後,就一直站在內野出口隨時準備逃跑,連靠都不敢靠近。

68OB

沒有啦...那時我才是小學生...聽同學講就覺得很羨慕,可以跟兄弟象的選手比賽耶!

youuyouu

真是開了眼界了, 我第一次看現場職棒已經是職棒二年, 那時草總剛回台灣主投對味全的比賽

果子

你才讓我羨慕.....我很晚很晚才第一次在球場親眼看草總登板投球

這是一場從沒被聯盟計入正式紀錄,但確實發生過的「比賽」。而我,是當天現場兩千多名見證這個台灣棒球歷史性場面的當事人之一。

 

這個只有少數照片留存的經典事件,到今天正好滿三十年。我也是憋了非常非常久,才在這個紀念性的日子,把這段我親身經歷的年少往事寫出來,也算替歷史留下記錄。

三十年前,曾經有過這麼一場比賽    圖片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

 

三十年前的燠熱午後

1990年6月7日,中華職棒才誕生三個月,就跟還在吃奶的新生兒一樣,很多事情都不懂。不管是聯盟、球員、記者,也包含球迷。

 

下午大約兩三點,台北市開始下起大雷雨,上班的我在辦公室都能聽見轟轟的雷聲,我眼角不時斜瞄著窗外,又下意識不斷的掏出皮夾,拿出好不容易買到的預售票。一邊祈禱雨不要下太久,害我好不容易等到的看球日就此泡湯。

 

覺得應該要跟現在的球迷分享一下職棒元年的情況,那時的球票販售,不要說網路或手機訂閱,連電腦售票端點系統都還沒有,所謂的預售票都是事先預估可能數量整批印刷,再由人工派票給各個聯盟簽約的門票預售處,比賽前幾天才派人回收並清點銷售狀況後,剩餘的球票才集中在球場銷售。

 

但當時自認是「進步青年」的我,就覺得現場排隊買票~遜!到預售點事先把票買好~這才酷!所以早早就預估好預售票批次送達的日子,就早早把「味全VS兄弟」的球票買好(那時龍象戰的氣氛尚未出來),準備觀看自從三年前秋季賽後第一次的成棒傳統強權對決。

 

等到五點半下班,這時天氣已經放晴,雖說屋簷還不斷垂下水滴,空氣卻帶有雨後帶走熱氣的涼爽。固然之前的雨勢非常驚人,老台北球場的內野未必挺的住,但我還是覺得比賽開打的機率很大。

 

我有這樣的信心,不是沒有源由。

「祥和」的五二八重賽

那是大約十天前的晚上,那天也是早上下起大雨,聽中廣新聞得知當天兩場比賽全數延期,讓我原本期待看職棒雀躍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到了下午,天氣早已放晴,年輕時內心容易驛動,在家裡就是待不住,決定出門散心。

 

一路散到晚上八點左右,愈想愈不甘心,腳不自覺的往老台北球場方向前進,在越過八德路後,看到老台北球場的水銀燈柱閃耀光亮,還聽到上萬人才可能出現的歡呼音量。我心想「這是怎麼回事」一邊快步往台北球場走去。

 

那時當然已經不可能買票,但我看到外野入口好像沒有人管,就直接溜上去,這時映入眼簾的是內野滿滿的人潮,當時還沒散光的我還能看出在投手丘上是黃色球衣,背號「30」的球員,我回頭看了看計分版:3:1,一出局。「應該」是黃隊領先(因為當時兄弟主客場球衣的唯一差別是胸前繡中英文,都是全黃到底)

 

黃隊30號投手很快的把下兩位打者都解決,然後全體球員都跑到內野慶祝勝利,在當時的我看來,這只是一場非常「平常」且「祥和」的比賽而已。直到第二天看了民生報,才知道原來那天的事情有夠大條,而且驚險萬分。

 

當時民生報對於「五二八事件」的報導

 

雖然「五二八」的過程非常嚇人,但也讓那時的我心中抱持滿滿的希望:或許只要台北球場的狀況許可,比賽還有可能照常開打。帶著這種不安又期待的心情,我朝著台北球場前進。

 

開啟的一壘大門

到了敦化北路,這時天色剛暗但還有餘光。台北球場燈柱各只有一兩盞燈打開,但~很詭異的是,整段路上都很安靜,完全沒有賽前人馬雜遝的喧鬧。難道真的就此停賽?

 

帶著不安與1%的期望繼續往宮殿正門方向走去,售票口沒有開啟~這時心裡已經覺得99.9%無望了,這次真的要白跑一趟………但我突然發現平常沒比賽一定緊閉的一壘內野入口,門是開著。這時我心裡只想著「賭一把啦,反正也沒人看守,了不起進去走一圈如果沒人就直接回家,至少也是台北球場半日遊」就帶著一絲罪惡感走了進去。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