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7
作者:果子

【果子的棒球雜記】中職史上最荒謬的「表演交流賽」

這是一場從沒被聯盟計入正式紀錄,但確實發生過的「比賽」。而我,是當天現場兩千多名見證這個台灣棒球歷史性場面的當事人之一。 這個只有少數照片留存的經典事件,到今天正好滿三十年。我也是憋了非...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一場從沒被聯盟計入正式紀錄,但確實發生過的「比賽」。而我,是當天現場兩千多名見證這個台灣棒球歷史性場面的當事人之一。

 

這個只有少數照片留存的經典事件,到今天正好滿三十年。我也是憋了非常非常久,才在這個紀念性的日子,把這段我親身經歷的年少往事寫出來,也算替歷史留下記錄。

三十年前,曾經有過這麼一場比賽    圖片翻攝自職業棒球雜誌

 

三十年前的燠熱午後

1990年6月7日,中華職棒才誕生三個月,就跟還在吃奶的新生兒一樣,很多事情都不懂。不管是聯盟、球員、記者,也包含球迷。

 

下午大約兩三點,台北市開始下起大雷雨,上班的我在辦公室都能聽見轟轟的雷聲,我眼角不時斜瞄著窗外,又下意識不斷的掏出皮夾,拿出好不容易買到的預售票。一邊祈禱雨不要下太久,害我好不容易等到的看球日就此泡湯。

 

覺得應該要跟現在的球迷分享一下職棒元年的情況,那時的球票販售,不要說網路或手機訂閱,連電腦售票端點系統都還沒有,所謂的預售票都是事先預估可能數量整批印刷,再由人工派票給各個聯盟簽約的門票預售處,比賽前幾天才派人回收並清點銷售狀況後,剩餘的球票才集中在球場銷售。

 

但當時自認是「進步青年」的我,就覺得現場排隊買票~遜!到預售點事先把票買好~這才酷!所以早早就預估好預售票批次送達的日子,就早早把「味全VS兄弟」的球票買好(那時龍象戰的氣氛尚未出來),準備觀看自從三年前秋季賽後第一次的成棒傳統強權對決。

 

等到五點半下班,這時天氣已經放晴,雖說屋簷還不斷垂下水滴,空氣卻帶有雨後帶走熱氣的涼爽。固然之前的雨勢非常驚人,老台北球場的內野未必挺的住,但我還是覺得比賽開打的機率很大。

 

我有這樣的信心,不是沒有源由。

「祥和」的五二八重賽

那是大約十天前的晚上,那天也是早上下起大雨,聽中廣新聞得知當天兩場比賽全數延期,讓我原本期待看職棒雀躍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到了下午,天氣早已放晴,年輕時內心容易驛動,在家裡就是待不住,決定出門散心。

 

一路散到晚上八點左右,愈想愈不甘心,腳不自覺的往老台北球場方向前進,在越過八德路後,看到老台北球場的水銀燈柱閃耀光亮,還聽到上萬人才可能出現的歡呼音量。我心想「這是怎麼回事」一邊快步往台北球場走去。

 

那時當然已經不可能買票,但我看到外野入口好像沒有人管,就直接溜上去,這時映入眼簾的是內野滿滿的人潮,當時還沒散光的我還能看出在投手丘上是黃色球衣,背號「30」的球員,我回頭看了看計分版:3:1,一出局。「應該」是黃隊領先(因為當時兄弟主客場球衣的唯一差別是胸前繡中英文,都是全黃到底)

 

黃隊30號投手很快的把下兩位打者都解決,然後全體球員都跑到內野慶祝勝利,在當時的我看來,這只是一場非常「平常」且「祥和」的比賽而已。直到第二天看了民生報,才知道原來那天的事情有夠大條,而且驚險萬分。

 

當時民生報對於「五二八事件」的報導

 

雖然「五二八」的過程非常嚇人,但也讓那時的我心中抱持滿滿的希望:或許只要台北球場的狀況許可,比賽還有可能照常開打。帶著這種不安又期待的心情,我朝著台北球場前進。

 

開啟的一壘大門

到了敦化北路,這時天色剛暗但還有餘光。台北球場燈柱各只有一兩盞燈打開,但~很詭異的是,整段路上都很安靜,完全沒有賽前人馬雜遝的喧鬧。難道真的就此停賽?

 

帶著不安與1%的期望繼續往宮殿正門方向走去,售票口沒有開啟~這時心裡已經覺得99.9%無望了,這次真的要白跑一趟………但我突然發現平常沒比賽一定緊閉的一壘內野入口,門是開著。這時我心裡只想著「賭一把啦,反正也沒人看守,了不起進去走一圈如果沒人就直接回家,至少也是台北球場半日遊」就帶著一絲罪惡感走了進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