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法網的場地之亂以及性別歧視

2019年的法網(Roland Garros)終於在星期天的男單決賽之後告一段落,不過這個長達十五天、一年一度唯一的紅土大滿貫賽事整個過程卻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包括了中央球場(Court Philipp...

作者:布魯斯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佳偉

應該不是 男女的問題,而是純粹是 大小牌!
你還記得 男單的第四種子 被趕出媒體室的 新聞吧!
在 主辦單位的心目中,小威 比 Thiem 大牌

布魯斯

這件事情可以參考一下這篇文章:

https://www.ptt.cc/bbs/Tenni..

佳偉

我講的不是小威,我講的是 『主辦單位』

最後,Thiem 還是被趕走了,不是嗎?
所以,在主辦單位的心目中 還是有大小牌之分的。

Benny Ice

但主辦單位在辦賽事時,不應該這樣安排。無論大小牌,最基本的男女賽事安排平等就應該要施行。

Mark Teixeira

@Benny Ice 平等本來就只是口號,職業運動很多就是看牌子大小了!
男女獎金有別,光最基本的勝出條件就不一樣了。那為何男單大滿貫就要5盤?

Eddie~

女單不至於難看,但比起男單的精彩度還是差了一截,主辦單位擺明了就是向錢看而已。

Benny Ice

精彩度是很主觀的東西。況且,男女比賽都會有類似的劇情跟比數,並沒有真正明顯的差別喔。

Benny Ice

感謝布魯斯大大的分享。許多網友看女網的態度,就好比是在看選美或表特版,只顧著臉蛋跟身材,真正該看的球完全不理會。但這就算了,直接把「女網日常」、「女網難看」、「女網沒人看」這些言語掛在嘴邊,就顯示了他們對於網球比賽的偏頗見解及對女性的歧視的偏見。

比賽精彩與否這點,其實是很主觀的判斷。許多人認為女網破發頻繁,認為女性選手發球弱,所以當兩邊都保不住發球局時,就是難看。但實際上,過去即使是Big3+2的比賽,也有出現過類似的劇情(互相破發),但是許多人的評論會是戲劇張力很強,扣人心弦。比數一面倒,就說是某位球員的大師班展演。

以2007年Federer在澳網宰殺Roddick的比賽為例,許多人稱那場比賽為Federer的巔峰展演。但同年,剛復出的小威,在決賽凌虐了Sharapova,反而被稱作是一面倒、難看、美女與野獸等負面的用詞形容。這基本上就是一個結構上的不公平。如果Big3+2的比賽會出現與女網類似的劇情時,其他男性選手的比賽,也會發生。因此這些人要直接說精彩度男女有差,其實就顯示自己本身就有先入為主的性別差異在。

除了性別以外,其實現在網球運動的觀眾,也會有個人凌駕於運動的神邏輯。只要不是Big3,不是大小威、不是Sharapova......喔今天比賽沒什麼好看的。也許是被這些好手寵壞了,讓他們認為,網球就是該有網球的樣子。像去年Isner和Anderson打得天昏地暗,憑良心講,是真的不太好看。但即使如此,那場所展現的也是男子網球兩大發球巨砲的對決啊。他們的發球球威、落點、甚至是不少精彩的截擊,也是有一定的水準。只可惜,他們的名字不是Federer和Nadal,所以只能被罵說是拖臺前。只能說,希望球迷能夠多有包容的心吧。

另外,我的印象中,大滿貫的票大多是預訂,而不是等球員組合出現才出售,所以說是組合較為吸引人而如此安排,是有問題的。另外,布魯斯大大所提到的安排,早在2016年就有實施。Wawrinka-Murray在CPC,Djokovic-Thiem在CSL。許多人會說那是因為有小威,但那不應該是藉口,這只是更加證明法網官方的歧視跟勢利。為什麼非得是小威,你才要這樣排?法網的安排,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女單亞軍Vondrousova。一位要打大滿貫決賽的選手,竟然連一場在中央球場的出賽機會都沒有。我們可以說是緊張,或是當天Barty太神勇。但Vondrousova在當天的表現,不禁讓人懷疑缺乏在大球場的經驗,是否直接影響了臨場表現?

Benny Ice

對了,明年不見得有屋頂喔,只是很可能會完成XDDDDDDD

布魯斯

我們要對法網當局有信心啦,畢竟他們一年內就可以把Court Philippe-Chatrier打掉重新蓋起來,我想要蓋一個屋頂應該也是「有可能」的,明年就揭曉了!

布魯斯

真的呢,費爸被Nadal「痛宰」的時候也沒有人說難看,頂多就說是Nadal太強了讓費爸無從招架,一到了女網,標準都變了,實在是很無言,也是促使我寫這篇文章的動機,唱衰女網真的對整體網球一點幫助都沒有,還可能是幫倒忙。謝謝你的留言,真的幫我講了很多我沒有想到的內容,Vondrousova真的是很倒霉,一直到決賽才在中央球場亮相。不過Barty獲勝也真的是實至名歸,他的打法相當多變,攻守分明,很有自己的節奏,希望他今年下半年有更好的表現。

Mark Teixeira

這就很現實呀!牌子大的選手,就是擁有較多中央球場的出戰權!
有時候轉播問題也是一個考量,贊助廠商也絕對希望中央球場是更知名的選手,增加曝光度。
賽事安排或許可以做討論,為何不把至少一場女單排在男單準決賽之前,不過如果有收視率的話,同天進行的男單四強補賽跟女單決賽,來評斷看看收視率 聲量 關注度。

Benny Ice

再次強調:市場考量到「最後四強」不應該是主要考量。贊助商不會因為你怎麼擺賽事而受影響,你該賺的不會有減少。轉播的話則是時間安排的問題,那又是另一個討論。
收視率高低只是代表市場選擇而已,但這樣就能合理化他們的錯誤?

Mark Teixeira

@Benny Ice 贊助商要求曝光率也很重要啊!高收視率就會有高曝光率,當然也會影響日後的贊助情況吧。
主要考量應該是什麼?!如果沒有天氣因素影響,就沒有什麼主要跟其他考量,但既然發生了,到底哪個才是主要考量就可以來講看看!
以我來說,職業運動,商業因素可能多半排在最前面,迎合市場取向的安排經常在發生,這沒有對錯之分,連比賽規則都可以不斷改變只為接上市場,安排賽事上有大小眼這根本不意外。
每個賽事的中央球場幾乎就費納喬 小威 莎娃,怎麼很少人認為他們應該去外圍球場打,這不就是市場選擇嗎!
賽程延期造成的安排困擾而有多種選擇時,自然很容易回到職業運動的商業取向!
禮遇 說穿了就那麼簡單,至於該不該有個人心證!

Ivan0205

很明顯的,賽會的考量很簡單,固有票房就是很明顯的;
講太多其他因素:男女歧視等都只是我們身為球迷或局外人自我安慰的藉口罷了,
畢竟,賽會要的不是做公益,更不是為了滿足所有人,
就只是為了獲利以繼續維持賽事能在每年都持續舉辦下去,
每種人都有每種聲音,如果照往常安排的賽事排序,結果又一定好,不被抨擊?

布魯斯

大滿貫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票房,他們擁有大量的贊助商,付給選手的獎金還有工作人員的薪水之外還是大賺。他們要肩負的是一個示範跟公平的作用,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真的是有失大滿貫賽事的風範。

2019年的法網(Roland Garros)終於在星期天的男單決賽之後告一段落,不過這個長達十五天、一年一度唯一的紅土大滿貫賽事整個過程卻引起了極大的爭議,包括了中央球場(Court Philippe-Chatrier)沒有屋頂、甚至沒有燈光,還有女單四強被安排在外圍球場同時開打等,都引發了相當大的討論。本篇文章就以個人相當主觀的觀察來探討這幾個議題,給大家做個參考。

1. 法網場地問題

如果上Google Maps輸入「Paris」大概會得到底下的地圖:基本上巴黎市區分為20個區,右下角的「文森森林」有部分區域是巴黎第十二區,但是行政區域屬於92省,所以Google Maps也把它包含在巴黎市區內。

那法網的比賽場地在哪裡呢?就是整個巴黎市區左下角用紅色區塊框起來的區域,屬於巴黎是第十六區,上面就是著名的「布隆公園」。巴黎第十六區是整個巴黎市區最富裕的區域,這裡聚集了巴黎最豪華的住宅區,當然居民也都非等閒之輩。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女士在這裡也有個豪宅,不過前幾年他在自己的豪宅中睡午覺的時候遭到歹徒入侵,損失了大約二十萬歐元的財物(點連結看新聞)。旅居巴黎的好友艾拉說這一區域很多都是退休人士,家裡可能會放多一點的現金,歹徒就是看準了這一點行搶,收穫會比較「豐盛」一點!艾拉的公公跟婆婆也都住在十六區,旁邊過個河就是第十五區了,物價便宜很多,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跨到隔壁的十五區去買菜,彷彿十五區有個神秘的結界把他們隔開,一跨進去腳就會自動彈回來似的,可見巴黎第十六區之特別跟富裕!以上這些好像跟主題沒有什麼關係,哈!

我們再把地圖放大一下,可以清楚看到法網整個場地大致如下,就是一個不對稱幾乎呈現一個三角形的狹宰區域,面積約為8.5公頃,是四大公開賽當中面積最小的,大約只有其他三個公開賽的一半不到。有去過法網跟其他三個大滿貫現場的球迷一定可以明顯感受到法網內部空間之狹小跟擁擠。

2. 另覓新所 vs. 原地擴建

法網當局其實很早就意識到原來的場地太過於狹小的問題,很早就開始找尋解決方案。當初他們曾經在巴黎郊區找到三個可能的新家方案,其中一個在凡爾賽附近;不過最後在2011決定留在原地,以改建跟擴建的方式改善整體應用效能。當時的決定包括了改建中央球場「Court Philippe-Chatrier」,這個計畫在去年法網結束之後就開始了,把整個座位從原先的14,600座位到已經可以容納15,225名觀眾入場;新建一個新球場Court Simonne-Mathieu,可以容納五千名觀眾,取代了原先需要另外購票才能入場的圓形Court 1;另外也預計在2020年在Court Philippe-Chatrier上面蓋好一個屋頂,下雨時可以成為室內場地,不至於影響到主球場比賽的進行跟球賽的轉播;還有在主要的三個球場加裝燈光,延長可以進行比賽的時間。

上面那一段看似簡單的紙上談兵其實花費了法網當局大概八九年的時間才爭取到的,原因在於巴黎對於整體市容的規劃有自己的一套相當嚴格的規定;不要說法網場地了,就連一般住家的門想要做更動都得事先申請,得到當局同意之後才能動工改建。以巴黎的標準來說,為了一個一年才用到兩個星期的比賽就要如此大興土木、花大錢蓋一個屋頂,真的有必要嗎?然後球場的對面就是巴黎著名的「布隆公園」,又處在巴黎最貴的第十六區(台北市內湖的網球中心就遭到附近居民抗議晚上開燈影響到他們的生活作息),晚上開燈難保對當地的生態造成相當大的負面影響,用台灣的術語來說就是「環境評估沒有過」。

法網當局最後與巴黎市政府經過了將近八九年的協調(還經過法院的訴訟)才漸漸了有了目前的成果,也同意讓中央球場興建屋頂,並且在其他幾個球場裝設燈光。這一點真的還是要為法網當局鼓掌,球迷在大罵法網為最爛的大滿貫比賽之際要先去想想看他們並不是不想改善設備,而是受限於當地法規的規定,才讓整個進度如此緩慢。巴黎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觀光城市之一,相信許多臺灣人去歐洲觀光也一定將巴黎列為首選;在我們徜徉在巴黎豐富的歷史建築、讚嘆當地精美的藝術風格的時候,要想想這就是巴黎市政府及當地民眾堅守自己維護傳統的思維所得到的成果。一方面讚揚巴黎保持眾多的歷史建築,一方面又罵法網連個簡單的屋頂都蓋不好,實在有失公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